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52章 名勝悟道河

第152章 名勝悟道河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大源柳家,柳子誠書房。

從見到這八品官員開始,柳子誠的手就一直在抖,進了書房仍然在抖。

「你可知曹魏為何被司馬家篡奪?」

「曹植才高八斗,有半聖之資,曹丕生怕曹植成大儒威脅他的皇位,於是命令曹植前去滅妖,致使曹植死於妖族之手,後半聖一言誅殺曹丕。自此曹家大勢已去,數十年後被司馬家奪得江山。」柳子誠老老實實道。

「方運之才,已超同齡曹植。你連番加害,他今日妄圖查清,聖院刑殿必然插手。一旦確定你有罪,左相只會名譽受損,但你兄長柳子智和一族必然受到牽連,再無科舉的可能。」

「那是他成名前的事!他這是在報復我!」

「他若兩次殺你,你當如何?」

柳子誠沉默不語。

那八品官員緩緩從袖子里抽出一條白綾,扔到柳子誠腳下。

「你寫好遺書,承認一切罪行,向他道歉,一人做事一人當,望他放過柳家其他人。」

「我……」柳子誠現在不僅手臂在抖,連兩條腿也在輕輕顫抖。

「你是自己死,還是要拖累柳家幾十口一起死?」

「可是……左相大人他真的不能救我嗎?」柳子誠問。

「他若能救你,我就不會來了。」那人平靜地道。

「若我不想死呢?」柳子誠心虛地問。

那人看了看窗外,道:「我只給你半個時辰。」

柳子誠突然慘然一笑,道:「當然,我不死,你也會殺了我。我只是不甘心!他明明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寒門子弟。憑什麼幾日不見什麼都會了!他極可能是妖族潛伏到我人族的孽種!他必然會危害人族。」

那人冷冷一笑,道:「那日文院前,史君親自與他對話,說在聖院等著他,你還猜不透嗎?」

柳子誠愣住了。驚訝地道:「史君是南……那位的弟子,而那位遊戲人間,你是在說,方運實則是那位之徒?」

「你知道就好。他掌管的那件文寶,你心裡也清楚,方運為什麼能在短時間有如此成就。一切也說得通了。那位引領當代史家,你竟然敢連番害方運性命和文名,一旦逼得那位開口,不要說你兄長,連左相也地位不保。」

柳子誠呆了許久,目光暗淡。緩緩道:「既然有那位教導,那我便死了這條心,你務必轉告我兄長,若有機會,親自找方運負荊請罪,化解兩家之仇!怪不得那位看重他,其實。我已經服了,已經悔了,只是……只是不甘心罷了。」

「我說,我寫。」

「是。」柳子誠用顫抖的左手抓緊顫抖的右前臂,然後右手握筆。

「我說什麼,你寫什麼,開始。一切錯在我,與柳家其餘人無關……」

不多時,柳子誠寫完最後一個字,把筆扔在地上。跌跌撞撞拿起白綾,手抖得更厲害。

那人拿過椅子,奪過白綾,然後把白綾擲過房梁繫緊。

柳子誠雙腿抖得更厲害,眼淚不由自主流了出來。一邊哭一邊喃喃自語。

「我好後悔啊,我害誰不好,非得害半聖弟子,非得害方運!我怎麼那麼傻,怎麼那麼蠢……」柳子誠嘮嘮叨叨踩上椅子,雙手抓著白綾,緩緩把脖子送入白綾套子中。

「我怎麼就那麼蠢……」柳子誠完全變了一個樣子,再也不像是那個名門的公子哥,而是如同一個怨婦。

那個八品官員突然踢走椅子,柳子誠的身體懸空,驚慌失措,手臂亂抓,兩腿亂踢,最後卻突然不掙扎了,靜靜地吊在白綾套中等死,同時看著那人,像是要說什麼。

眼看柳子誠就要斷氣,那人陰冷地一笑,道:「你兄長不知今日之事,我也不會阻止你兄長為你報仇。」

「唔……」柳子誠眼中迸發出無盡的恨意,然後氣絕身亡。

「哼,你們大源柳家讓左相背了污名,自然要自己去洗凈!」

第二日一早,方運正在讀書,書房的六品縣伯官印突然形成奇異的波動擴散。

「有鴻雁傳書?」方運走過去,伸手握住官印,就見一隻文字鴻雁飛出,最後在方運面前解體,鋪成一篇黑色的文字懸浮在空中。

方運神色不變,慢慢看完全文。

這是大源府的孫知府發來的傳書,詳細說明了柳子誠的死亡情況,最後讓方運警惕。

方運一揮手,文字消失不見,隨後扭頭看向窗外。

「不愧是左相,這一招先發制人用得很好。不過,我方運不怕背負逼死柳子誠的罵名,倒是柳山逼死柳家人,卻是會讓他手下警惕。堂堂一國左相絕不會如此大意,接下來必然還有後招。可惜我縱然是文人表率,也無法奈何百官之首,但等我成為進士入朝堂的那一天,就是你柳山日薄西山之時。」

「柳山,你不是把我現在的功勞轉成文功么?那你繼續,我也會繼續立功。我只是很好奇,第一次官袍加身的時候,我到底會是幾品!」

方運心裡略一盤算,若是能考中進士,至少會在學宮得一個八品的編修或學宮講郎的職位。加上現在積累的文功已經可以升三級,從七品、正七品直到從六品,已經超過一縣縣令。

「而狀元更是一步到七品,品級更高!進士試分貢試和殿試兩場。不過十國的殿試十分不同,不是國君在金鑾殿里殿試,而是半聖坐鎮眾聖殿親自考核和評判,最後由半聖確定各國進士的排名。那殿試的考試內容,更是不同尋常。」

「多虧了書山幻境,舉人和進士考的詩詞、經義與策論已經不在話下,接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