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五十八章 第三題

第五十八章 第三題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善!」那不知名的半聖稱讚。

那些秀才原本就覺得,下聯無論是語句還是意境都要比上聯妙,如果放入詩句恐怕不下於達府,又聽半聖說好,那就說明半聖是間接承認了方運的下聯好。

談語和聶石兩個長隨憋了許久,此刻聽到半聖讚揚方運,終於長長鬆了口氣,方運就算通不過,那位半聖也應該手下留情,不會刻意打擊方運的文宮。

衛院君和柳子誠面色微變,一個童生得半聖稱讚,這是無上的榮耀,一點不比聖前雙甲差多少。

柳子誠身邊的人都有些慌了,萬一方運真過了請聖選,那朝廷必然得護著他,跟他做對和自殺沒什麼區別。

管堯源低聲呵斥:「慌什麼慌!這只是開始,聖人出題哪有隻出一道的道理?更難的必然還在後頭!傳說有個人請聖選也答對了第一題,結果在第二題的時候被活活氣昏過去。聖人公道,斷不會讓這種賊子通過聖選!」

柳子誠看了管堯源一眼,表示感謝,然後看向方運,微微眯著眼,心裡不知在想什麼。

半聖的聲音再次在天空響起:「我此刻立於山中,偶得第二副上聯:霧鎖山頭山鎖霧。這次容你多想一百息。」

這一句讓人聯想到大霧包裹著山,而群山又包住霧,比第一個上聯更加直觀。

衛院君驚喜道:「是迴文對!」

立刻有人在紙上寫出「霧鎖山頭山鎖霧」七字,七個字倒過來讀也毫無區別,來回都一樣。

之前原本還為方運叫好的人眉頭擰成一股繩,這迴文可比疊字難幾十倍,迴文對聯往往要推敲許久才能對好,才思再敏捷也不頂用。

萬學正緊張地看著方運,他可是方運縣試的考官,自從方運名聲鵲起,他一直想鞏固兩個人的關係,以後等方運平步青雲,就可以借勢而起。如果方運出了事,以他的資歷和人脈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在府文院當一個學正已經是極限。

方運閉上眼,似乎在想像霧鎖山頭山鎖霧的景色。

過了四十息,方運突然睜開眼,道:「霧鎖山頭山鎖霧,天連水尾水連天。」

「好!」萬學正忍不住叫道,說著搶過另一個官員的筆,在之前的那頁紙上補全對聯。

學子們仔細一想,心悅誠服,哪怕是跟柳子誠交好的人都開始佩服起方運,在短時間內答出迴文對聯一點不比作詩簡單。

上聯文字一出,人們彷彿立刻看到山霧環繞的景色,下聯不僅也是迴文,而且景色絲毫不差,立刻讓人聯想遙遠的水天盡頭相接的那一幕,兩景相互輝映,雖是對聯,卻也美如詩畫。

「大善!」那半聖的聲音洋溢著喜悅之情。

柳子誠和衛院君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退縮和後悔之意,搞不好這位不知名的半聖以後會特別關注方運,方運必然會秋後算賬,後果不堪設想。

衛院君突然向聖廟的方向彎腰鞠躬,大聲道:「方運雖有才名,但品德不堪,實乃大奸大惡之輩。若要嚴考此人,詩詞文賦對等末流小道不足為憑,應考聖道大義!請聖人明鑒。」

這一刻,連那些差役小吏都怒了,別國的半聖都不想害方運,已經認可方運的才名,衛院君身為景國人,竟然把景國的才子往死了逼,這讓人忍無可忍。

萬學正怒道:「我必參你一本!」

那半聖突然冷哼一聲,道:「好一個為人族為景國的高潔義士、忠正能吏,為了成全你,此事我會親自告之觀海兄。」

衛院君面如死灰,雙腿發軟,扶著桌子才能站住。

衛院君周圍的人如同退cháo似的向四面八方分散,連柳子誠都一副避之不及的樣子,快步離開。

方運卻在心想,這不就是一個半聖給另一個半聖打小報告么,這衛院君就算有一百條命都不夠死的,別說後台是區區左相,就算是左相、右相、輔相和文相四相加一起,也比不過景國唯一的半聖陳觀海。

「活該!」一向沉默的談語道,握著刀的手緩緩鬆開。

除了柳子誠等少數幾個人暗暗高興,其餘所有人都鄙夷地看著衛院君。

那半聖道:「我本想出三個對聯,既然要考校聖道大義,那我換掉第三個題目。你府試請聖言是甲等,普通考題難不住你,那我就考你倒背如流。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倒背《論語》,最多可錯三處。」

全場嘩然。

「倒背一萬多字的《論語》?這算是什麼考試!」

「我計算過時間,用正常的語速朗讀完《論語》,需要兩個半小時,倒背必然很慢,竟然要求一個時辰?」

「連進士都做不到,至少需要翰林才能做到。」

「是啊,別說背了,就算倒著讀,一個時辰也不可能讀完啊,畢竟我們理解了正常的順序,會被倒著背干擾。」

眾學子也顧不得半聖在場,紛紛發表意見,這種方式太難了,在場的所有人都做不到。

「倒背《論語》,前所未聞,這怎能算是考聖道大義?」

「你們敢質疑半聖?閉嘴!」衛院君道。

「衛老賊,你滿意了?你若不死,我必天天咒你!」萬學正雙目冒火。

一個秀才突然撕開一截袍子,道:「柳子誠,我願與你交好,雖有左相的緣故,但也認為你是可交之輩。你和衛院君這次做得太過分了,從今以後,你我割袍斷義!」說完遠離柳子誠。

許多人更瞧不起柳子誠。

柳子誠面不改色,嘴角掛著極淡的笑意,心中無比高興,普通人不知道,但他從柳子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