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九十五章 吃糕點

第九十五章 吃糕點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楊玉環臉上浮現淺淺的羞怯,握著方運的手更加用力。

奴奴卻把目光落在那些冷盤糕點上,一隻爪子扯著方運的衣服,另一隻爪子指著那些吃食。

方運伸手捂著它的眼睛,踏上樓梯向二樓走去。

「嚶嚶……哼!」奴奴扭頭躲開方運的手,不滿地仰頭看著方運,好像在問你是不是嫌棄我吃的多?

上了二樓,方運和楊玉環眼前一亮,果然和站在一樓看不一樣,視野更廣。

二樓沒有人彈琴,幾乎所有人都身穿秀才或舉人袍,個別人和方運一樣穿著普通的錦袍,這裡也有幾個表情嚴肅的童生站在兩側。

幾個人向這裡望了一眼,見方運是生面孔大都不理會,更多的人看向美麗的楊玉環。

也有少數人看完楊玉環後又看了一眼奴奴,最後再一次看著方運,若有所思。

方運誰都不認識,微微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招呼,拉著楊玉環的手來到窗檯邊,看向外面。

奴奴跳到窗棱上,輕輕搖動著尾巴,好奇地四處張望。

玉帶河兩邊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

方運指著遠處的一座橋道:「那裡應該就是龍頭橋,在比賽開始之前,咱們往那裡走。可惜現在橋上已經站滿了人,不然在橋頭看賽龍舟一定不錯。」

「嗯。賽龍舟什麼時候開始?」楊玉環好奇地看著河中的沙洲,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規模的賽龍舟。

「這我還真不知道。」

「按軍中的時辰說法,十點開始賽龍舟,離現在還有一個多小時,不急。」一個悅耳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方運和楊玉環一起回頭。

一個比方運矮了一個頭的清秀青年走了過來,這人面部線條柔和,若不是眸子里有一絲英氣,方運還以為這是女人。

隨後,方運看了一下這人的脖子,沒喉結,竟然真是女人。

那清秀公子手裡握著一把扇子,走過來向方運一拱手,微笑道:「在下京城趙竹真。」

方運還禮道:「方運。」

方運已經刻意壓低聲音,可還是有幾個人聽到,立刻向這裡看來,盯著方運的目光有些怪異。

趙竹真似乎一點都不在乎方運的身份,走到方運身邊,看向窗外,道:「方兄對賽龍舟沒興趣?」

「還可以吧。」方運見過的娛樂和運動太多了。

「方兄倒不似熱血讀書人。」

方運淡然道:「血若在看龍舟的時候熱,殺妖的時候就太冷了。」

「方兄說的是,竹真受教。」趙竹真扭頭看著方運,目光里有一絲詫異和欣賞,似乎不相信這麼年輕的人能說出這般話。

「趙兄客氣,人人都懂的道理而已。」

「但未必人人都能說出來,未必人人都能做到。」趙竹真道。

「趙兄說的是,方運受教。」

趙竹真莞爾一笑,看向楊玉環,道:「你家娘子真美。」

「別人都這麼說。」方運微笑道,楊玉環害羞地白了方運一眼。

奴奴疑惑地看著楊玉環,好像在說方運說的對啊,你給他白眼做什麼?

趙竹真噗哧一笑,露出一口細碎的白牙,道:「那些有見地的人都說你胸有溝壑,那些宵小說你是個狂生,沒想到你確實和狂生一般,性情奇異。」

「承蒙誇獎。」方運微笑看著趙竹真,她的目光很清澈,被窗外的天光照得格外明亮,可明亮之後似乎藏著什麼。

「怪人。」趙竹真避開方運的目光,向外望去。

方運和楊玉環低聲聊天,偶爾奴奴插嘴「嚶嚶」幾聲,兩人一獸格外溫馨。

不過奴奴還是不死心,過了一會,又是一爪扯著方運的衣袖,一爪指著二樓桌子上的糕點。

方運伸手把奴奴的頭扭向外面,奴奴立刻嚶嚶地抗議。

一旁的趙竹真微微一笑,示意身後的隨從去端糕點。

不一會兒,那隨從把一碟糕點端過來,遞給趙竹真。

趙竹真一手端著糕點,一手拿起一塊遞給奴奴,道:「吃吧。」

奴奴兩眼一亮,看了一眼她,又扭頭看向方運,徵求方運的意見。

「謝謝趙兄,你吃吧。」方運道。

奴奴小心翼翼伸出小爪子,在碰到糕點的一剎那又縮回去,重新仰頭看著方運,目光里充滿期盼。

方運無奈搖頭,伸手接過那塊糕點遞給奴奴,奴奴這才愉快地吃起來。

「好聽話的小狐狸。」趙竹真微笑道。

奴奴立刻挺起胸膛,抬高頭,十分得意。

「聽話是聽話,就是太饞。」

奴奴立刻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低下頭繼續吃糕點。

趙竹真流露出喜歡之色,張了張嘴,似乎要說什麼,但又似乎覺得那麼說不好,於是改口道:「若是方兄到了京城,可去竹真樓坐一坐,就說是和小狐狸一起來的,我一定會很快趕到。」

「原來我這個方兄還不如一隻狐狸!」方運道。

奴奴再一次挺胸抬頭,洋洋自得,但很快反應過來,惱怒地看著方運,好像在問什麼叫不如一隻狐狸?一隻狐狸很差嗎?

趙竹真眼中閃過一抹憂鬱,道:「我在……家裡受束縛,沒有什麼解悶的,看到這隻小狐狸這麼機靈,忍住不就喜歡。」

「嗯,若是哪天我養不起奴奴了,就轉送與你。」方運開玩笑道。

奴奴呆住了,小爪子上的糕點掉在地上,嘴張著,裡面的糕點渣往外掉。它急忙沖著窗外呸呸呸把嘴裡的糕點都吐出去,接著用小爪子拍打掉身上的糕點渣,最後捂著嘴,認真嚴肅地看著方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