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八十七章 龍舟文會

第八十七章 龍舟文會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那頁紙消失了,無影無蹤,手中只剩下一塊青色的蛟龍皮。

「這是什麼情況!誰能千里之外取這污文?」方運立刻向四周看去,什麼都沒有。

好在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方運立刻明白,心裡默念道:「奇書天地,大儒污文呢?」

方運立刻「看」到一片虛空,一頁枯黃紙懸浮於虛空內,上面的血色文字突然猶如血管慢慢跳動,跳動聲越來越大,最後猶如擂鼓。

那血色文字像是被什麼力量束縛,正在掙扎。

遠在長江與東海交接的地方,有一處極為寬闊的入海口,入海口的深處,一座金碧輝煌的蛟龍宮屹立在江底。

「父王,那李文鷹欺我水族太甚,請父王賜我一件寶物,奪回那大儒污文。」

「你去取我一滴聖血,慢慢找尋那頁大儒污文。」

「李文鷹已經殺了那條賤蛇,理應拿到,對付李文鷹,恐怕需要您的一滴精血。」

「他要是拿到,定然先回大源府讓聖廟的力量洗刷,哪裡會去江里動手。那小蛇精明,恐怕會把大儒污文藏在她所經之處。」

「好!我這就化身為人,慢慢尋找。」

「嗯,去吧……慢著,不用去了。」

「父王,您……」

「我的聖血已經被人抹除,聖廟萬萬不能這麼快,應當是人族的半聖動手!罷了,那『世外桃源』只是傳說,你下去吧。」

山林中,方運「看到」虛空中,那篇文頁上的血液逐漸被一種巨大的力量提離紙面,隨後血液化為一條細小的蛟龍,仰天大吼,瘋狂地扭動著身軀。

可那無形的力量極為可怕,牢牢束縛著血色蛟龍。

方運不由自主抹了一把汗。

「這不會是傳說中的半聖神念吧?這一滴血配合裡面蘊含的神念,低則有大學士之能,高則有大儒之威,滴血滅城、一念斷山。奇書天地怎麼做到的?」

方運心裡想著,仔細看向那大儒污文,上面的血色完全消失,字字金光,散發著柔和的光輝,同時一個飄逸的聲音從紙面上傳出,不停地朗誦上面的內容。

「餘音繞梁,錯不了,定然是陶聖為大儒時寫得手稿。不過,這東西怎麼拿出來?奇書天地,到我手上讓我看看。」

奇書天地沒動。

「這……」

方運正懷疑奇書天地要把大儒手稿據為己有,《桃花源記》的殘篇消失不見,隨後方運聽到耳邊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音。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

那聲音飄飄渺渺,帶著超脫一切的奇妙意境,讓人好似進入一片桃花盛開的美麗山村,忘記塵世,永遠生活在《桃花源記》的世界裡。

方運意識到是奇書天地把《桃花源記》殘篇送入了自己的文宮中,聽了一遍非常舒適,但聽第二遍的時候暈暈乎乎的。

大儒手稿有著莫大的威能,和強大的文寶一樣能收入文宮中,對文宮有極大的好處,可方運現在只是秀才,縱然有了文膽,勉強算是半個舉人,依然無法經受餘音繞梁的反覆錘鍊。

僅僅過了三十多息,方運就有些承受不住,文宮微晃。

那震耳欲聾的餘音繞梁立刻消失,又回到奇書天地。

方運看了一眼那條在虛空中掙扎的細小血蛟,迷迷糊糊回到營地,躺下就呼呼大睡。

清晨,大源府的近千援軍到來,葛州牧得到李文鷹的傳訊後親自前來,不僅帶了整整五位進士官員和十六位舉人官員,甚至還帶了一位剛剛辭官的老翰林,生怕方運等人出事。眾人收斂好所有陣亡士兵的遺體,向山林外走去。

這一天,也是《聖道》和《文報》發布的日子。

十國各地的《聖道》和《文報》如期發行,和往常沒有絲毫的區別。

不過十國各地文院外有了一些小小的區別,屬於玄庭書行的書販們身著統一的著裝,推著帶有廣告橫幅的手推車,在文院收購大量的《聖道》和《文寶》放入車上,同時販賣《西廂記》等各種書籍。

大源府的文院書鋪外人山人海,比每月《聖道》發行的時候多了數倍的人,熱鬧程度幾乎等於每年的縣試府試。

「呦,劉老您怎麼來了?您都八十多了,怎麼不讓下人來買?」

「我等不及啊!聽說方雙甲的大作又在《聖道》上刊登,三篇全文,兩篇合寫,其中不僅有我喜歡的丹青新技法,還幫劍眉公改詩,我哪裡坐得住啊!老宋,你也七十多了,不也是自己來了?」

「哈哈,彼此彼此。咱們江州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大才子,他的詩文在《聖道》刊登,我當然親自來買。唉,可惜啊,他要是早生五十年,那《陋室銘》早出五十年,你我早就可以考上舉人。」

「所以這次我要買十本,讓我的孫子們人人一本,每天都要讀他的詩文,保准能考上舉人!」

「說的是啊!你看看周圍這些人,十個有八個是為自己兒孫來買的。」

「他可是請聖言第一人,又是請聖選第一人,誰不學他的詩文,誰是傻子!說不定他會成為咱大源府第一個聖人!」

「有可能!那我可得想辦法弄到他的墨寶,以後可以當傳家寶!」

「你別提了,現在滿城的文人都削尖了腦袋想要他的墨寶,可他現在詩詞文會一概不參加,一心讀書考秀才,誰也沒機會。」

「唉,又到五月了,初五就是端午節,按照慣例,慶國的文人又會渡江而來,和咱們賽詩詞比龍舟。咱們可是連輸了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