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86章 龍角用途

第186章 龍角用途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聖院是十國的中心,是天下讀書人的中心。

方運本以為這件事只在半聖世家中流傳,沒想到有人故意散播,慶國、武國和蒙家都有嫌疑。

「他們不僅想讓紀家針對我,還想讓別人搶奪我這血滴獸皮。只要我在玉海城,血滴獸皮就是安全的,只是,一旦進了聖墟就不好說了。」

隨後,李文鷹又發來鴻雁傳書。

「今年的聖墟已經確定下來,因為提前兩年出現,聖墟外圍的力量奇大,只能容舉人或以下文位的人進入。今日你去找馮院君,領取一件含湖貝,他會向你說明今年聖墟的事項,等八月初十,我會帶你去聖院山腳下的孔城。」

方運回了一封鴻雁傳書謝過李文鷹,然後前往文院,來到院君堂見到馮院君。

落座後,馮院君笑道:「聽說你的琴道不僅大進,還引發了滿城琴師的討論。以前只是討論詩詞的時候有人談方運,現在有人說『琴會逢人說方運』。哪怕你在家裡讀書彈琴,都能美名遠播,真是羨煞人。」

「馮大人客氣了,那不過是個巧合。」

「那現在全天下唱《鵲橋仙》這個詞牌的都只唱你的『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你說這也是巧合?初十的《文報》你看了嗎?」

「看了,上面的話有些誇張了。」方運道。

「那怎麼能叫誇張,一人退蛟王。秀才壓詩君,當得起。不過。更重要的事還在聖墟。」馮院君說著,把桌上一隻雞蛋大的白色貝殼遞過來。

方運小心翼翼接過。

馮院君道:「全江州也只有三隻含湖貝,分別在州府衙、州文院和州軍,至於州軍中的其他含湖貝,名義上屬於聖院。李大人特地把文院的含湖貝借給你,你可不能辜負他的一片苦心啊。」

「我明白。」方運仔細看著白色的貝殼,這東西一手可握,潔白如玉。看著很小,實則是天地貝的同種,是花多少銀子都買不到的東西。

馮院君道:「含湖貝活著的時候,貝殼張開可含方圓百里的海水。活到千年的含湖貝一旦死去,送入龍宮可製成龍族能使用的含湖貝,再送入聖院,可被墨家公輸家的能工巧匠製成供人族使用的寶物。含湖貝內有一丈見方。可以存放很多東西,十分珍惜,普通的豪門家族都沒有,至少要半聖世家才能有。至於更好的飲江貝,不算半聖世家的,景國一共也只有兩隻而已。」

方運點點頭。試著把體內的才氣導入其中,就見白色的貝殼張開一道縫隙,縫隙內有白色微光,隨後「看到」含湖貝內的景象,一丈見方的地方如同一間狹小的雜物間。裡面放著一些衣物、兵器和筆墨紙硯等,其中還有兩件舉人文寶。

一件是景國很常見的滄浪筆。可立即化為戰詩《滄浪行》來攻擊等人,另一件則是少見的疾行文寶,奔馬鎮紙,注入古詞賦《奔馬賦》的力量。

「謝諸位大人看重!」方運深深感謝,沒想到他們借給他這麼多東西,尤其是含湖貝,若是丟失,不僅李文鷹會受責罰,馮院君必然會被革職查辦,以後再也不能擔任要害職位,除非能成為大學士才可能更進一步。

馮院君微笑道:「此次聖墟不同尋常,所有人都懷疑有重寶問世,那些半聖世家都下了血本,像啟國、武國等大國的讀書人更是躍躍欲試。咱們景國向來積弱,借你這些實屬不易。可惜你不是舉人,你若是舉人,我說什麼也要幫你多借幾件進士文寶。」

方運道:「謝馮大人。不過既然都懷疑有重寶問世,那麼入聖墟的名額也比往常多吧?」

「對,不僅多,而且是八年前的五倍!其中十國各出五十個舉人和五十個秀才,而每個半聖世家可出三十人,亞聖世家出五十人,孔聖世家手裡有整整一百個名額。按規矩,孔聖世家只留五十個名額,其餘讓其他半聖世家子弟競爭,不過,現在只剩四十九個,其中一個是你的。」

方運露出無奈之色,道:「我景國不缺一個名額,東聖大人還真是會給我找麻煩。那這次進聖墟的有數千人?」

「怎麼可能。這只是名額,不是資格。這四千人里,最終只有一百人可以進聖墟。」馮院君道。

「只有一百人?那也太少了。」方運道。

「八年前只能進三十人!別的不談,含湖貝里有一些書,你看到嗎?」

「看到了。」

「裡面就是我景國人寫的遊記,都有關聖墟,因為有些事情太過……特別,所以不能販售。」馮院君的神色有些怪異。

方運看了馮院君一眼,心中一動,就見含湖貝的貝殼張開,噴出一道白光,白光飛到方運手上迅速變大,光芒消散,露出一本書。

方運快速翻了幾頁,越看越心驚,也越看越入迷,速讀完這書後抬起頭,拿著書問:「裡面的記載都是真的?」

「當然,否則不會給你看。」馮院君道。

方運皺眉道:「這麼說,聖墟里的力量非常奇特,連誓言的約束力都不存在?」

「裡面沒有『禮』的力量約束,這是古地的特徵之一,也正是因為這樣,眾聖一旦得到古地,就可以將其改造。比如書山,為什麼人去了書山就能獲得力量就能得到文心?就是因為書山被孔聖的力量改變。」

「書里說聖墟里哪怕十國之人互相殺戮也沒有關係,因為是眾聖默認的規矩。一旦出了聖墟,裡面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能當作攻擊別人的借口,十國和聖院都不管。這裡面,似乎別有內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