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48章 兵書成

第148章 兵書成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一路上,方運不斷思考,很快想通為什麼才氣演武要這麼久。

「兵家其實首重智之聖道,其次是勇之聖道。我消耗了那麼多才氣和時間,而且是站在大量的兵法和歷史之上來完成瞞天過海,只能說才智足夠。但是,真正的智之聖道不僅要考驗已知的,還要考驗未知的、突發的情況,只有過了現在的考驗,才能算才智超群,才有資格讓自己的兵書獲得智之聖道!」

「《孫子兵法》中有一句話『雜於害而患可解也』,意思是說要在有利的條件下考慮不利的因素。我利用瞞天過海把不利條件轉化為有利,但這有利之中隱藏著不利,我必須要將其化解,否則這本兵書根本沒有資格獲得智之聖道的力量。」

方運慢慢思索,不多時,找來四個在他看來有勇有謀又相對忠誠的將校,低聲吩咐,四個人得令後陸續離開。

後無追兵,景*人的情緒得到放鬆,但因為早上沒吃飽,到了中午時分,隊伍走的越來越慢。不過方運以後有追兵為理由讓他們繼續前進,同時讓他們把重甲等東西放到甲牛車上,甲牛可比人更能忍耐。

士兵一路上不斷抱怨,但都能忍得住。

到了晚上必須要休息,若是連夜行軍,在飢餓和疲憊雙重壓力下,隊伍必然會崩潰。

景軍安營紮寨,不多時,到了吃飯的時間。

飢腸轆轆的士兵排成十多個長隊,捧著碗打飯。

第一支隊伍最前面的士兵無比高大,沒有人敢跟他搶第一,他把自己的碗遞向伙夫。

伙夫用湯勺舀了一勺稀粥,放入那個士兵的碗里。

湯水清澈,一層薄薄的黃米沉在碗底。

那士兵一看,大怒道:「沒有菜沒有肉就算了,這是什麼粥?明明是米湯!你們這群運糧的,沒一個好東西!再給我打一勺!」

那伙夫哭喪著臉道:「真的沒糧了。俞大人說今天只能吃這些,明天再熬一天,就有新的軍糧送到,大家千萬不要著急。」

「放你娘的屁!誰不知道俞營校從心頭黑到腚溝?老子一天沒吃飯。就讓我們喝米湯?老子不服!兄弟們,你們評評理,這個兵還能不能當了!」

「我們要粥飯,不要米湯!」

「不要米湯!」

高大士兵的話如同點燃了爆竹,餓了一天的士兵憤怒了,許多士兵甚至拿出武器,圍住伙夫。

這些伙夫大呼冤枉,而且每個人都刻意說俞營校如何,反覆提到這個名字,很快一部分士兵厭煩了這個人。最後幾乎所有士兵都開始厭惡俞營校。

就在所有人大鬧的時候,兩個人抬著抬椅出現,方運坐在抬椅上,手裡拿著碗,一言不發。

鼓噪的士兵一開始還要方運給個答覆。不斷起鬨,但方運一言不發,默默地把自己的碗遞到伙夫前,打了一碗和其他人一模一樣的稀粥,當著眾人的面喝光稀粥,然後面向眾人,把碗倒扣。

一滴清澈的米湯落地。滾入泥土。

大多數士兵都閉上嘴,繼續排隊,但少數人仍然不滿。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接到方運命令的四個將軍帶著一隊士兵前來,並且押著那個負責糧草的俞營校,旁邊有一人捧著一鍋香噴噴的米飯。還有人捧著一鍋煮好的腌肉。

俞營校被五花大綁,嘴被破布堵住,嘴角還有一絲油跡,似乎剛剛吃過腌肉。

所有士兵瞬間猜到一個可能,都紅了眼。憤怒地盯著俞營校,一股衝天的怨氣在軍營上空凝聚。

一位將軍大聲道:「啟稟方將軍,卑職在巡察的時候,聞到一股肉香味和米飯香。卑職十分好奇,連大人重傷在身也只能喝一碗稀粥,怎麼還有人有肉和米飯吃?於是卑職聞著味尋找,看到俞營校的營帳里竟然有許多米面和腌肉,正在一個人偷偷吃!卑職怒不可遏,立刻讓人綁了來,人證物證俱在,請大人發落!」

「嗚嗚嗚……」五花大綁的俞營校拚命掙扎,嗚嗚亂叫,但沒人能聽懂他要說什麼。

士兵們再也忍不住,紛紛開罵,許多士兵甚至走過去往俞營校臉上吐痰。

等士兵們罵夠了,方運一抬手臂,讓眾人閉嘴,然後嚴厲地道:「值此危難之際,全軍上下一起受苦,俞營校卻一人大魚大肉,可恥!可恨!之前的軍糧明明足夠我們再吃五天,可現在竟然不夠,一定是你這個蛀蟲貪墨了糧草!此等卑劣之徒決不姑息,來人,推出大營,斬立決!」

「是!」一部分將校士兵押著俞營校走出軍營,在眾人的注視下,劊子手一刀斬下,鮮血衝天,俞營校的頭顱咕嚕嚕滾落在地。

士兵心中的怨氣消散了大半。

方運大聲道:「俞營校一定還藏了軍糧,我命令,今日的稀粥一人兩勺,並把腌肉剁碎熬湯,人人一碗肉湯!」

「謝方將軍!」

「將軍仁義無雙!」

「將軍高義!」

所有的士兵大聲呼喊,感恩戴德,以為是方運讓他們多吃了飯。

但是沒人知道,今天晚上的伙食原本定的就是每人兩勺稀粥和一碗肉湯,只不過方運下令先只給一勺稀粥不給肉湯。

明明是同樣多的食物,可方運若是正常給,夜晚極可能引發嘩變,但用這種方式給,不僅宣洩了他們的怒氣,還讓他們以為得到更多,整支軍隊的士氣不僅不會受損,甚至會因此擁有強大的凝聚力,就算是蠻族在這時候偷襲,也能保證不敗。

方運向士兵輕輕點頭,正要離開,一股熱流傳遍全身,他不由自主眨了一下眼睛,眼前的軍營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