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64章 止澇文會

第164章 止澇文會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一邊聽一邊仔細觀察,楊玉環的指法,越看越覺得她有天賦。

琴道不易,右手指法或組合有托、抹、挑、勾、剔、打等等三十多種,而左手有跪、撞、帶起、推出、同聲、喚、進復等等三十多種,可以說無比複雜。

方運曾在江州文院學過琴道,甚至也曾記住許多琴道書籍,也只能算是會彈會賞析,可要練到楊玉環這個境界也需要花費很久的時間。

方運很快發現楊玉環指法的缺陷,太柔,該用力的地方力道不足,看來這跟性情有關。要是楊玉環有才氣,以琴道殺敵的話很一般,但正是因為她在這方面有缺陷,在另一方面的天賦卻達到恐怖的程度,楊玉環若以琴音輔助而非直接殺敵,甚至用來合音,效果極可能是普通琴師的數倍。

一曲悲涼的《秋風調》彈完,楊玉環眼圈發紅,用衣袖擦了擦眼角,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

方運輕嘆道:「玉環姐,真沒想到你在琴道上有如此造詣。最多一年你就可能進入琴道第一境『聲情並茂』。若你能進入第二境『劍膽琴心』,哪怕沒有才氣,也有定神撫慰之能,可以擊潰部分惑亂心神的妖術。」

楊玉環喜滋滋地道:「我只想練好琴曲給你聽,不想那麼多。不過賴夫人一直誇我,說最多再過幾個月,我的琴藝就比她好了。」

「既然這樣,那我今日就寫幾首曲譜,等你徹底練熟了,便可提前進入琴道一境。對了,名曲《高山流水》你學過吧?」

「嗯。學過,《流水》我彈的不錯,但《高山》一直不得要領。」

方運點點頭,道:「我原本想聽聽你彈這兩曲然後判斷,可你既然這麼說了。那我所猜得不錯。那《高山》巍峨挺拔,偉岸雄奇,的確不適合你。《流水》雖然有江河之浩蕩,氣勢也很大,但大江大河由細水匯聚,你完全可以逐漸掌握其意。以後你發現你彈不好的曲子。就不要學了,重點學你能彈好的。琴聖俞伯牙的《高山》和《流水》乃是戰曲,你只要練好《流水》便可受益無窮。」

「嗯。我聽你的。」楊玉環也不多問為什麼。

「《廣陵散》你有什麼感覺?」方運問。

楊玉環思索片刻,道:「《廣陵散》雖非大儒嵇康所作,但被他稍加更改後,成為當世第一戰曲。可惜。我一聽就覺得不適合自己,《廣陵散》原名叫《聶政刺韓王》,曲意是四大刺客之一的聶政刺殺的經過。我倒是覺得小運你適合這種戰曲。我這幾天就在想,以後你要學琴殺敵,我可以彈瑟助你,而彈瑟相助不需要才氣。」

方運卻愣住了,楊玉環這個意見極妙。

琴為主。瑟為輔,琴瑟和鳴,則可彈奏賦聖司馬相如和卓文君聯手合創的名曲《鳳求凰》。

當年司馬相如和妻子卓文君夫婦去沙漠遊玩,遭到兩尊蠻族半聖圍攻,當時兩人只是琴道四境,而司馬相如封聖不久,卓文君則毫無才氣,但兩人琴瑟和鳴,合奏《鳳求凰》,引動天火鳳凰焚燒千里。滅十萬蠻族,殺一蠻族半聖,舉世震驚。

方運隨後搖搖頭,《鳳求凰》本是傳天下的辭賦,而名曲《鳳求凰》若要引動鳳凰。除了要有人相助之外,還必須有傳說中的「一心二用」文心。

司馬相如夫婦當年之所以能引動天火鳳凰,就是因為司馬相如可以一心二用,在彈琴的同時,以神來之筆書寫《鳳求凰》辭賦,從而讓《鳳求凰》的威力提升到極致。

正是因為《鳳求凰》很難實現,所以後世再無人能彈奏,第一戰曲之名反而成了《廣陵散》。

方運道:「我還未決定是否精研琴道,你可不要為了我荒廢你的瑤琴天賦。」

楊玉環微微一笑,道:「我學琴,是給你聽,而瑟不僅可以讓你聽,還能助你琴道,我一定要學!從今往後,我學瑟為主,學琴為輔。」

方運看著楊玉環堅定的眼神,心中湧起陣陣暖意,點頭道:「那好,以後你我夫婦琴瑟和鳴,或許能再現《鳳求凰》的聖跡,甚至能創出更強大的戰曲。」

「嗯。」楊玉環低下頭,面頰緋紅。

方運說過七夕當日會出關參與七夕文會,午飯剛過,一些友人前來拜訪,其中文膽被慶國人破碎的錢泊尚也前來。

沒有人提起青江蛟王的事情,生怕方運有壓力,都只談止澇文會和七夕詞會。

下午三時,眾人坐著馬車離開方運家,前往南副城的城牆。

方運和十多個文人下了馬車,來到南副城的城門下,仰頭望去,城牆正上方有一座城樓,正是文會舉辦的地點。

這裡的城牆為了對抗強大的妖族和豪族,寬達十餘丈,不然根本禁不起妖術的衝擊,城樓也十分恢宏,比許多酒樓的面積更大。

一行人一起攀登樓梯上了城牆,沒有立刻進城樓,而是望向城牆外那奇異的景色。

城牆上口無比晴朗,甚至有陽光灑落,但就在一里之外,烏雲密布,電閃雷鳴,大雨傾盆,完全不透明的水幕遮擋了所有人的視線,一片白蒙蒙,根本看不到遠處的景物。

方運向四面八方望去,盡頭都是白茫茫的瓢潑大雨,因為雨太大,他甚至有了一種錯覺,那雨水是海水,整座玉海城實際在海底,完全被海水包圍。

那雨水不是落,而是像億萬桶水一起地往下倒,堪稱奇景。

其餘人也被這奇景震撼,在這可怕的大雨面前,每個人都感到自己虛弱無力。

方運低聲問:「龍族強到這種程度?」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