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73章 四大聖琴

第173章 四大聖琴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想起書上各種記載,不得不承認龍族是天生的王者,不僅掌控整個世界的水系,還能用各種強大的龍族妖術,人族除了孔聖在的時候能壓製得龍族,其他時候的最強力量都比龍族弱一些。

馮院君低聲道:「有的事外人不知道,但我們這個層次的幾乎人盡皆知。當年千年條約剛結束,妖蠻眾聖直入兩界山,眼看人族眾聖不敵,四海龍聖齊出手,把妖聖打退。所以龍族有時候霸道一些也無妨,只要不是太過分,我們都可以忍讓。」

「哦,原來傳言是真的。」方運道,這種事一直有傳言,但卻從來沒有記載。

「從那以後,眾聖才加速提高戰詩詞地位,而琴棋畫也得到重視,畢竟大道雖強,能有幾人可得?」

方運道:「說到琴棋書畫,我主修書法,輔修畫和琴,棋道因為需要常有人對弈,我暫時還不想學。書畫一家,有筆墨紙硯即可。但琴卻需要買好的,引龍閣應該有吧?」

「若是買普通琴,自然隨處可去,但要是買文寶琴,今日最好去引龍閣。四大聖琴你可知道?」

「當然,聖琴『號鍾』,最後被琴聖伯牙所得;聖琴『繞樑』據說已經被毀;賦聖司馬相如的聖琴『綠綺』人盡皆知,他就是用這琴彈奏了鳳求凰求得卓文君,而後兩人在與蠻聖一戰中喚出鳳凰,使得卓文君的那架瑟獲得鳳凰的力量,名為『鳴凰』。至於第四架聖琴,就是蔡文姬之父蔡邕的『焦尾』,同樣名傳天下。」

馮院君道:「那繞樑沒毀,就在龍宮中!」

「這樣啊。據說聖琴號鍾在聖院里,千年無人能彈?」

馮院君點頭道:「那是琴聖之物,琴道入第四境才勉強能彈。而且號鍾之聲奇特,明明弦動有鐘聲激蕩,號角長鳴。曾被孔聖親口稱之為『天下第一殺琴』『有琴聖之魂』。除非此琴認主,否則兩界山不破,無人能動。那號鍾常年置放於琴殿,據說單純的威能已近亞聖文寶。若是能有人能彈奏戰曲,哪怕只是大學士,也能一曲破滅十州。」

「其餘兩架聖琴呢?」

「綠綺在司馬家中供奉,與之配對的『鳴凰』卻消失不見,而司馬家對這件事一直諱莫如深,一直無人知曉緣由。至於蔡邕大儒的焦尾,本來是大儒文寶,後由其女蔡文姬作《胡笳十八拍》相應,再加上得半聖滋養,成為聖琴。一直不斷易手。這四大聖琴難得,但名琴你有機會得到,諸如『春雷』『九霄』等等。」

「你說的名琴,起碼也是大學士文寶,甚至是大儒文寶吧?我的兩根龍角。恐怕也只能換一件翰林文寶。畢竟翰林文寶一旦煉成,那個翰林就才氣全無。」方運道。

「一根龍角就差不多能換一件翰林文寶。因為那清江蛟王是聖族血脈。你看那普通的蛟龍,要麼沒角,要麼只有獨角,但聖族蛟龍不同。四海龍族的龍子龍孫不少,但真正稱得上真龍的一共也只有幾十條,斬它們的龍角磨礪唇槍舌劍?那是痴心妄想!所以聖族蛟龍的龍角非常珍貴。一支角就可換一件翰林文寶。」

「既然蛟王龍角這麼珍貴,我留著等成為進士後用來磨礪唇槍舌劍。」方運道。

「、你太小瞧你自己了,你留一支角足夠。等你成了進士,磨礪完一支角後,難道還找不到大妖王的蛟龍角?說不定你那時候捨得用真龍骨、真龍角磨礪!你要是真能找齊一整條龍骨加龍角磨礪全劍,最後劍出如龍。以後蛟龍見到你恐怕得跪迎。」

方運微笑道:「你說得太誇張,怎麼可能有人能找到一條真龍龍骨磨劍。不過你說的有道理,我留一支龍角,另一支用來換取他物。」

到了夜裡九點,七夕詞會正式結束。眾人紛紛離開。

馮院君本來要和方運一同去引龍閣,兩人剛站起來,董知府就道:「走,去聖廟,太后召我等問話。」說完笑看方運。

馮院君道:「那我晚一些時間去引龍閣。」

「好。」

「告辭。」

方運獨自一人下了樓,見趙紅妝正站在一張桌前,依然一身男裝書生打扮,手持金邊紙扇,於是走過去笑道:「你怎麼不上去?」

「這種大文會,我很少湊熱鬧。」趙紅妝一邊扇扇子一邊道。

方運記得端午文會的時候趙紅妝也沒跟那些地位最高的文人在一起,只參與普通文人的集會,最後才參與慶功宴,應該是怕惹人非議。

「我要去北城的引龍閣,你呢?」方運問。

趙紅妝臉上閃過一抹羞澀,道:「你……能不能寫一首《鵲橋仙》給我?放心,我不要原稿。我在京城還有許多名家字畫,可以跟你換。」

方運看得出她貴為公主,不習慣主動去求人。

「一副字而已,再說你都準備好了,我不寫也太不給面子。」方運說著拿起桌上的筆,醞釀片刻,蘸墨書寫。

趙紅妝充滿期待地看著方運,等方運寫完,她痴迷地看著《鵲橋仙》,低聲讚歎道:「真好!詞好,字也好,真好!謝謝你。你這幅字至少值一副妖帥戰畫,等我回了京,就託人送你。」

「你要回京了?」方運問。

「嗯,這裡的事基本完成了,等我離開前會告訴你。」趙紅妝沒有看方運,繼續盯著那首《鵲橋仙》,已經完全入迷。

方運不打擾她,慢慢向外走。

城牆下擺著許多酒桌,是董知府邀請參加七夕詞會的人,大都是讀書人,有的激烈地爭論《鵲橋仙》的用典,有的在拿別的詩詞比較,但超過三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