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24章 星辰樹

第124章 星辰樹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聖元大陸人人都知道,有了文膽,是合格的讀書人,而有了文心,才算是強大的讀書人。

方運神入文宮。

眼前卻不是文宮,而是一片夜空。

方運仔細一看,這竟然不是夜空,而是一棵巨樹。

巨樹位於極為遙遠的地方,下不見根,只能看到一部分樹榦和樹冠。

這巨樹樹身漆黑,不知道以什麼築成,分出無數的枝條,枝條上掛滿了數不清的星辰。

這棵巨樹散發著厚重悠久的奇特氣息,如同是世界的本源,又好像是世界的本體,方運感到自己無比渺小。

方運知道每一顆星星都是一顆恆星,絕對不可能是古代人理解的星辰,每一顆恆星都相當於一顆太陽,而且太陽在恆星中算是小的。

「神奇。」方運好奇地看著這奇怪的星辰之樹,想要弄清這到底是什麼,但看了一會方運更加震驚。

「這棵樹看不到根部和樹榦下面,看著像樹,可為什麼我感覺只是一部分枝條?僅僅眼前的部分就相當於一個銀河系,那星辰樹完整的樣子到底有多大?」

星辰樹突然輕輕一抖,無數的星光灑落,最後星光凝聚成一顆心狀星光,划過夜空,瞬間沖入方運的眉心。

方運不由自主眨了一下眼,再一看,自己正位於文宮之中。

文宮的文宮星空、自我雕像和才氣都沒有變化,但在文宮第一幅壁畫上,多了一盞美玉油燈,燈光如心,燈油如水,無比溫暖,同時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香氣,聞著讓人異常舒服。

方運發現這油燈恰好鑲嵌在「黃帝戰蚩尤」這幅壁畫的上空,彷彿是壁畫里的太陽照耀天下。

在看到這文心燈火的一瞬間。方運就知道了這是一顆名為「奮筆疾書」的文心,而且是最高的上品!

上品奮筆疾書,一息成詩!

「一息就是一秒,可以說。這奮筆疾書徹底解決了寫詩詞慢的問題!以後就算突然遇到妖族,也可立刻出手!」方運面露喜色,有了這奮筆疾書文心,他的實力獲得巨大的提升。

「聽說中品文心封聖后會馬上成為上品文心,同時獲得更強大的力量,但若是擁有上品文心的人封聖之後,會有什麼變化?孔子等人是先封聖后得文心,而先得文心後封聖的人,封聖前最多也只得到中品文心。」

方運盯著文心燈火看了好一陣,才離開文宮。

眼前是一處平坦的山頂。山頂上只有一座石門,石門中有一片青色的光幕。

方運四處張望,第四山的山頂除了石門什麼都沒有。

「不知道這第四山考驗什麼。據說,前三山是文考,而後面就是考驗文斗。讀書人畢竟要掌握強大的力量才能生存下去,學問再好,手無縛雞之力在這個世界終究難以走得更高。」

方運靜下心,放緩呼吸,走到大門前,伸出手碰觸光幕。

光幕上立刻如同水中波紋向四面八方擴散,最後變得完全透明。出現一片碧綠的草原,草原一望無際,豎立著三座人形雕塑。三個人都身穿舉人服,其中第三人赫然是顏域空。

「這是考什麼?」方運一邊想一邊走進去。

第一座雕塑碎裂,一個舉人走下來。

「見過方兄。」那舉人拱手問候,和尋常人沒有任何區別。

「這位兄台你好。請問這第四山考什麼?」

那舉人微笑道:「我們三人是最後通過第四山但沒能過第五山之人,你只要先戰勝我,再從兩人之中挑一人戰勝,就可順利完成考驗。若你能再勝第三個人,通過第六山時獲得的文心會更佳。」

「原來如此。謝謝兄台解釋。我們要文斗嗎?」

「對,你我只需要用紙上談兵文比,只要能殺死我,便可勝一局。方兄是秀才,我為舉人。不過我此時相當於剛剛考上舉人,還不會出口成章,也不會舉人戰詩詞,所以我只會用《易水歌》與你文斗。你準備好即可開始,不過第二位和第三位不會這麼好說話。」

「謝兄台。」

方運低頭一看,自己身上果然有板衣,放下托盤,筆墨紙硯自動出現在上面。

「你一旦拿筆,就等於宣戰,你可要小心。」那舉人禮貌地道。

「謝謝兄台提醒。這第四山考驗的就是文斗?萬一我是剛成秀才不會紙上談兵,那會怎麼辦?」

舉人和和氣氣微笑說:「那就等你會了再來。」

「……」

方運無語,仔細打量周圍的環境,就是普通的草原和兩座雕塑一個人,別的什麼都沒有。

「看來這個考驗很直接,對新舉人來說並不是很難,畢竟這人應該不如真人機敏。但是,對一個剛剛成為秀才且不會紙上談兵的人來說,這舉人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幸好,我能紙上談兵。」

方運想著,計算自己《石中箭》的距離,他立刻想起曾在幻境里算過,能在三十丈內保持威力,三十丈到五十丈之間威力減半,過了五十丈就會消失。

而秀才戰詩《易水歌》的極限距離僅僅是十五丈!

方運頓時胸有成竹,因為對方的意念是剛成為舉人,其實就是才氣更多的秀才而已,根本無法掌握舉人的力量。

「既然他剛成舉人,根本不需要拉開距離,拼文心即可!下品奮筆疾書,一息一句;中品,一息兩句;上品,一息一首。在這裡,可以說天下戰詩詞,唯快不破。」

方運想完,道:「兄台,可以開始了。」

「好。」那舉人握著毛筆,盯著方運,在方運拿起毛筆的一瞬間,他也立刻低頭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