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23章 過三山

第123章 過三山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一邊上山,一邊思索。

他走的極慢,從抬腳到踩到下一個台階的時間,別人可以上十多個台階,他的身體彷彿還沒有適應這個世界。

他的眼神一開始非常雜亂,好似有無數光華閃爍,不多時變得模糊,彷彿蒙上一層水霧,最後霧氣消散,目光逐漸清亮。

「從我進入三山二閣開始,後面的一切都只是幻覺,那所謂的考校武力是假的。三山二閣之前,考的是『才』,考的是『智』,那麼三山二閣考的卻是『心』。」

「那詩君弟子在秀才的時候就到達三山二閣,可無法通過。他的天賦明明極高,但是他成為舉人後再次上書山,仍然過不去三山二閣,這就不是天賦的問題。這幻夢之閣考驗的是我對人族的態度,對蠻族的態度,對戰友生命的態度。一個人的天賦再好,到三山二閣是極限。」

「若是再往上走,就要看心性,需要一顆為人族的心。如果沒有,永遠過不了三山,永遠得不到文心!書山不會把那麼重要的東西給他。」

「那施德鴻至今不明白,還以為自己是才學不夠過不了三山二閣,實際是他的心不公不正。現在想想,若是他真的能過了三山二閣,也不會那麼針對我。」

現在方運在書山的成就比施德鴻和童黎都高,三個人之間的賭局已經有了分曉。

方運繼續走,但心中有更大的疑惑。

「這三山二閣看樣子是書山力量形成的幻覺,可是在我捨身救了那鍾營校後,正好完成一個完整的考驗,理應結束,可不僅沒有結束,反而有了更匪夷所思的經歷。」

「在幻境的時候,奇書天地都被我徹底忘記,我真以為自己經歷了那些事。只是在老者出現後才發現。現在仔細回想,我的記憶里有許多方面非常模糊,那些記憶應該是假的,根本沒有。是書山讓我誤以為有那種經歷。但是,其中被人羞辱、身受酷刑、當街乞討、整合丐幫等事卻歷歷在目,是我親自做的。在狼蠻大舉入侵前,我練字、作經義策論、讀眾聖經典的經歷也非常清晰。」

「粗粗估計,我記憶清晰的時間加到一起,有近一年的時間,這和那些模糊的記憶有著本質的區別!我現在還能回憶起自己寫作的經義和策論!甚至於,我還記得向李文鷹乃至文相學習經義策論的經過。兩個人的回答字字珠璣,無比精妙,不可能是假的。」

方運愣在原地。隨後發現自己的才氣竟然漲到九寸!文宮也極為穩固,文膽更是發生質變!

所有文宮星空的星光不再照耀他的才氣,而是照在文膽上。

這意味著不久之後,文膽力量就可提升,達到第一重韌如草木。而半聖弟子顏域空也不過才是韌如草木大成。

「這不可能是幻覺力量造成的!難道這書山竟然有操控時間的力量,或者把我帶到傳說中的歷史長河中?孔聖親自寫的《春秋》,實際就是史官按照時間記錄歷史,這春秋兩字,實際可以理解為歲月、時光、年代。」

方運心潮起伏。

「別人絕不可能享受到這麼好的培養!這等於讓人在一個小時內獲得正常一年才能得到的知識,而那些痛苦的經歷對我來說更是寶貴的財富。既然是幻覺,可李文鷹和文相都教了我許多。兩人說的話我都能記住,那麼,教我的到底是誰?」

方運呆了片刻,突然向著山上彎腰作揖,心中充滿無盡的感激。

方運一路走來,時間不足。磨礪不足。

「我最大的短板,在這三山第二閣補上了。」

方運的目光里,多了之前不曾有過的堅毅。

在方運繼續向上攀登的時候,眾聖殿里異常寂靜。

「之前有人在三山第二閣站立接近一個時辰?」

「前所未有。」

許久,米奉典道:「書山今日消耗的才氣。已經超越任何一次書山開啟,幾乎是平常的三倍。可到現在,還未結束。」

「若是到了四山再消耗這些才氣,或有可能,但現在就消耗如此多的才氣,連我等也猜不透。」

「讓他去聖墟。只要他能從聖墟活著回來,送他去登龍台!」王驚龍道。

「那次請聖選之後,我就知他有可能過三山三閣。只是不知道他能走多遠。」

王驚龍突然道:「我認定方運能過第四山,你們認為如何?」

「東聖說笑了。方運剛成為秀才不久,連紙上談兵都不會,怎可能過得了第四山,他應該能得一顆文心,然後敗在第四山。」

另外兩位半聖點了點頭。

王驚龍那日曾親自下了封口令,《石中箭》和《擒王》至今放在他的案頭,只有四聖閣的四聖得知,連米奉典等半聖都不知道。

王驚龍微笑道:「方運此人銳氣太盛,將來必有大難。不如這樣,他若能過得了四山,日後他遇大難,你們出手相助。若是他過不了四山,我手頭還有一些東西,你們三人可任選一件,如何?」

三位半聖相互看著,王驚龍是所有半聖中資歷最老的之一,手裡有大量的寶物,哪怕不會給重寶,其他的東西也足以讓半聖動心。自己若是不用,可以給子孫後代用,比如一件大儒文寶或大儒真文,對半聖世家來說非常重要。

米奉典微笑道:「方運之才不下於衣知世,若能護得此子平安,也是美事。我便答應東聖。」

另外兩位半聖點了點頭。

王驚龍微笑道:「大善。」

米奉典臉上的微笑消失,問:「東聖,您是不是知道什麼?」

「知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