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33章 微言大義

第133章 微言大義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繼續吃飯,楊玉環道:「張都督派人送了一隻妖龜蛋,送來的時候已經腌好,七天後可以煮熟給你吃。那人送來的時候囑咐過,說要分五天吃完,每天不可吃太多。」

「嗯。這些天家裡都有什麼事,你說給我聽聽。」方運道。

楊玉環滿心歡喜說著家裡的瑣事。

不一會兒,奴奴聽得昏昏欲睡,一臉茫然地看著方運,不懂他怎麼一直能聽下去,它想不明白,跳到方運腿上小睡起來。

一旁的江婆子暗道楊玉環有福氣,方運現在的地位這麼高,卻願意花時間聽楊玉環說話,真會體貼人,以後夫妻兩人必然會琴瑟和鳴,無比恩愛。

吃完飯,方運道:「來,我教你識字。」

「嗯。」楊玉環更加歡喜。

教完楊玉環識字,方運則回到書房練字。

方運再度臨摹柳公權的,發現自己已經入門,而且第一境筆落有聲既然有成,就可以博採眾家之長,然後觸類旁通,讓書法境界更上一層樓。

「楷書四大體的顏體端莊、陽剛、渾厚,若是聖元大陸已有顏真卿,學習其楷書自然上佳,但聖元大陸無此人,我要是被人認為自創顏體就不妥了,詩詞可以有天才,但這書法中的精神卻不可能天生就有。趙體優美卻太近行書。既然我從柳體入門,而柳體又取歐體之長,那下一步可以學習歐陽詢的歐體,之後可再學顏體或趙體,等楷書行書都入門,可以再寫草書,哪怕有奮筆疾書,草書的書寫速度也仍然比楷書快。」

方運沒有立刻臨摹歐陽詢的字,而是先閱讀記憶歐陽詢的書法理論。包括等等,論書法教育,歐陽詢在楷書四大家中當為第一。

學習完歐陽詢的書法理論,方運發現似乎可以用來教學生,又默背一遍,開始臨摹歐陽詢即。

不一會兒,門房走進來,在門外道:「老爺,門外有幾個舉人來拜訪,都是名門之家。」

方運停筆。心中思索。

「踏足聖道本就應該爭分奪秒,若把時間花在與這些人交際上,那我前進的腳步會變慢。但是,哪怕再醉心聖道,也不能完全不顧人情世故。好比那些高等妖族,雖然智商不差,但性格、情商卻慘不忍睹,往往熱血沖腦不顧一切。」

方運思索片刻,問:「六月哪個文會最為著名?」

那門房是土生土長的玉海府人。又是軍方特別安排的童生老兵,立刻道:「六月沒有大節,所以沒有大的詩會,倒是七月初一的立秋文會和七月初七的七夕文會比較重要。而每年的七夕文會最為盛大,堪比端午。」

方運心想推得越久越好,於是道:「你就說我身體不適,近期不便見客或外出。不過我會參與七夕文會。與玉海府的文人共話牛郎織女。」

「是,老爺。」門房轉身離開。

方運分神片刻,繼續低頭練字。寫完一部分。他又開始讀眾聖經典,時時苦讀。

到了夜裡,方運感到疲憊,稍事休息,腦中慢慢回憶登書山的過程。

「琴棋書畫乃文人四友,我原本不想深學,但幻境中的考驗卻讓我知道,這些雖然不是聖道,但和詩詞一樣各有千秋。以前人族不重視詩詞,現在不得不重視,琴棋畫也是這個道理。再說我在幻境得到『文相』指點,對經義和策論已經了如指掌,現在需要的就是不斷作文積累經驗而已,能抽出時間學習作畫。」

「棋需對弈,最耗時間,琴和畫都可學。近期先從畫入手試試,若我天賦還可以,就畫一些,若是不行就算了。丹青分寫意和工筆,而在聖元大陸,工筆更能引動天地元氣,自然要學工筆。不過若是到了大儒,返璞歸真,會了『微言大義』,那麼也可融入寫意畫中。」

想到「微言大義」,方運不由得想起那「飛頁空舟」。

「大儒只要寫個『舟』字,就可讓一頁紙變成能飛在空中的舟,實在神乎其神。不過,微言大義雖強,但有缺陷,一是需要從大儒真文中提取,單獨書寫則需要強大力量的承載,因為那不僅僅是一個字,而是蘊含大儒的意念。不知道我何時才能使用微言大義,一字殺人,一文滅城。」

方運想起別人說過李文鷹手持大儒真文殺入長江場面,字字飛天,無比恐怖。他心中一動,想起奇書天地中就有一篇大儒真文,雖然是殘篇,但也必然有微言大義。

於是他閉上眼,心神進入奇書天地,立刻看到一頁金燦燦的殘篇浮現在面前,共有九十一個文字。

方運看著陶淵明的親筆之作,反覆誦讀,最後目光落在「便舍船,從口入」中的「船」字之上。

船比舟大,大儒寫個舟字就能載人而飛,要寫個「船」字更了不得。

方運盯著那個「船」字,試著用意念溝通,要把這個字提取出來,時間慢慢過去,兩刻鐘一過,大儒真文上的那個「船」突然輕輕一動,似乎要飛出紙面。

但是,方運的才氣如同決堤的江水,瘋狂湧入船字,不過一眨眼的時間,體內的兩條才氣耗盡。

方運大吃一驚,急忙停止提取真文,那船字立刻回到殘篇中,但似乎比別的字更加明亮。他急忙離開奇書天地,進入文宮,就見自己的兩條才氣已經耗盡,在文心的作用下正在慢慢恢復。

「只是才氣耗盡,沒有受傷,看來我的實力太低,諸如微言大義或者更高明的手段還是不要嘗試了。」

方運想繼續讀書,可才氣耗盡,精力不濟,不得不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一身書生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