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七十章 出發,殺妖行!

第七十章 出發,殺妖行!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一人好奇道:「胡大師,您送的是什麼戰畫,可否告之我等?」

胡墨遠笑道:「等方雙甲回去便知。」

眾人紛紛猜測,畢竟胡墨遠一年也只作一幅戰畫。

和眾人辭別,方運把大部分畫放到馬車上,自己手持胡墨遠的戰畫向文院走去。

現在文院的許多人已經認識他,他一路上不停跟別人點頭致意或拱手。

到了墨香舍,方運沒等進屋,就聽到李雲聰等人在談話,語氣也和以往不同。

「據說曲水河那裡出事了,那根本不是妖將,而是妖帥,據說有一個舉人差點中毒而死,幸好提前帶了解**,還有兩個人為了避免被毒氣攻心,一個切斷右手臂,一個切斷左腿,幾乎人人帶傷,特別凄慘。聽說出了大儒污文的殘篇,只是不知是哪位半聖封聖前的名篇,可惜被妖聖之血污化。」

方運一聽是半聖封聖前的大儒污文,來了興趣。

大儒之文放置於屋中,白日餘音繞梁,晚間大放光華,群妖退避,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可妖族同樣神奇,強大妖族的血液本來就有各種功效,一旦用血液污化大儒名篇或眾聖名篇,那麼污化的名篇就可以被妖族所用,同樣擁有強大的力量。

方運進入屋裡,看到五個同窗面有憂色,很為那些舉子擔心。

「那妖帥抓到了沒有?」方運問。

「沒有,逃進長江了,據說院君大人親去都沒有找到。唉,據說那蛇妖本身帶傷,為了恢復傷勢屠戮了兩個村子,然後才跟那些殺妖的舉人戰鬥,若是它身上沒有傷,恐怕所有舉人都會成為它的食物。」

「你手裡是什麼?」

「一幅畫。」方運道。

別人也沒再追問,繼續談論殺妖的事。

「聽說那兩個村子死的人特別慘,有的被生吃了,有的被吃了一半,有的被打成肉泥,還有的被晒成乾屍。」

李雲聰嘆道:「府軍把那裡清洗了一遍,院君大人也帶著陳聖的名篇親至,據說直入長江之中,連續滅了十二個妖窟,逼走一條蛟龍妖王,那一段江水都被染紅,水面到處都是妖族屍體,許多人在撈妖族屍體賣錢,府軍正在加緊回購。」

「妖族真可恨!等我在州文院學習三年,若是考不上舉人,立刻去玉海城軍中殺妖!就算考上舉人,我只在州文院學習一年,然後殺妖滅蠻!」陸宇憤怒地說。

「一起去!」其餘五個人一起響應。

「真希望還有漏網之魚,讓我們去殺掉!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寧志遠咬牙切齒道。

不多時,王先生來到,他的臉色也不好看。

午後吃完飯,方運拿著改好的《早梅》進入明鏡堂,去找李文鷹。

李文鷹今天的神色極差,不過看到方運依然面帶微笑,問:「怎麼,有眉目了?」

「是的。大人的詩非常不錯,我昨日想了很久,只有一個字可以改。」

「哦?哪一個字?」

「請大人過目。」

方運說著把重新寫好的《早梅》遞過去,上把原本的「昨夜數枝開」改成「昨夜一枝開」。

李文鷹原本心情不悅,但看到這一句,眼睛變亮。

「好一個方鎮國!數枝開本沒錯,可終究不夠早。只有這一枝才算是真正的早開!你果然眼光獨到,你可謂是我的一字之師。」李文鷹笑道。

「大人過譽了。」方運道。

李文鷹提筆書寫新的《早梅》,詩成,才氣達兩尺半,已然是達府之詩。

「我會讓好友把這篇《早梅》舉薦給文院,再註明這『一』字是你所改。你的《枕中記》寫的晚,上個月我沒有舉薦,過幾日我會連同《蝶戀花春景》和《陋室銘》一起舉薦到《聖道》,蕭繹的《畫中明暗》算半章,這《早梅》算你半詩,合起來也算是四文同輝,前所未有!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破了『五文天荒』!我倒要看看你什麼時候出一本《聖道》增刊!」

「恐怕會讓大人失望。」方運笑道。

李文鷹仔細打量著方運,道:「事在人為。我看你雙目透亮,才氣充沛,才氣已經接近十寸了吧?聖前秀才太難,不過你今年府試必然能成為秀才,有沒有信心摘下秀才第一?」

「我會向秀才第一努力。」

「有這個心就好。等你考上秀才,登書山前記得向你的同窗討教一下,雖然他們不記得當時情景,但對你總會有幫助。」

方運問:「學生斗膽問一句,大人可摘得文心。」

「只摘得有一顆而已。」李文鷹頗為遺憾道。

「大人果然是人中龍鳳,據說凡是能書山摘得文心的,九成會成為大儒。」

李文鷹卻搖頭笑道:「我並非在書山摘得,而是進士時在學海之中獲得,並且只是下品。你不同,你在秀才時的確摘不到文心,但在舉人之時必然可得!我很看好你,連文相也很看好你,陳聖若是出關,一定會找機會親眼見見你。文相甚至說,你方運是景國希望,甚至可能會是人族的希望。不過正因為如此,你更需要磨礪,所以除非別人想害你性命或毀你文道,否則我們都不會出手。」

「學生明白。」方運鄭重道。

「好了,我今日有些疲憊,以後若有事可直接來找我。」

「謝大人!」方運退出,心想大學士得到才氣多次洗禮,哪怕一整個月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都會精神飽滿,可李文鷹卻承認疲憊,昨日的兇險可見一斑。

方運回到墨香舍,繼續讀書。

一天一天過去,方運不忘苦讀,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