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六十二章 食堂

第六十二章 食堂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王先生搖頭道:「雷鳴聖音只有鞏固之效,沒有增智之力。你若不是熟讀《尚書》,哪裡能知其意?又如何破題?那雷鳴聖音也好,你才氣驚世也罷,都如同文寶在手,你若操控不得,如何使用?你能妙語破題,縱然是偶得,那也是因為你有使用文寶之能。你若再自謙,就是虛偽了。」

方運只好沉默不語,心中坦然承受。

王先生立刻借題發揮,對那五人道:「你們親眼所見如此奇才,以後還會為秀才前五而自鳴得意嗎?」

「學生不敢。」那五人齊聲答道。

王先生嘆息道:「聖道之路至艱至險,如逆水行舟,稍有不慎便是船毀人亡,勝者萬中無一。我景國學子無數,兩百年來,唯有陳觀海陳聖能成為第一人,其他人如何?都化成了黃土,留名者極少。你們若不信,我只問一句,陳聖當年在京試上一鳴驚人,考中狀元,這是人盡皆知的事,可又有誰記得第二名榜眼的姓名?」

五個秀才搖搖頭,別說一百多年前的榜眼,就算一百年前的狀元都記不住幾個。

方運卻低聲說道:「吳煥意。」

教室內鴉雀無聲。

「你說什麼?」王先生和顏悅色問。

「請恕弟子唐突,陳聖同年的那位榜眼名為吳煥意。」

王先生臉微紅,道:「就算知道榜眼,那探花呢?」

「趙霖甲。」方運無奈地回答。

王先生的臉更紅。

五個秀才強忍著笑意低下頭。

王先生自己憋不住,無奈地笑道:「你們想笑就笑吧。」

最年輕的陸宇和寧志遠捂著嘴笑起來,其餘年長的三人也面帶微笑,沒想到原本好好的講道理竟然變成這樣。

王先生並沒有生氣,溫和地問:「你怎麼會記住?」

方運道:「我前些日子買過一本記錄景國曆年進士的冊子,因為翻到陳聖的那頁,就記住了這兩個人,並非有意針對先生。」

王先生一擺手,豁達地道:「無妨。我這話就是激勵你們後輩而已,你連這都能記住,自然是大才,不需要我激勵也會踏上聖人大道。」

「學生不說了。」方運閉口不言。

王先生笑著點點頭,繼續開始仔細評判方運的破題,說的極為精彩,其他五個秀才連連點頭。方運能寫出這破題也是妙手偶得,經王先生分析,理解加深。

一堂課很快過去,王先生離開。

方運正收拾書箱,陸宇道:「你第一天來,對文院不熟悉,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飯後帶你在文院走走,熟悉一下這裡。」

方運道:「也好,不過我先出去告訴我的隨從。」

「那我們一起陪你。」

六個人一起來到文院門外,方運讓談語三人回去吃飯,他留在這裡吃午飯,下午五點再讓他們來。

方運和五個同窗有說有笑往食堂走去。

州文院的食堂分官員和師生兩個大堂,飯菜實則一樣。

方運走進去,有種久違的熟悉感,跟眾人一起去排隊取碟碗筷。

六個人打完飯菜後找到一個空桌,圍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沒等吃完,五個人走了過來,五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個向方運拱手,問:「可是方運方雙甲?」

他的聲音不大,可方運本來就是大源府的名人,今天又有半聖告之整個大源府的人他有大才,讓許多人都向這裡看來。

方運一看,心想這頓飯又吃不好了,咽下口中的食物,微笑著站起來,一拱手道:「正是在下。」

「你可願入我二班?」

「常萬緒你什麼意思!」陸宇惱了,站起來怒視常萬緒。

常萬緒笑道:「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方運如此大才,我們十分仰慕,希望他能入我們班。」

「方運今天剛入州文院,自然要加入我們一年班。」陸宇道。

「方運乃不世奇才,一年的課程對他來說太過簡單,三年的又太難,加入我們二年最合適。是吧方運?」常萬緒笑眯眯的,他身後的幾個人也笑著看向方運。

方運看了一眼其他人,除了年輕的陸宇和寧志遠生氣,其他三人都不生氣,那湯善越甚至和平常一樣笑呵呵。

方運隱約明白,州文院的秀才班之間應該有競爭,不過不會有生死大仇,大概是文比、斗詩詞之類的。

「謝常兄盛情,不過我剛成童生,來州文院已經是一步登天,不能再好高騖遠,在一班就好。」

一班眾人非常高興,而二班的眾人則全都非常遺憾,看得出他們是真想和方運成為同窗。

常萬緒遺憾地道:「好吧,我們也不能勉強,不過希望兩班之間的文比不會影響咱們院生之間的和氣。有了你在,我們是萬萬不敢再跟一班比詩詞。」

「當然,以和為貴,大家都是景國子民,不能因為一些小事而浪費心力。」

「那是。今晚我想宴請咱們秀才班的所有同窗,不知各位可否賞光。」

方運一聽知道沒有惡意,明顯是交流感情,於是看向一班的其餘五人,除了陸宇和寧志遠不太高興,李雲聰三人都點點頭,表示沒事。

方運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一班就一起赴宴。」

「好,一言為定,放學後一起在正門,大家結伴去洗月樓。」

「一言為定。」

雙方拱手告辭。

不知不覺間,全食堂上百人都把目光投向方運,許多人竊竊私語,「方運」這兩個字出現的頻率極高。

方運有些不自在,不過仍然正常吃飯,吃了一口,問:「咱們一班和二班沒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