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六十一章 一班

第六十一章 一班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差役邊走邊道:「舉人十人一班,一年一般收三個班。秀才五人一班,一年只有一個班。秀才和舉人都可讀三年,三年後必須離開。州文院每年會有一次舉人考,凡是考到前五的,將入京城的景國學宮。那裡不僅有本國的舉子進士,還有他國來遊學的舉人進士,更有眾聖世家的子弟。」

方運一邊聽差役介紹,一邊四處打量州文院。他之前只去過官員辦公的地方,還是第一次來學舍區域。

這裡簡直就是一座園林,小橋流水,長廊短亭,花香樹茂,彷彿完全脫離世間的喧鬧,回歸自然的安寧。

方運點點頭,這才是讀書的地方。

兩個人沿著鵝卵石路前行,繞過一座假山,看到一個圓拱門,上書「墨香」二字。

「這就是墨香舍,是秀才一班的所在。」

墨香舍是一個院子,院子中間有一座紅頂涼亭,兩側是鬱鬱蔥蔥的草木,再向前就是一間很普通的屋子,黑瓦白牆。屋子的門敞開著,裡面有桌椅和學子。

走了幾步,方運聽到裡面的學子正在說話。

「先生,方運真的要來咱們班?我最喜歡他那首《歲暮》,直指朝堂諸公,大快人心。」

「我最愛那《陋室銘》,已經掛在我的書房,每天早起和晚睡前都朗誦一遍,連我家娘子都會背了。」

方運一愣,但想到古人結婚早,也就釋然。

「以後方運就是你們的同窗,他的才名已經傳遍十國,你們五個人可不能因他是童生而輕視他。」

「先生,你把我們當成書獃子嗎?我們又不像柳子誠跟他有仇,結交他還來不及,怎會輕視他。」

「書獃子才更敬重他,是吧,文呆。」

「方運之才,勝我百倍,我自然無比敬重。」

方運沒想到還在門外就被人議論,走到門口後,輕咳一聲。

門開著,就見裡面一個中年人和五個年輕人齊齊看過來。

差役微微彎腰,道:「講郎先生,諸位秀才,這位就是方案首。」

「方運見過各位。」方運也不知道怎麼稱呼這從十幾歲到三十歲都有的六個人,年齡跨度太大。

那五個秀才學生中有兩個猛地從椅子上站起,笑著走過來。

兩個少年都身穿深藍色的秀才服,衣領處和袖口都綉著竹葉,和方運衣服上的柳葉有明顯的區別。

「方雙甲,你總算來了!你那首《歲暮》寫的太好了,實乃我讀書人的楷模!我叫陸宇,和你同歲,也是十六。」陸宇眉清目秀,是一個娃娃臉,笑起來很喜氣。

一旁的小秀才道:「我叫寧志遠,今年十七,我最喜歡你的《陋室銘》。」

「陸兄,寧兄。」方運客氣地拱手見禮。

講桌後面的老師和善地道:「我是州文院的講郎,你以後叫我王先生即可。李雲聰,你們三人也介紹一下吧,從今天起,你們就是同窗了。」

一個濃眉青年站起來,他不苟言笑,向方運一抱拳道:「大源府李雲聰,久仰大名。日後柳子誠為難你,算上我。」

「謝過李兄。」

另外兩個人也一一介紹,一個叫杜書岱,有些古板,但言辭間毫不掩飾對方運的推崇。另一個叫湯善越,很普通的一個人,笑得很和善。

這五個人是去年府試的前五,其中李雲聰是秀才第一,在聖元大陸稱之為茂才。

方運記住五個的名字,感覺這五個人都不錯,沒有一個人因為他的文名大而不服氣或質疑,都是真心稱讚,這才是十國最正常的文人。

李雲聰三人年紀較大,所以不怎麼主動,而陸宇和寧志遠則對方運非常感興趣,也不管王先生在那裡,主動問方運一些事情。

王先生倒不介意,示意他們繼續說。

方運沒辦法,只好耐心地回答陸宇和寧志遠這兩個追星族。

李雲聰和王先生四人雖然不開口,但對方運的事情很感興趣,聽得津津有味,一點沒有上課的樣子。

幾個人稍微熟悉了,寧志遠充滿期待地問:「我們都聽到雷鳴聖音,也聽到半聖說你有大才,過了聖選,可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你能說說經過嗎?」

方運無奈地看了一眼王先生,王先生道:「你別看我,繼續說,我也想聽。」

眾人齊笑。

方運發覺這個班和普通蒙學完全不一樣,氣氛非常輕鬆,畢竟府試前五的秀才以後中舉的機會很大,將來就和王先生平起平坐,王先生自然不會處處擺出一副老師的架子。

方運慢慢把請聖選的經過說了一遍。

說到衛院君請求半聖考方運聖道大義的時候,六個人全都憤怒,最後說到李文鷹殺死衛院君的時候,所有人都說殺得好,連王先生都不例外。

等方運說完,李雲聰冷哼一聲,道:「方運你一定小心,大源府士族都知道柳子誠的惡名,你現在有半聖關注,又有神秘老師,他不會動你,一旦你出一點問題,他必然會痛下殺手。幸好你得罪的是柳子誠,要是得罪柳子智,恐怕已經死了。他們柳家老的老少的少,一個比一個心狠手辣。」

「謝李兄提醒。」方運道。

陸宇道:「他大哥柳子智雖然果斷狠辣,但幾乎沒有太多的惡名,並不會去做下流事。柳子誠就不一樣了,什麼卑鄙的事都乾的出來。」

方運點點頭。

方運說了一個多小時,王先生讓眾人休息一刻,然後離開。不多時,王先生又走了回來,說是繼續教課。

方運本以為會和族學一樣換不同的老師講,可仔細一想,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