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35章 備車!

第135章 備車!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沉默片刻,方運問:「左相對我什麼態度?」

「他主修雜家,為了目標,一切都可以改變,包括他雜家的身份。若是能成聖,他做牛做馬都沒問題。這就是他的聖道,無所不用其極。你只要親自登門拜訪,幫他獲得景國大權,成就一代權相,他馬上會親手毀了柳子誠和柳子智,因為,你比他們兩個人都有潛力。」

「自從得知他去年因一己私慾導致左軍幾乎全軍覆沒,我就永遠不可能跟他合作,那不是我的聖道。」方運沉聲道。

「所以,除非事關景國存亡或者人族危機,否則你們兩個永遠不可能聯手。」

方運不由自主想起幻境中遭遇的一切,笑了起來,只是眼中滿是寒意。

「事情說完,我便告辭。記住,你一定不要離開這裡,哪怕慶國人堵在門外叫罵,你也不能出去。」

「放心,我不會做蠢事。」方運道。

送走趙紅妝,方運往回走,奴奴卻跳到他懷裡,嚴肅地看著方運,右爪在半空中抓撓,好像在問:用不用我去對付壞人?

方運哈哈一笑,摸摸她的頭,問:「你還記得殺妖龜的事情吧?」

奴奴點點頭。

「你那天吐的血到底是怎麼回事?」

奴奴愣了一下,雙眼一片茫然,然後流露出疑惑之色。

「你又聽不到人族語言了?」方運笑著問。

奴奴立刻點頭,眼神無比耿直。

方運笑著揉著它可愛的小腦袋。它眯著眼開心地享受方運的撫摸。

方運留在家裡繼續讀書,第二天請來一位達到繪畫一境的文院講郎指導。同時每天拿出半個小時速讀瑤琴古箏和圍棋相關的知識,為以後打基礎。

書山的經歷讓方運更加深刻明白,聖道重要,但這些輔助聖道的力量同等重要。

接下來的幾天方運過的很平靜,雖然方大牛和門房偶爾欲言又止,但方運始終對一切不聞不問,真的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六月初十的傍晚。門外傳來喧鬧聲,方運聽到幾個熟悉的聲音,無奈一嘆,走出書房,向正門走去。

「各位實在抱歉,我們家老爺說了,概不見客。」

「我們都是他在州文院的同窗。你能不能進去通報一下。」

「各位老爺就不要為難我了,我們家老爺實在不能見客啊。」

方運道:「讓他們進來吧。」說完又是一聲輕嘆。

「方運!」眾人大聲歡呼,一起沖了進來,興奮地看著他。

有同在秀才班的李雲聰、寧志遠、陸宇等人,有別的秀才班的常萬緒,有勵山社的夜楓等人。還有英社的張如海等人,之前在州文院都認識。

「方運你太厲害了,現在大源府認識你的人個個揚眉吐氣,別提有多驕傲。有幾個人去青lóu,說是你的同窗。那些花娘一聽,當場就說銀子減半。」

方運白了陸宇一眼。道:「你就不能舉個好一點的例子?」

「嘿嘿……」眾人笑起來。

「你們怎麼突然一起來玉海府?」方運問。

所有人臉上的笑容消失。

「你真受傷了?」寧志遠關切的問。

方運看了一眼門外,道:「進屋說。」

二十多人浩浩蕩蕩進了正廳,可椅子只有十多張,方大牛等人急忙從其他房間搬來椅子,最後椅子不夠了,不得不去鄰居家借。

方運坐在主位,面色沉靜,環視情緒低沉的眾人,道:「這些天我一直在家裡,外面的事什麼都不知道,你們,是為了文斗來的吧?既然來了,說給我聽聽。」

眾人許久沒開口。

過了一會兒,張如海道:「不僅大源府的人來了,許多其他地方的人也來了,包括京城的一些人。不過,都輸了。」

正廳內的氣氛凝重無比。

「沒有一人取勝?」

「有平,有敗,無勝。」

方運知道景國不如慶國,但沒想到竟然這麼慘烈。

「我國的眾聖世家沒有人來?」

寧志遠譏笑道:「連豪門子弟都沒來。」

「唉,慚愧。慶國人這次太狠,秀才之間可比戰詩詞、可比才氣,但舉人之間只比文膽對撞。連續五個人文膽開裂、一個人文膽破碎後,再也沒有舉人敢出戰。」

在場的舉人唉聲嘆氣,文膽開裂本來就是大麻煩,要是破碎幾乎不可能重新凝聚。

「秀才怎麼樣?」

「死了一個,殘了三個,被戰詩殺死,其他無大礙。」李雲聰道。

方運緩緩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呼出。

「慶國人都說了什麼?」方運問。

眾人相互看了看,沒有開口。

「說吧,一定是針對我,我早有準備。」方運緩緩道。

夜楓道:「無非是罵你的話,不用我們說你也明白。」

「你們怎麼想?」

陸宇立刻道:「當然希望你別出來!他們就想毀了你!你……不能出去。」突然閉嘴,只有秀才班的人知道方運自創戰詩,別人都不知道,不能說出來。

秀才班的人立刻心領神會,沒有人開口,怕說漏嘴,但其他班的同窗不明白,好奇地看著陸宇。

見陸宇不說話,張如海道:「你無需多慮,除了少數沒長腦子的景國人,所有人都支持你,都知道這是慶國人的毒計。我們已經讓人散播說,你要是出戰輸了,對景國是損失;你要是贏了,證明你比傳說中的更天才,等於在告訴妖蠻要殺你。所以大多數人都支持你在家裡,不要中計。」

方運點點頭。道:「那些少數人,其實不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