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四十八章 狐狸對韻

第四十八章 狐狸對韻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僅僅睡了兩個小時方運就自然醒來,不僅不覺得疲憊,反而精神飽滿。

「龍宮血參果然妙。以後有機會謝謝太后,她現在給我龍宮血參可比給我封爵更重要。一天學習二十個小時,不信我不能在今年成為秀才!」

方運洗漱後快速吃了飯,開始早讀,和昨天一樣,閱讀各種經義指導類書籍,決定先把所有的應試方法吃透,再去寫經義。

不多時,有人敲門,楊玉環去開門。方運聽聲音是昨天一起去詞會的賀裕樘,於是放下書去迎接。

賀裕樘一副笑呵呵的模樣,把一些紙袋和一塊磚茶遞給楊玉環。

「賀兄。」方運道。

賀裕樘卻臉一紅,道:「我今天上午沒有課,正好有事路過,順手買了一些食物來看看。」

「請屋裡坐。」方運隱約猜到賀裕樘的用意,把他請到屋裡,並刻意支開其他人。

寂靜廂房,兩位青衫文人輕聲暢談。

兩個人先聊了一些教學方面的話題,方運見賀裕樘實在抹不開口,就笑道:「賀兄今日來是有別的事吧?不如直說吧。」

賀裕樘不好意思一笑,道:「你也知道,我在十年前考中秀才,至今一直沒能中舉,心中的膽氣漸漸被時間消磨。昨日看你寫了《陋室銘》,許久才睡下,因為這一文喚醒了我的膽氣。你放心,我不是向你要《陋室銘》原稿,只想你隨手寫一篇《陋室銘》曾與我,讓我領會其中要義,爭取一鼓作氣考中舉人。」

方運立刻站起來向書桌走去,一邊走一邊說:「賀兄見外了,幾個字而已。」

方運說著拿起盪妖筆,醞釀一陣,認認真真寫了一遍《陋室銘》。

因為不是首本初稿,這篇文沒有什麼異象。

「先晾一晾,等墨幹了再說。」

「好。」

不多時,等墨水幹了,賀裕樘才上前去拿那頁紙,忍不住笑起來。

賀裕樘贊道:「您這字真是越來越好了,我真想拜您為師,學寫字,學詩詞。以後我就把您的這幅字掛在書房裡,每日揣摩。居所是陋室,我的文宮亦是陋室,有了此文,我的文宮必然可以加固,能承擔的才氣必然會更多,到時候再去參加州試,考中舉人的機會更大。」

方運恍然大悟,昨天沒人提,他也沒注意,只是以為《陋室銘》本身帶動了天地元氣,可聽賀裕樘這麼一說才明白。這篇《陋室銘》之所以受這麼多人追捧,主要是陋室和文宮可以完美結合。

陋室銘也是文宮銘,所以才能形成剎那文膽,所以才能讓大學士李文鷹為之動容,不惜親自前來。

賀裕樘對方運的手書《陋室銘》視如珍寶,小心翼翼卷好,小心翼翼放入懷中。

做好一切後,賀裕樘道:「方運,你這《陋室銘》非比尋常,此等大恩,若有機會定當相報。」

「一張紙而已,賀兄不用放在心上。我正好要去族學,是否一同前往?」

「好。」

方運走出院子,奴奴突然竄出來,站在方運的鞋面上,直立著身子用雙爪抱著方運的腿,仰著頭,露出一副哀求的可憐模樣。

「有什麼事嗎?」方運問。

「奴奴!奴奴!」小狐狸叫道。

「我聽不懂。」方運無奈道。

奴奴小眼珠一轉,突然跳上馬車,坐到方運平時坐的位置,然後想學方運的樣子坐在馬車椅子上,兩腿一伸,向後靠去。但是它太小了,結果後背沒碰到椅背,倒在椅倒上,雙眼一片迷茫,好像在說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啊?

方運失笑道:「你想跟我出去?」

小狐狸立刻重新坐好,沖方運點頭。

「你要聽話,不準惹事,知道嗎?」

奴奴急忙用力點頭,然後老老實實坐在椅子上。

賀裕樘道:「你家的小狐狸真聰明,應該是妖族和普通狐狸的雜交吧?」

奴奴突然怒了,站在座椅上,兩隻前爪放在腰間,瞪著賀裕樘大叫:「呀呀!呀呀!」她的臉都被氣紅了。

方運還是第一次聽到奴奴發出這種叫聲,看來是太生氣了,於是上車把它抱在懷裡,輕輕摸著它的頭。

奴奴嗚嗚低鳴兩聲,不再生氣。

賀裕樘也上了車,坐在方運身邊,哪知奴奴跳到方運和賀裕樘之間,伸出小爪子去用力去推賀裕樘,要把他推下馬車,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兩人笑起來,賀裕樘向奴奴拱手道:「狐兄,我不該那麼說,我向你道歉,你一定比妖族高貴的多。」

奴奴立刻轉怒為喜,挺直站立,面對賀裕樘,用小爪子指著自己,用力抬高頭。

「它想說什麼?」賀裕樘問方運。

方運笑道:「她想讓你繼續叫她狐兄。」

「是嗎?請狐兄原諒在下。」賀裕樘開玩笑道。

奴奴立刻露出一副饒了你的樣子,得意洋洋跳到方運腿上趴著。

方運摸了摸她的頭,然後把手拿開,哪知它用力抓著方運的手,一直拉到它的頭上,然後舒舒服服叫了一聲,眯著眼打盹。

方運把手緩緩拿開,奴奴反應極快,伸出小爪子按著方運的手,然後用毛茸茸的尾巴纏住方運的手腕,不讓他動。

「嚶嚶……」奴奴低聲哀求。

方運笑了笑,把手放在它頭上。

奴奴又恢復了笑臉,在方運的手下美滋滋地閉目養神。

賀裕樘問:「小公狐狸?」

「應該是母的。」方運道。

「那她怎麼喜歡被叫狐兄?」

「我叫你賀兄,它聽著喜歡,其實什麼都不懂。」

「嚶嚶!嚶嚶!」奴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