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九十章 字墨成骨

第九十章 字墨成骨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和在場的許多人都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不過仔細一想便釋然,那妖族和逆種文人自以為勢大,完全把這些府軍當成囊中之物,以為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殺死方運,失去戒備之心,可沒想到一輛車裡竟然隱藏著那麼多強大的文人。

妖帥本來就比翰林低一級,溫征桓又是那種成名多年的老翰林,哪怕他獨自正面對戰這些逆種文人和妖族,也可以穩勝,更不用說他是和八個進士一起偷襲。

「換輛車,我們繼續回大源府。」老翰林淡定從容,絲毫不像是一口氣殺光上百人的狠人。

威脅已經消失,陳溪筆和府軍留在這裡善後,其他官員和文院的院生繼續坐甲牛車回大源府,方運回到文院的甲牛車上,和同窗們坐在一起。

陸宇道:「太痛快了!殺得真是爽利!」

「逆種文人終究是少數,現在一次死了三個逆種進士和那麼多逆種舉人,我們整個景國都會安全許多。」寧志遠笑道。

「我之前還擔心等方運成為舉人後,逆種文人會派進士殺他,誰知道方運吉人自有天相,他們這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說起來,我們真要感謝那頭妖龜。要不是那頭妖龜,溫老翰林和那些進士也不會來,也不會讓他們遇到逆種文人。這樣方運可以安心遊學了,至少一年內逆種文人不會有力量來殺他。」

「那可說不好。萬一逼得風城絕親自動手,那反而是大錯。」

李雲聰道:「極有可能!那風城絕的實力比劍眉公都高出一籌,他要是親自動手,江州無人能敵。不過他雖以逆種逆人為榮,但骨子裡還是有傲氣的。除非認定方運能威脅妖族,否則他不會親自出手。只是,他們既然已經知道方運是聖前秀才,這次又死了這麼多人,哪怕他不動手,其他逆種文人和妖界的人也不會善罷甘休。志遠你只說對了一半,經此一戰,我景國是安全多了,但方運卻危險百倍!」

「是啊。」眾人憂心忡忡地看著方運。

方運鎮定地道:「江州這麼大,我要是想藏起來,他們拿我沒辦法,你們無需多慮。」

王先生思索片刻,道:「雲聰說的有道理。我即刻上奏院君大人,讓院君大人把你的學籍調往玉海城。那裡是州軍駐紮之地,除了北副城,其他地方都戒備森嚴,聖院力量極大,逆種文人一直無法滲透。那裡也是我族和龍族的交戰前線,龍族雖然也屬妖族,但卻跟妖界有很大的分歧。而許多真龍喜愛我人族詩文,若是文人被俘虜,往往只需要寫出好詩文,那些龍族就會將其釋放。龍族也極為瞧不起逆種文人,絕不會與逆種文人合作,所以,為了防止風城絕親自出手,還是讓方運去玉海城為佳。」

「先生考慮得周詳,方運的確不適合在大源府了。我之前聽人說過,大源府已經被逆種文人滲透得跟篩子似的,全是漏洞。」

方運問:「不如我先參加完府試再去玉海城吧。」

「不可!現在殺了這麼多逆種文人,他們會出現暫時的混亂,顧及不到你。你要是一直留在這裡,等六月府試後再離開,他們定然會做好充分的準備,到時候就算劍眉公親自護送你,萬一那風城絕出手,你也是有死無生。」

「可是,若是我一直留在府城,足不出戶,他們也拿我沒辦法。」

「唉,你還是小看了妖界和逆種文人的力量。我問你,若是有意志不堅定的童生或秀才的家人乃至整個家族被逆種文人抓住,以此來威脅他,讓他殺你,你躲得過嗎?你知道之前有多少天才是在城裡被殺嗎?毒箭、毒蟲、血爆等等太多的方式可以殺死你。不到進士,沒有唇槍舌劍,終歸有大隱患。」

方運不由得點頭,王先生說的沒錯,妖族殺人方式太多了,以後留在大源城內一點不比外面安全。

「身為你的文院老師,這件事我替你定下。你的存亡,已經關係到景國未來,甚至跟人族的氣運都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我絕不能看著你受到絲毫威脅!

「謝先生。」方運心中感動,這位王先生不僅學問好,昨夜與妖龜之戰更是消耗十年壽命用出碧血丹心,乃真正的仁義之士。

「不需要謝我,你只要能壯我人族,我們的所有犧牲不會付之東流,我便滿足了。」王先生微笑著,只是氣色遠不如之前,原本烏黑的頭髮里彷彿多了一層層霜雪。

方運道:「若我將來學有所成,必然赴妖界搜尋延年益壽的奇物,為先生延壽。」

王先生笑道:「你有這份心就好。」

車到了文院門口,眾人紛紛下車,臨走前,王先生把方運拉到一邊低聲道:「若是有人為難你,切不可心軟,當斷則斷!不要在乎他的背景!」

看著王先生轉身離開,方運心中思忖:莫非說的是柳家人?我已是聖前秀才,那柳子誠已經不足為懼,那柳子智更是不會舍了前途來針對我,唯有那左相的態度是關鍵。

方運回家後,楊玉環笑靨如花,不斷噓寒問暖忙前忙後,高興得跟過節似的,一整天都在笑。

第二天一早,方運檢查文宮才氣,欣喜地發現才氣已經達到一寸三,遠比普通秀才增長得快。

早晨剛過,周主簿悄悄來訪,他是帶李文鷹的手令而來,讓方運今天準備妥當,玉海城已經派人來接應,深夜時分帶著重要物件和信得過的人在家裡等待,到時候會有人送他們離開。

周主簿說話的時候語氣里充滿羨慕,方運感到怪異,也不知道該怎麼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