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五十七章 千鐘鳴

第五十七章 千鐘鳴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濟縣學子方運,請聖選!」

方運清亮的聲音在文院內迴響。

衛院君驚愕地看著方運,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隨後大怒:「怎能如此!豎子爾敢!」說完怒視柳子誠。

但柳子誠低著頭,臉上浮現惡毒的笑容。

「混賬!」衛院君低聲罵道,不知道是罵方運還是罵柳子誠。

高明鴻輕嘆一聲,心中卻佩服方運的果斷,不由得想起「請聖選」的歷史。

在文院建立初期,發生過一件大事。

嘉國烏州的庸聞府,一個極有前途的秀才因為得罪當地府院君,被院君取消入文院資格,而秀才的母親被活活氣死。

那秀才含冤狀告府院君,但官官相護,這件事終被烏州官員壓下。

他忍辱負重,發奮苦學,在成為進士後,回到庸聞府滅了那個院君全族一百四十一口,雞犬不留,然後當眾自殺。

此事震動十國,有人為那一百多口人惋惜,有人為人族可能痛失一大儒惋惜。

聖院派出一支由法家半聖帶領的刑殿隊伍駕臨烏州,審理此案,凡是當年在庸聞府和烏州任職的高官都被調查,凡是包庇那院君的,全部斬立決,三族九代不得科舉。

為防止此類事情再度發生,聖院定下「聖選」。

若有人自認有大才卻被文院拒收,就可以請聖選,由半聖親自考核。

自聖選出現後,共有五個人請聖選,全部失敗。只因半聖見識太高,哪怕故意出簡單的題目,如果答的不夠好,也不會被確定通過。

那失敗的五個人的文宮都受到極大的打擊,全都默默無聞。

最後一次請聖選已經過去兩百多年,敢逼得人請聖選、願意請聖選的人已經不存在。

兩百年風平浪靜,讓衛院君根本沒有把逼走方運跟請聖選聯繫起來。

無論方運是否成敗,朝廷必然會派人調查衛院君,他是左相的人,不怕調查,可請聖選發生在他的身上,必然會文名大跌,左相想重用他都不能。

萬一方運通過請聖選,那衛院君就不是文名跌不跌的問題,而是遺臭萬年的問題,到時候聖院必然會派人嚴查,十個左相都保不住他。

衛院君滿目恨意,心想早知方運如此大膽,不如讓他入文院,然後用各種手段害他,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

過半的學子熱血沸騰,他們原本都敬佩方運的才名,本以為方運會忍氣吞聲,現在看到方運竟然選擇跟衛院君玉石俱焚,不由得更加敬佩方運。

另外一些年紀大的人搖頭嘆息,為方運感到不值,一旦請聖選失敗,就等於被半聖否定,有天縱之才也會導致文宮碎裂。

柳子誠的同黨面帶微笑,如同勝券在握,認定必敗無疑。

人群中的管堯源用如釋重負的口氣嘲笑道:「那日你碎我和嚴躍的文宮,今日就讓你嘗一嘗同樣的滋味。不,被半聖之言碎了文宮,你會比我們慘十倍!你將成為十國的笑柄!」

方運的聲音在聖院內傳遞,最終傳到前方的聖廟之內。

一開始什麼變化都沒有,但片刻之後,一股無形的力量從聖廟直衝天空,排開千里雲層,以聖廟為中心形成衝擊,向四面八方掀起狂風。

樹枝搖擺,塵土飛揚,衣衫作響,除了方運,所有人都不得不眯著眼,轉身背對聖廟。

「轟!」離聖廟最近的幾座房屋轟然倒塌,幾棵樹也被連根拔起。

聖廟左側有一口大鐘,明明沒有人撞擊,此刻卻突然發出巨響。

「咚……」

鐘聲向四面八方傳播。

聲音到達州文院,州文院聖廟的鐘聲同樣自鳴,發出更為宏大的鐘聲向遠處傳播。

這聖廟鐘聲的傳播速度遠遠超過普通聲音,以大源府為中心,周邊縣城的聖廟鍾陸續響起,接著是整個江州的鐘聲,最後景國全國文院里的聖廟鍾全都響了起來。

景國各地子民議論紛紛。

「怎麼了?不會是妖蠻入侵吧?」

「不是,妖蠻入侵的鐘聲會非常急促,長鳴不停,這次鐘聲只響一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會是誤撞的吧?」

「聖廟鍾是敲不響的,只有聖廟本身的才氣能敲鐘。」

「希望不是壞事。」

江州文院內,李文鷹聽到鐘聲猛地站起,手按官印,雙目看到府文院里的一切。

「竟然逼得方運請聖選,膽大妄為!卑劣至極!來人!」

李文鷹說著,一旁的白紙飛到桌前,上面立刻浮現一個個文字,隨後李文鷹拿起官印按在上面。

一個差役快步進來,道:「院君大老爺有何吩咐?」

「拿著我的文令去府文院,無論方運請聖選成敗,都要把這文令給他,從現在起,他就是我州文院的院生。」

那差役聽到請聖選三個字愣了許久,然後急忙告罪,拿著文令匆匆離開。

差役剛走,周主簿沖了進來。

「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可是請聖選?何人?」周主簿慌張地問。

李文鷹沉悶地說道:「方運。」

周主簿猛地一拳砸向門框,憤怒地吼道:「怎會如此?怎會如此!他有大儒之資啊!是左相賊黨的衛院君?除他之外無人可以逼走方運。請聖選豈是兒戲,那可是聖人出題,方運必然失敗!我馬上去寫奏摺,衛奸賊在位一日,我就要參他一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周主簿氣得眼眶發紅,幾乎落淚,他不敢想像方運文宮碎裂對景國和人族來說是多大的損失。

李文鷹沉默不語。

周主簿突然一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