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76章 神秘老師

第176章 神秘老師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那兩層樓高的巨人鯨王沖方運憨厚一笑,道:方茂才,我來遲了,抱歉.說完抬腳,對準那龍人青年的頭狠狠踩下.

噗!

鯨王生生把那龍人青年踩死,臉上的憨笑絲毫不變.

現場一片大亂,眾人急忙遠離,至今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楊玉環下意識躲在方運身後.

方運獃獃地看著鯨王那無比健壯的身體,還是沒明白怎麼回事,心想今天算是認識到妖族的兇殘,殺一個龍人就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小狐狸比方運還迷糊,明明做好用小爪子撓死壞人的準備,怎麼還沒動手壞人就被打死了?

方運疑惑地道:我好像不認識鯨王閣下.

現在就認識了.聽說你教訓了清江蛟王?做得好,我早就想揍它!鯨王臉上的笑容始終不變.

方運猜測恐怕跟寫出帝王詩有關,於是客氣地道:謝過鯨王.

鯨王笑呵呵道:我幫你殺人殺妖,你給我原稿怎麼樣?

方運仰頭看著鯨王,思索片刻,看了看周圍,低聲問:殺左相什麼價?

鯨王道:左相有大儒文寶,有大儒真文,我殺不死他.不過你要是再給我一首鎮國詩,我找我大哥,一起殺他.說完雙臂抱胸,擺出一副驕傲的樣子.

我就是問問價格,你別誤會.方運微笑道.

沒關係,只要你有好詩詞文,隨時可以來找我殺人!我很拿手!嗯,我先走了,以後來引龍閣喊我的名,我隨時可以出現,睡覺的時候例外.鯨王依舊在憨笑.

那你一般什麼時候睡覺?

七月七到八月十五.

周圍的人哭笑不得.

鯨王的身體消失不見.隨之消失的還有那個龍人青年,而其餘幾個龍人已經嚇得癱坐在地上,一句話也不敢說,只有他們最清楚鯨王身上的氣血有多麼可怕,簡直猶如一把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

幾個龍人一言不發,默默地看著方運離開,眼中的恐懼之色卻越來越深,鯨王那麼強大,方運能讓鯨王這般對待意味著什麼更不用說.

回去,告訴所有龍人.千萬不要惹方運方茂才,包括他的隨從!

引龍閣內又恢復了正常,但大源府東門外兩輛甲牛車卻有些不正常.

兩輛甲牛車緩緩減慢速度,最後拉車的甲牛虛脫,倒在地上,驚動了車裡的人.

怎麼回事?

不對,怎麼聽不到雨水打車棚的聲音?哦,大概是到玉海城城門口了.

是不是被士兵攔下了?

不要怕,方運奈何不了我們!

一定要為子誠報仇!

快哭.不能讓別人看出來!

子誠啊,你死的好慘啊!

方運啊,求求你,不要殺我們.我們柳家錯了!你要什麼我們都給你,千萬不要趕盡殺絕啊!

方半相,你逼死子誠就算了,千萬不要逼死我們五歲大的孩子啊!

披麻戴孝的柳家眾人哭嚎著走出甲牛車.但是,出去一個哭號聲就少一人,最後柳家十多個人望著熟悉的城門和熟悉的大源府三個字目瞪口呆.

見,見鬼了!我們明明是從大源府去玉海城.走了一天一夜,明明還有一刻鐘就到玉海城,怎麼又回到大源府了?

你們看天色,現在不是下午,而是深夜!

柳子智一言不發,眼中有一抹恐慌之色,偷偷地打量周圍,但其他人跟炸了鍋似的不斷議論.

怎麼可能!我們明明是往玉海城去的啊,怎麼最後又回到大源府城了?

你們還記得我們做了什麼?

我想想,我就記得我們離玉海城很近的時候說的話,以後說的話,我全都忘記了!

我也什麼都記不得了!

娘,我們不是要去玉海嗎?怎麼還不出發?

你……你不記得我們已經上路了?

不記得啊!

不多時,柳家所有人的記憶都亂了,每個人都糊裡糊塗,唯獨舉人柳子智還保持清醒.

怎麼回事?

救命啊,我們是不是被妖怪附體了?

柳子智終於忍不住,大聲吼叫道:閉嘴!都閉嘴!

所有人看著柳子智那幾乎扭曲的面容,都被嚇壞了,柳子誠是一州解元,舉人第一,又進了廄接受左相教導,早就達到喜怒不形於色的境界,可怎麼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子智,怎麼了?我們還去不去玉海城了?

柳子智低沉地道:我們,恐怕被某個聖人耍了.

柳家眾人用看瘋子的眼神看著柳子誠.

子智,你……你沒事吧?

柳子智緩緩道:你們忘了,但我還記得.我們明明還有一刻鐘就會到玉海.,!城,但現在,我們莫名其妙回到大源府,而甲牛卻幾乎被活活累死.能讓我們不知不覺返回大源府的,至少是一位文宗,甚至可能是半聖!

每個柳家人都無比驚慌.

難道他……他的神秘老師出手了?

柳子智點點頭.

那……我們怎麼辦?

你們回家,我一個人靜一靜.

柳子智說完,慢慢遠離眾人,心中不斷思索,不多時,他突然雙拳緊握.

你恩師果然是半聖!這樣的話,左相必敗,我柳家永無翻身之日!我哪怕考中景國狀元,到時候只要半聖一句話,也會身敗名裂!方運,你好狠!但是,我還有機會!聖墟將是我最後一個機會!你一定會進聖墟,而我,一定會殺死你!

引龍閣內.

方運和楊玉環慢慢勸說,而小鶯撲在方大牛懷裡不斷地哭著,方大牛對方運報以感激之色.

等小鶯情緒穩定了,方運和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