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02章 聖道之音(求月票!)

第102章 聖道之音(求月票!)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童黎!」趙竹真憤怒地看著童黎。

靖海樓立刻響起齊刷刷的拔刀聲,所有的侍衛全都拔出軍刀,隨時可以出手殺人。

現在哪怕不認識趙竹真的人,也能猜到她的身份。

施德鴻道:「以女子之身帶領御前侍衛出行的,年紀又這麼小,恐怕只有景國當今國君的姑姑、大長公主趙紅妝了。不過,聽說您喜歡被稱為長公主,那就這麼稱呼您吧。」

「長公主殿下!」

既然施德鴻說破身份,所有人不得不行禮問候。

「各位當我是趙竹真即可。」趙紅妝道。

「童黎,還不退下!」董知府大喝一聲道。

童黎死死地盯著方運,道:「你毀我聖道,可敢跟我一賭!你若真是讀書人,真的有自信,何不給我一個贏你的機會!你在怕什麼!」

「童黎,你確定你要自尋死路?」方運問。

「施德鴻說的對,我若不能勝你,你成就越高,我的文宮就越不穩,總有一天會粉碎!不過,我要與施德鴻聯賭,你必須同時勝過我們兩人,才算你勝,勝一人,你只能是打平,如何!」童黎已經如同瘋魔,因為他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

施德鴻此時也不在乎童黎直呼他的姓名,道:「好!童黎,我之前看輕你了,原來你也是一個好男兒!方運,可敢與我二人聯賭?」

方運看了看兩人,突然微微一笑,道:「施舉人,你恩師既然為詩君大人,一定對你有所評價,對吧?」

「當然。」施德鴻道。

「那麼,詩君大人認為你最終能踏入什麼文位?」

施德鴻向慶國方向一拱手,道:「恩師曾言,我有大學士之位!」

方運點點頭。道:「好!但也不好。」

「為何如此說?」施德鴻心中隱隱不安,他沒想到方運如此平靜,平靜的讓人害怕。

「碎一個未來大學士的文宮,消除我景國一個小小隱患,是好。你終究是我人族,碎你文宮,又不好。不過。你既然想壓一國之文人,妄圖斷我聖道,唆使別人與我賭鬥,我就要碎你文宮!這個賭局,我答應了!」

方運的聲音擲地有聲。

「那要看你有沒有碎我文宮的本事!」施德鴻冷笑道。

錢舉人立刻道:「方運,我們所有玉海城文人都支持你!你不僅能成為玉海府的茂才。必然也會到達第三山第二閣,力壓施德鴻!」

「童黎,以後我們『談海社』的文會你要是敢來,我打斷你的狗腿!」

「劉兄,不用你動手,六月上書山結束,童黎必然會被擊碎文宮。」

「說的也是。」

董知府陰沉地說道:「施德鴻。既然你與方運打賭,那麼就要一直留在玉海城,直到方運離開書山。」

「這是自然,我很喜歡玉海城的風光,逗留一個月無妨。或許我還可以多留幾個月,參與玉海府一年一度的平妖詩會,爭奪李大人的龍血墨錠。」

董知府道:「你誤會了。我要說的是,如果方運勝了。你有避開賭局和誓言之術,就做好被我親自碎你文宮的準備!」

施德鴻眼中閃過一抹慌色,隨後鎮定地說道:「這是我和方運之間的賭局,望董大人不要插手,壞了規矩。」

「我只殺壞規矩的人。」

施德鴻怒道:「你若敢殺我,恩師絕對不會放過爾等!」

「那就讓他來!我們玉海城上下連龍族都不怕,還怕區區詩君?誰言聖道無枯骨?先有百家爭鳴。孔聖脫穎而出,若孔聖不爭,豈有我人族鼎盛!孔聖腳下枯骨何在?後有法家輔秦,一統大陸。若秦皇不爭,豈有文同書、車同軌、度量衡!秦皇腳下枯骨何在?詩君勝,則我等為他磨刀石;詩君敗,他為吾等踏腳梯,僅此而已!我自從悟通紙上談兵以來,就只相信我手中的筆和腳下的道!」

「哼!」施德鴻冷哼一聲,不再說話,在董知府面前,他還是嫩了點。

方運在一個進化論佔據主導地位的世界生活過,自然相信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任何世界都無法逃避的大道。

一位老舉人長嘆一聲,道:「小黎,我和童侍郎是同窗,曾抱過你。你向方雙甲認個錯,他一定會原諒你。你不要賭了,你勝不了的。方運在龍舟上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少年時候的李文鷹,他為舉人時,龍舟文會從無敗績,哪怕那些天賦比他強的慶國文人也無法勝過他。」

提到李文鷹,連那些慶國之人也心服口服,李文鷹的天賦不僅不如四大才子,連次一等的人都不如,但是他現在的成就卻僅僅次於四大才子,若是上一代的文人現在重排五大才子,那麼除了以前的四大才子,第五人必然是李文鷹。

童黎已經恢復了一絲理智,道:「程先生,董知府已經說過,聖道艱難,唯有一爭。他方運不敗,我就永遠無法讓才氣暢通,無法讓文宮穩固!今年的書山,是我唯一的機會!我必須要戰勝方運!事已至此,我若再反覆,不等登書山,就已經文宮碎裂!我不知對錯,我只知,我無路可退!」

「你……」程舉人無言以對。

施德鴻道:「童黎,我乃一州解元,你若有意,我明日可去貴府與你切磋詩文,如何?」

童黎喜道:「施前輩真的願意助我?」

「你我同為人族,理應相互幫助。」

「謝施解元!我若能壓過方運,必報你大恩。」童黎面露喜色。

程舉人怒道:「童黎,你不可一錯再錯!」

那施德鴻立刻道:「這位老先生,此話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