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六十章 入州文院

第六十章 入州文院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在心中暗道柳子誠果然還是那個陰險奸詐的柳子誠,自己本來就沒證據,而在府文院自始至終也沒有向衛院君那樣逼迫,反而假惺惺求情。

方運很想殺柳子誠,但只能靠李文鷹,現在柳子誠這麼一求饒,李文鷹身為堂堂大學士,不可能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殺一個秀才。

方運立刻快步走上前,微笑道:「柳兄嚴重了,《左傳》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既然已經承認你想害我,又選擇悔改,那我們就依然好朋友。等我和玉環結婚的那一天,希望你來喝一杯喜酒。」

「方運,你真是太好了。」柳子誠痛哭流涕。

除了少數人被感動,大多數人都冷眼旁觀,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柳子誠什麼樣大家心裡都清楚。

還有一部分人看得清楚,這兩個人明顯都在互相演戲,方運雖然殺不了柳子誠,但坐實了柳子誠的惡,而柳子誠現在怎麼都洗不清。

李文鷹看著方運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

府文院的差役立刻收拾衛院君的屍身。

在門口站了許久的州文院差役大聲道:「恭喜方運方案首,李文鷹大人下令特別招收您入州文院的秀才一年班。」說完把李文鷹的文令遞給方運。

所有人都沒有驚奇,十國唯一一個過了請聖選的童生如果不能去州文院,只能說李文鷹連衛院君都不如。

「吉人自有天相,恭喜方運。」高明鴻第一個祝賀。

「苦盡甘來,祝賀!」萬學正由衷讚歎。

眾人一起向方運道賀。

方運一一謝過

最後,萬學正道:「方運,今天之事可謂驚心動魄,你幾乎命懸一線,不如就做一首詩吧。」

眾人立刻情緒高漲,萬一方運再做出鎮國詩,必然又是一段佳話。

方運思考片刻,輕聲一嘆,道:「我也不瞞大家,今天我已經心神俱疲,實在是做不出什麼好詩詞,不如寫個警句來勸勉年輕人吧。」

沒有人覺得「年輕人」三個字從方運口中說出來有問題。

大家興緻依舊,警句雖價值不高,寫好了卻極易流傳,經常被人掛在書房和教室里,比對聯都更受重視。

萬學正立刻讓人擺好桌子和文房四寶。

方運醞釀片刻,寫下兩句話。

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眾人沉默不語,這兩句話幾乎就是在總結整個請聖選的過程,又像是說方運這樣寒門子弟的經歷。

這裡是府文院內部,所以才氣立刻顯現。

眾人看到,紙面上出現一尺高的橙色才氣。

萬學正笑道:「方運你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警句雖妙,但不重文采,又極少含大義,所以很難出才氣,可你這兩句卻能出縣,難得。」

「更難得的是此文的意義,可以說一言道盡我輩辛酸啊。」

「我倒認為這警句不是最難得的,最難得的是方運受如此刁難,面臨文宮可能破碎的危機,不僅沒有利用詩詞發泄心中不滿和憎惡,反而寫出這種積極向上的警句,這份平常心才是最難得。」

「說的好!」

「各位過譽了。」方運心想你們想多了。

萬學正伸手按在那紙頁上,面向方運露出奇怪的笑容,有哀求,有期盼,有羞澀,還有一點點的無賴。

「方運,我怎麼說也是你縣試的考官之一,這幅字又不是什麼鳴州鎮國,你就送給我吧,行不行?」萬學正越說越臉紅,他覺得自己在眾人眼裡一定像極了向主人討要骨頭的癩皮狗。

方運一看萬學正這樣子,忍著笑意道:「既然萬大人喜歡,那就贈送給萬大人。」

「多謝!」萬學正開心笑起來,「方運,你這字可謂一日千里啊,這筆力還弱於我,但這字體構架之美,已經在我之上。書法若能大成,對戰詩詞和化虛為實的幫助不小,最高境界可以讓威力增加一倍!你這字再練半年,可以出字帖了。」

「謝萬大人誇獎,我回去以後一定好好練字。」

萬學正道:「我不能讓你白白送我這幅字。我家裡有一件筆洗,雖然不是文寶,但曾被一位大學士用過十年之久,多多少少沾染了才氣,清洗效果遠好於普通的筆洗,正好送與你。」

方運也不客氣,道:「那學生卻之不恭。」

旁人無比羨慕萬學正和方運的關係,他們也極想要方運的墨寶,可畢竟關係沒到,莽撞討要就失了禮數,只能幹看著。

萬學正似乎想到什麼,遺憾地說:「可惜啊,衛大人鬼迷心竅,不然你必然會留在我府文院,不知道會留下多少詩文名篇。將來等你成為大儒或者封聖,這府文院必然會有你的故居和聖跡,我們也會跟著沾光。可惜啊。」

文院的官員們和學子們頓覺胸口發悶,尤其是那些學子,在他們看來方運就算成不了大儒,成為大學士的機會也極大,到時候他們就是方運的同窗,以後就算不能從方運那裡得到直接好處,也能讓政敵不敢對他們輕舉妄動。

可現在倒好,什麼機會都沒了。

許多人連帶恨上了柳子誠。

此刻已近九點,方運向眾人告辭。

等方運走了,柳子誠灰溜溜地離開。他來這裡的時候,身邊跟著二十人,走的時候,身邊只剩三個,還包括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復文宮的管堯源。

一個秀才鄙夷地看著柳子誠的背影,道:「以前都說柳子誠狠辣,但我覺得既然是讀書人,做事都應該有底線,所以一直不在乎他的惡名。可今天才明白,他這種人做事是無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