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九十九章 景國必勝!

第九十九章 景國必勝!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五個人頓時啞口無言,他們可以指責方運別的,但唯獨文名文采卻挑不出半點毛病。

施德鴻隨後怒道:「就是他敢要奪我恩師的詩君之位?域空,你一定要盡全力助慶國!若是這次龍舟文會輸了,以後景國必然會羞辱我慶國,你我將會成為慶國的罪人。」

顏域空面無表情道:「我來此只準備了一首詩,本以為足夠,哪知碰到方運。恩師教導我,不要在乎一國一城的得失,要站在全人族之上考慮問題。一次龍舟文會而已,若景國贏,是弱國變強之徵兆,實乃人族大幸。」

施德鴻立刻道:「那萬一從此以後人人都說他方運比你顏域空更有才能,說你不如方運,你也會如此不在乎?」

顏域空的目光出現細微的變化,他兩手合攏,放於小腹前,身體漸漸挺直。

「我喜登高峰,不喜居人下,更何況區區秀才。他今日若輸掉就罷了,他若是贏,我將改變京試的時間。他幾時趕赴景國京試,我便幾時參與慶國京試,我要與他分位國首、學海爭渡!龍舟文會不過是學海之形,若要分高下,還要去學海之上爭渡一場方算數。」

「你如此想甚好!我還準備了一首詩,雖不如先前,但我六人合力,必然超過他們!他們幾人不過是一鼓作氣而已,一輪之後,已經衰竭。慶國必勝!」

「諸位無需慌張,我方才寫的並非是我最好的那首詞,等到開船的時候,我至少會有八寸的才氣!」

「我也是,可笑景國那群跳樑小丑不自知!」

「慶國必勝!」另外四個慶國人被激發了心中鬥志,如同之前被方運激勵的景國五人一樣。

方運一看暗道不妙,那四個慶國人一旦拿出最好的詩詞,其他龍舟根本無法抗衡。

方運仔細一看己方的五個人,顯然沒多少信心,方才他們已經竭盡全力。

「之前定了詩詞,不準寫詠懷、古人等內容,也不準出現兵器船隻等字樣,而且必須以端午為題,那就是斷了鎮國詩詞的路,沒有那些,不可能鎮國。要想贏他們,就必須寫跟行船有關的戰詩詞加速龍舟,只要不寫舟船等字樣,就可獲得更多的元氣,最終壓倒對方!」

方運努力思索,但天空突然出現一聲轟鳴,周圍的元氣輕輕一盪,五艘龍舟自動向前方駛去。

方運所在的二號龍舟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一號龍舟落後兩丈,而其他三條龍舟都在十丈開外,根本無可能追上。

河道兩岸的人群又爆發出強烈了的歡呼聲,不斷為二號龍舟加油。

「嚶嚶!嚶嚶!」奴奴大聲舉著爪子叫著為方運助威。

楊玉環緊張地揪著手帕。

趙竹真也瞪大眼睛,靜等事態發展。

青色的光芒包裹著五條龍舟,讓龍舟以超過普通龍舟數倍的速度在河面上飛馳,其後留下長長的水線,驚得河魚亂跳。

五艘龍舟上的鼓手都在拚命敲鼓,和兩岸人群的叫聲呼應。

船速飛快,而坐在上面的人絲毫不受影響,所有人都在快速書寫第二首詩詞,爭奪最後的天地元氣。

隨著施德鴻停筆,他面前的紙上冒出一尺二寸的才氣,雖然遠不如之前的一尺九寸,但也足以讓許多人為之敬佩,暗贊不愧是詩君弟子。

一號龍舟的才氣立刻暴漲到六尺九,比二號龍舟高出整整一尺。

就聽一號龍舟帶著巨大的分水聲突然加速,幾乎在眨眼間超過二號龍舟!

二號龍舟的人加緊書寫,錢舉人很快寫完,但這次他的詩詞僅僅只有三寸,他輕嘆一聲,目光暗淡,要是再多給一些時間,他有信心寫出更好的詩詞,可現在根本寫不出來。

接著,顏域空寫完一首出縣詞,一號龍舟的總才氣高度暴漲一尺八,達到八尺七寸的高度。

兩岸為二號龍舟加油叫喊著減弱,這第二輪慶國僅僅兩個人就讓才氣達到這麼高,其他四人要是完成詩詞,後果不堪設想。

景國曆年的賽龍舟,還沒有哪條龍舟的才氣超過十尺。

一號龍舟的另外四人的詩詞隨後作好,而且全都發揮正常。

慶國人的龍舟上,樹立著十一尺七寸才氣光柱!

一號龍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直奔龍頭橋,把方運所在二號龍舟遠遠甩在後面。

玉帶河兩岸明明有數以萬計的人,但此時卻無一人呼喊。

龍舟上的鼓聲彷彿成為這天地間唯一的聲音,那聲音空洞得讓人發冷。

許多景國人流露出絕望之色,兩國文人差距太大了,幾個年輕的蒙童甚至紅了眼圈,隨時可能哭出來。

「嚶嚶!嚶嚶!」

只有奴奴信心十足為方運加油。

趙竹真輕聲一嘆,不是方運不行,而是別人太差了,龍舟文會終究不是兩個人的較量,而是兩隻隊伍之間的較量。

「好!」站在龍頭橋下南岸的童黎忍不住大喊一聲,他太高興了,這樣他就可不用賠上聖頁再下跪,只要方運離開玉海城,他就一定能成為茂才。

突然,一隻巨大的拳頭揮來。

「打死你這個慶國人!」那大漢說著就打,周圍的人原本就生氣,立刻照著童黎拳打腳踢。

「我看錯了!我看錯船了,我不是慶國人!我是童生!我爺爺是童侍郎!」童黎大聲叫著,其他幾個童生也不敢打人,只能幫他擋著然後解釋。

那些人一聽童黎這些人是玉海城口音便知不假,立刻一鬨而散。

童黎鼻青臉腫地站起來,鼻血不斷往下流,一旁的好友立刻撕下衣服堵住他的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