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59章 百人之師

第159章 百人之師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人族小兒,壞我大事!」

方運扭頭看去,就見虛樓珠緩緩飄向蛟王的口中,海市蜃樓開始震動。

「快跑出來!」方運大聲喊。

許多士兵拚命逃出出口,但有少數人被江妖攔住,白色龍氣卷過,和江妖一起被殺死。

蛟王吞下虛樓珠,狠狠一瞪方運等人所在的位置,海中升起一隻海水巨爪,疾飛而來,那巨爪長達三十丈,有大半個校場那麼大,一旦落下足以把所有人活活拍成肉泥。

「畜生!安敢偷襲玉海府!」

一聲大喝傳來,幾乎所有士兵都被這聲音嚇到,竟然有人敢罵蛟王是畜生?

一把環繞著條條血絲的白光古劍突然飛來,輕易擊潰那海水巨爪,同時直飛向蛟王。

在白光古劍飛到海水上空的時候,下面的海水竟然自動分開,彷彿怕了這把古劍。

大儒之下唇槍舌劍最強境界,一劍分海。

「李文鷹!」蛟王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憤恨以及一絲驚恐。

青衣大學士李文鷹踏白雲而來。

「真文起!」李文鷹的聲音再度傳出。

此刻明明是夜晚,可玉海港上空突然升起一輪小太陽,把港口附近照得猶如白晝。

一陣宏大的聲音響起,似是那大儒真文上的文字,隨後所有妖族突然頭暈目眩,被那餘音繞梁的聲音震得失去平衡。

方運見遠處的李文鷹張嘴說了什麼,然後天空中的大儒真文突然一動,一股可怕的氣息向四面八方席捲,飛沙走石。

人族卻沒有受一絲一毫的影響,但所有妖族的頭顱一個接一個爆開。

妖兵、妖將和妖帥毫無反抗之力,瞬間死亡,那幾頭相當於翰林的妖侯全身冒血,瘋狂跳入海中逃跑。

方運附近的江妖盡數死亡,兩百多士兵還剩一百六十餘人。

「我們贏了!」

「李大人來了!」

眾多士兵歡呼起來。

蛟王身前的那片龍鱗的氣息還在大儒真文之上。形成無形的力量保護它,哪怕是李文鷹的瀝血古劍也無法突破龍鱗的防護力量。

蛟王伸出比一個人還大的爪子指著方運吼道:「李文鷹,把他交給我,我保長江水妖三年不上景國的岸!」

李文鷹看了方運一眼。露出詫異之色,不懂方運怎麼把蛟王氣成這樣,方運不過就是一個秀才,而這青江蛟王的實力相當於人族大學士。

「滾!」舌綻春雷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傳播,李文鷹越來越近。

蛟王自知不是李文鷹的敵手,怒視方運,問:「人族小兒,你叫什麼,敢不敢說!」

方運看著一身青黑鱗片的蛟王,重點看了看它那一口比刀劍還鋒利的尖牙。遲疑片刻,認真說道:「我叫張破岳。」

李文鷹身體一晃,差點從平步青雲上掉下去。

方運周圍的士兵個個哭笑不得。

蛟王愣了片刻,怒吼道:「我見過張破岳那個卑鄙人族!沒想到你和他一樣卑鄙!」

方運一撇嘴,道:「我寧可讓人說我卑鄙。也不能讓人當我是白痴。蛟王,你覺得你卑鄙好,還是當白痴好。」

妖族裡很少有能言善辯的,蛟王被方運說得無言以對,既不能說自己卑鄙,也不能說自己白痴。

眼見李文鷹更近,蛟王不甘心地問:「你為何能看破海市蜃樓?虛樓珠里的龍氣怎麼會少了?」

方運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蛟王。好像在說:我連名字都不說,怎麼可能會說這些。

蛟王突然輕輕動了動鼻子,巨大的龍眼閃過一抹白光,定睛看向方運。

蛟王的雙眼迅速變得血紅一片。

數十里內烏雲滾滾,狂風大作,海浪翻騰。

「你吃了我兒的龍珠!我要殺了你!」蛟王不顧一切衝過來。但李文鷹已經飛過方運,大儒真文形成的力量擋住蛟王。

漫天烏雲和狂風被大儒真文的力量衝散。

眾多士兵驚訝地看著方運,他們的眼神里除了羨慕還有驚恐,竟然敢吃龍珠,這得多大的膽子啊。以後蛟龍一族肯定和他不死不休。

方運的表情出奇地平靜,雙目出奇地明亮,緩慢而堅定地道:「你兒子吃了我同窗,我吃你龜兒子一顆偽龍珠不算什麼。要是有機會,我還會吃你的龍珠!」

「說得好!」李文鷹誇讚一聲,就見他身邊浮現一支筆和一張紙,那支筆在「神來之筆」的作用下,自動書寫戰詩,而李文鷹自己也在口誦防護戰詩。

蛟王下意識看了一眼身上一處地方,那裡的傷口剛癒合不久,而且是李文鷹的傑作。

它身前的蛟聖龍鱗雖然強大,但跟大儒真文拼了那麼久,力量快要耗盡,現在正靠它的氣血維持,一旦李文鷹的《風雨劍詩》完成,它只能被動承受漫天水劍攻擊,毫無還手之力。

蛟王立刻逃跑,同時回頭大喊:「人族小兒,我一定會殺了你!我已經記住你的氣息,以後別讓我碰到你!」

「我也已經記住你,以後有機會,我會殺了你,祭奠陣亡的戰友!」方運的語氣依舊很平靜,但每一個字都充滿力量。

蛟王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了方運最後一眼,帶著深深的不甘心和恥辱潛入海中,它無法容忍自己的復仇大計竟然被一個小秀才破壞,而且還是吃了自己龍子偽龍珠的人。

方運轉過身,前面是原本是海市蜃樓的出口,那裡躺著許多魚妖的屍體,還有一些士兵的遺體。

濃烈的血腥味在空氣中飄蕩。

「戰友走好。」方運低著頭,向那些幫助自己衝出重圍的士兵行軍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