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46章 四誇封爵 文人表率

第146章 四誇封爵 文人表率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走進屋內,楊玉環明知道雨水不會影響他,還是為他換上衣服,泡上熱茶。

「你坐,一起喝茶,賞雨。」方運道。

「嗯。」兩個人一起坐在客廳里,喝著茶,望著庭院里的夏雨,還有撒歡兒的小狐狸,說著貼心話。

雨水阻住了人們外出的腳步,但卻讓抓住機會的人更加親近。

「琴練得怎麼樣?」方運放下茶杯問。

「賴夫人一直誇我,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楊玉環嘴角泛著笑意,眼中隱隱有一抹自豪。

「你是我的玉環姐,必然不輸旁人。我對琴道也略知一二,等過幾日我寫出來,你照著學習。」方運不想浪費奇書天地里的書還有琴譜。

「那會耽誤你讀書,我去跟賴夫人學就是了。」楊玉環道。

「不礙事,不過幾個時辰的事。我在書鋪的時候買過一些絕版的琴譜,雖然沒有帶到玉海府,我都記得,到時候我默寫下來,讓你彈。」

「嗯。」楊玉環心中歡喜,為方運彈琴的念頭更加堅定。

兩人正說著,發現院子里的奴奴突然停下來,在絲絲雨線中,望著正門。

「或許有人來了。」楊玉環起身。

果不其然,立刻有人敲門,門房去開門,就見許多人站在門外,其中一人是之前在酒席上見過的董知府,那董知府眼中有喜有憂,十分奇怪。

其他人穿著打扮方運看著極為眼熟,這些人和那日太后冊封楊玉環為八等誥命安人的時候一樣。

方運不想讓楊玉環淋雨,讓她留在客廳,自己快步走到門口,認真道:「學生方運見過董大人。」

董知府微笑道:「以後你見我就不用自稱學生了。」

董知府身後的人立刻彎腰行禮,大聲道:「恭喜方爵爺,賀喜方爵爺。」

方運猜到這些人來的目的。微笑道:「正下雨,有什麼事屋裡說。來,都進來。」

眾人見方運這麼客氣,謝過後隨方運一起進入客廳,放下雨傘,抖著衣服上的雨水。

很快,董知府從防水的布包里拿出一卷明黃色的綉龍布卷。

哪怕方運和楊玉環等人都是第一次見,也立刻聯想到這就是聖旨。

楊玉環是八品誥命安人,半跪在地接旨,而其他沒有文位的都只能全跪。方運連跪都不用跪,微微彎腰。

「奉天承運,國君詔曰:方運以秀才之身,書《陋室銘》輔聖殺逆種,盪龍舟而壯國威,上書山得第一秀,更於兩國文斗中大放異彩,連勝慶國諸生,實乃國之棟樑、學子楷模、書生典範、文人表率。特封六品縣伯。蔭一子為鄉男。」

不要說周圍的文人,連讀聖旨的董知府都愣了,他之前雖然知道要封方運六品縣伯,可因為律法並沒有看過聖旨原文。那十六個字「國之棟樑、學子楷模、書生典範、文人表率」是四誇,太驚人了。

方運也有些發愣,他知道聖旨誇讚臣子的次數、層次都是有嚴格限制的,兩誇已經是難得。三誇都是針對一二品的大員,要是四誇,那絕對意義非凡。因為最高級別的也只是五誇,是重臣死後才有的待遇,活著的臣民不可能立下五誇的大功。

這次四誇不僅在次數上極多,層次也極高,因為「文人表率」已經是極限,再上一步就是「天下表率」,國君沒資格這麼說,只有先得到聖院的肯定才能這麼稱讚。

「天下表率」是半聖之下最高的榮譽,至於「百代表率」是半聖亞聖的待遇,而「萬世師表」「萬世表率」只能誇孔子一人。

方運聽到自己被誇讚為「文人表率」,著實愣了一下,但聽到最後,卻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誇一個六品縣伯為文人表率,這簡直是在侮辱這四個字,因為起碼是大學士才可能得到文人表率的稱讚。

六品縣伯在景國就相當於六品官,因為沒有世襲,不能傳給後代,這個冊封實在太小氣。

「左相好手段啊!」方運心中無比清楚,因為六品縣伯還沒有私兵權,可一旦成為五品的州伯,就和進士一樣,可獲得四個私兵的名額,人族或妖蠻不限,用處極大。這「文人表率」極可能是太后力爭的結果,而六品縣伯也是左相的底線。

但是,從整體來說這個賞賜還是超格,因為連李文鷹和左相都沒得過文人表率的贊語,要是讓讀書人在文人表率和六品縣伯之間選擇,所有人都會選擇「文人表率」。

在聖元大陸,聖旨不僅僅是文字,還擁有一國的國運力量!

「文人表率」這四個字一旦宣布,會形成強大的力量,這就是「金口玉言」。

有了這「文人表率」,以後景國讀書人就不能用任何方式攻擊方運的品德。

從此以後,景國人可批判他的詩詞文章,但在沒有絕對證據的情況下,誰要是知道他是文人表率還敢說他品德有問題,會立刻遭到景國國運的鎮壓,輕則奪走官位,重則直接定為罪人。

文人表率最可怕的地方在於「一言定罪」,凡是官位或文位比方運低的人,只要犯錯,方運就可以斥責,讓那人被國運壓制,從而被景國朝廷關注,除非有身負國運的高官力挺,否則必然會被嚴查,可若是發現罪證方運再斥責,哪怕國君都不能將其免罪,可見這封號的厲害之處。

文人表率的聖旨贊語可以說是各國文人所能追求的最高榮譽,因為再之上幾乎不可能得到。

方運猜到,這是太后對他的一種保護,左相絕不可能同意,這必然是太后力爭的結果。

方運以前原本還對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