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50章 聖墟由來

第150章 聖墟由來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董大人,別客氣了,我坐下首位就行。」方運道。

「不行!你不坐上首,我們所有人都不坐!這次宴會,慶祝我是其次,主要是為了感謝你。」馮院君說著,把方運推向主座。

方運實在推辭不過,只能坐在主座,李文鷹坐在他一旁,馮院君在另一側。

坐下之後,李文鷹又恢復了往日的嚴肅,很少說話,而馮院君則十分高興,說個不停。

「在去悟道河之前,我就堅信悟道河不凡,在親眼看到後,我立刻被這靜靜的河流吸引,明明毫不起眼,卻有一種神秘的力量牢牢吸引著我。我找了一處寂靜的地方,讓私兵看守,不吃不喝一坐就是三天。」

「我一開始十分平靜,心中一片清明,但卻毫無所得,不免有少許心中浮躁,越來越不耐煩。到了第二天,我突然想起方運的《陋室銘》,於是就把他的所有詩詞在心中默背。不知為何,我那時候的心態竟然如同背誦眾聖經典一樣,反反覆復默背,最後不由自主大聲誦讀。」

「第三天,我便心平氣和,慢慢回憶自己的一生,在回憶到方運寫下『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一片碧綠的蓮葉海洋,同時看到一朵荷花在中間冉冉升起,與太陽相互輝映,於是我便發現我的文膽得到洗鍊,一境大成!」

馮院君說完,意味深長地看向方運。

其餘人也一起看向方運,眾人都清楚,馮院君不可能有這麼高的天賦,除了因為方運的詩詞和悟道河,絕無別的可能。

「我認為,還是馮院君的學問紮實、才氣凝練、文膽穩固,所以才水到渠成,在這個時候有所突破。跟我的詩詞沒有絲毫的關係。」方運道。

董知府卻道:「方半相你前面說的沒錯,馮大人自然是有深厚的基礎,但你的詩詞和悟道河,就可能是那一點靈光。點醒了他。在很多時候,數年苦讀不如區區幾字的指點。這一點,李大人的經歷最有說服力。」

李文鷹點了點頭。

方運頓時啞口無言,李文鷹小時候其實很普通,甚至年近二十也沒考上童生,但後來遇到一位很普通的老者,隨便說了幾句人生經驗,恰恰說到李文鷹的心坎上,讓李文鷹茅塞頓開,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馮院君向方運舉起酒杯。無比真誠地道:「這第一杯,敬方運,敬他大公無私,捨得把悟道河說出來,甚至還多次在我面前提起。暗示我前去!此等心胸如海洋一樣寬闊的人,將來的地位必然在那星空之上!方運,我敬你一杯!」

方運完全沒得選擇,心想希望以後可別有人再在悟道河悟道,然後舉起酒杯,跟馮院君乾杯。

馮院君今日極為健談,酒宴的氣氛非常活躍。方運則格外沉默,但其他人看在眼裡,不斷點頭稱讚。

「你們看看,他明明有指點他人突破的能力,明明是本次宴會的中心,可一點都不居功。反而說全是馮院君自己的努力,這種年輕文人誰不喜歡?這種人不是文人表率,誰有資格當?」

「的確如此!別看我比他大三十歲,我要是坐在他的那個位置,骨頭都能笑酥了。」

「以前我認為方運只有大儒之資。現在我確信,不出意外他必成半聖!十年之後,他必然會成為下一代的四大才子!」

「對!方運有如此沉靜之心,十年內必成大學士,二十年內必成大儒,五十年內必成半聖!和馮院君說的一樣,地位在那星空之上。」

方運時不時在心中暗嘆,這些人的想像力太豐富了,也太能胡扯了。

過了一刻鐘,李文鷹低聲問:「你在聖院有親友?」

方運愣了一下,想不通李文鷹為什麼這麼問,於是道:「沒有。」

兩個人的說話聲很低,可所有人不由自主閉上嘴,畢竟這兩個人一個是實打實的江州第一人,一個是當之無愧的十國第一秀才,如同兩大巨頭在這裡,沒有人捨得也沒有人敢在兩個人對話的時候說別的。

李文鷹沒有在乎別人的反應,道:「那就怪了,東聖閣的人說,今年聖墟的名額指定你一個,不佔景國的名額,佔半聖世家的名額。」

「怎麼會這樣?」方運一聽到佔半聖世家的名額,感到不妙。

李文鷹道:「我與東聖閣的人不熟,所以猜不透其中奧妙。」

馮院君卻愣住了,隨後道:「我成為進士後,曾在東聖閣中任職半年。」

「那你說說是怎麼回事,好讓他有個準備。」董知府立刻道。

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馮院君,生怕堂堂東聖閣的人針對方運。

馮院君道:「這要先說我聽過的一件事。當年四大才子之首的史君因為犯了一點小錯,被東聖閣的人故意貶到極西之地,去沙漠中與沙蠻作戰。可史君太優秀了,不僅沒有損失,根基越來越穩固。然後獲得一個獎勵,似乎也是從半聖世家手裡奪過來的,於是一些半聖世家弟子就不高興了。」

李文鷹點了一下頭,似是在說有這事。

馮院君繼續道:「大多數半聖世家的子弟都旁觀,只有少數人出手,而其中大都是為了驗證史君的實力,發現史君有拿那個獎勵的資格,就中途停止,或者認輸或者讚揚史君。但是,有幾個人不服氣,連續找史君的麻煩。史君一直堅持不屈服,一個月後,那幾個找他麻煩的弟子,全都被發配到兩界山,再也沒有回來。」

方運立刻道:「我明白了。馮大人的意思是說,這是東聖閣磨礪人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