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92章 孔城

第192章 孔城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不解奴奴為什麼這麼做,把手攤開遞到奴奴的面前,奴奴把那束毛放到方運的手心,然後用小嘴拱、用爪子推,讓方運握緊。

方運不由得想起當日寫《石中箭》時候奴奴的那口血,握住這束狐毛。

奴奴愉快地笑起來,仰著頭,嚶嚶地叫著,好像在叮囑方運:要拿好喔!

「我會收好的。」方運說完,低頭吹了吹奴奴咬掉毛的地方,又輕輕揉了揉。

奴奴咧著粉紅的小嘴笑起來,一副幸福的小模樣,好像被方運這麼一吹一揉就不疼了。

辭別家人,方運上了馬車,前往李文鷹在玉海城的府邸。

一路上,方運把奴奴的毛系好,放入含湖貝中。他把能帶的東西都放入含湖貝里,甚至還帶了一些行軍用的乾糧和腌肉,放一個月也不會壞,只是味道不怎麼樣。

把含湖貝放好,方運拿出那塊血滴獸皮,不知道為什麼,這東西放不到含湖貝里。

「李繁銘說這三滴血很可能是聖血,那就不奇怪了。含湖貝還容納不了這些東西,起碼要飲江貝才行,或者有能掩蓋聖血力量的容器。」

方運把血滴獸皮放到衣服內側的口袋,然後從含湖貝里拿出一本《荀子》,慢慢地輕聲朗讀。

儒家一位聖人和六亞聖的經典蘊含至理,甚至可以說指明了封聖的道路,書讀百遍其義自見,方運一直堅持有時間就讀。

此刻方運的秀才才氣已經達到十寸高,不經聖廟突破,靠自己的力量成為聖前舉人千難萬難,孔子聖隕後再也沒人能做到。所以方運也不急,每天除了練琴、作畫、學兵法和作經義策論,反反覆復讀七位聖人的著作,讓才氣、文宮和文膽更加凝練。避免根基不牢。

到了李文鷹的府邸,方運還沒等下車,就聞到一股奇異的香味,和書香墨香有些相似,但更加雅緻。

走下車,方運看到李府的門開著,李文鷹一身青衫站在院中,口中正低聲背誦《論語》。每說出一個字,那字音就化為異香向四面八方散開。

「誦讀經典,滿口生香。恭喜李大人即將邁進大儒之列。」方運邊走邊笑著祝賀。

李文鷹轉過身。兩道劍眉格外醒目,一股寶劍在鞘引而不發的氣勢躍然眼前,連天地都暗了三分。

他淡然一笑,道:「這還要歸功你的《陋室銘》,都準備妥當了?」

「是。」方運道。

「與我共乘青雲,前去孔城。」

李文鷹腳下浮現一片白雲,方運走過去,小心翼翼踩上去,上面軟綿綿的像棉花。踩實了以後如踩在地面一樣,沒有什麼不適。

方運站在李文鷹身側,落後半個身位。

白雲緩緩升起,方運立刻感到有一股無形的牆壁護住自己。讓自己不至於掉下去。

方運抬頭向下看,就見附近的許多人抬頭望過來,尤其是那些小孩子,興奮地拍手叫著。

白雲直上青天。向聖院的方向飛去。

方運看著前方萬里晴空,遠處無盡碧海,還有下面的樹林田野。心中舒暢。

李文鷹道:「想必你已看完我的聖墟遊記,可有什麼感想?」

「大人果決勇武,只是有些人可惜了。」方運道。

「那就是聖墟,是人族和妖族的另一個戰場,也是每一個人的戰場。」李文鷹道。

方運感到李文鷹這話裡有話,但單從這句話猜不出什麼來。

之後李文鷹沒有再說話,方運可以感到他周身才氣涌動,似乎在消耗才氣做什麼事。

方運知道李文鷹話不多,也就沒有開口問別的,從含湖貝中拿出李繁銘的那本書,上面記錄了紀聖世家所知道的所有聖墟的事情。方運再次閱讀加深記憶,連那些一筆帶過的細節都認真記住,避免因為不起眼的細節出大問題。

聖元大陸比華夏古國的大得多,山川河流等地位置也有所差別。

一路上風平浪靜,兩個小時後,方運看到一片群山,飛過群山,是一片平原。

秋高氣爽,遼闊的平原被秋風染黃,藍天碧海黃土地是天地間最美麗的風景,但方運的目光卻被大地上一座突兀孤山吸引。

那座山是倒立著,山腳細而山頂粗,不過山頂被連綿的白雲籠罩,看不透上面是什麼。

山頂之下清晰可見,一條盤山路盤旋而上,隱約可見幾人正在向上攀登。

在倒峰山下,有一座孔子根據《易經》親自督造的巨大城市,從高空遠遠看去,那城市完全就是一幅超級巨大的文王八卦圖。

方運感受到一股無形但浩瀚的氣息撲面而來,其中彷彿蘊含人族最偉大的力量,讓人嘆為觀止。

這裡就是孔城,也叫聖城,是曲阜的一部分,而整個曲阜府除了倒峰山,都屬於孔子世家。

孔城是整座聖元大陸最繁華的城市,凡是聖元大陸各地有的,孔城一定有,各地沒有的,孔城也有。

這座城市之大,遠超方運所知的任何城市。

許久之後,方運讚歎道:「真是好氣魄。」

「孔城之上只有眾聖才能飛行,我在城門落下。」李文鷹說著,白雲緩緩下降。

孔城越來越近,而方運這才發覺孔城遠比他想像中更大,那城牆足足有十五丈高,相當於十五層樓,而城牆寬也超過五丈,除了眾聖親自出手,人力絕對沒辦法建造這麼誇張的城市。

城市中車水馬龍,繁華的街道熙熙攘攘,人流如織,在高空看去,那些人小的如同螞蟻一樣,把整座孔城塞得滿滿的。

兩人在城門前落下,許多人正進進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