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198章 中秋文會(中)三更!

第198章 中秋文會(中)三更!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眾人本以為公羊巡和方運同為景國人,或者是在看玩笑,或者是故意這麼說相互宣揚文名,可看到方運的表情全疑惑了。

方運用一副迷茫糊塗的樣子看著公羊巡。

眾人這才意識到,公羊巡竟然沒和方運商量好,而是突然開口,似乎別有用意。

許多人想起方運在景國的遭遇,明白極可能公羊巡針對方運,但又是用這種比較間接的方式,似乎又不像置方運於死地的樣子。

方運裝出來的迷茫和糊塗的表情消散,然後笑著說:「公羊兄說笑了,你可是堂堂半聖世家的弟子,怎麼會需要我來幫忙。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公羊兄就算偶有失誤也沒什麼。只是,你代表不了景國,我也代表不了。」

公羊巡輕鬆地道:「你太認真,我只是求助而已。或許我抽到我準備好的題目,就無需你方鎮國出馬。」

在場的許多人面色不好看,尤其是那位詩出達府的世家進士。

方鎮國這種稱呼私下裡叫是讚揚,但若是在這種文會上叫,那就是在讓他人更加嫉妒敵視方運。

方運微笑著著公羊巡,足足看了幾十息,泗水院內鴉雀無聲。

「好,既然公羊兄同為景國人,又是我景國的半聖世家,為人族出力,我方運若是連這點小忙都不幫,未免太不仁不義、不忠不勇,我幫!哪怕我作不出詩詞,在那裡站一刻鐘,讓所有人看著我方運丟臉,我也幫!但是,這只是你我之丑,與景國無關!」

方運的聲音擲地有聲,數不清的人在心中稱讚。

那些翰林和大學士暗嘆方運真乃奇才,兩人若是再糾纏下去,不等寫詩詞就丟光景國的臉。方運果斷選擇幫,而且毫不客氣地指責公羊巡不仁不義,但他卻不會那麼做,自己的臉可以丟,但不能在外人面前丟了景國的臉。

「名士之風啊。」孔家大學士忍不住輕嘆,頗為惋惜。

公羊巡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依舊滿面笑容。他把手伸到紙箱里,然後拿出一張紙條,然後無奈嘆道:「情思。唉,我並沒準備,方運,看來我真需要你的相助。」

方運立刻站起來。道:「既然我已承諾,義不容辭。」說完向公羊巡身邊的桌案走去。

李繁銘則急忙低聲囑咐:「把最好的中秋詩詞留在明天的聖墟文會!進聖墟用,千萬不可被他們激將!」

方運點了一下頭,繼續向前走。

「義不容辭?好,不過經典未有,語出何處?」一位大學士問。

詞君略一沉吟,笑道:「當是方運之語。他言辭詩文向來新奇。」

其餘大學士也都飽讀眾聖經典,第一次聽到這個成語,認定是方運所言。

「有本書叫《三國演義》。」方運心裡想著義不容辭的出處,來到公羊巡身邊。

公羊巡立刻主動為方運研墨,笑道:「謝方茂才相助,日後若有差遣,我亦義不容辭!」

方運拿起毛筆,道:「公羊兄客氣了。前幾日我在玉海城邊賞月。偶得一句,但一直不知如何接一句,今日見十國英才匯聚於此,又遠離家鄉,心有所感,有了後一句。」

方運說著,提筆書寫。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這裡是孔府學宮,這兩句一出,橙色的才氣透紙而出,一尺。兩尺,僅僅兩句,就已經達府,才氣超過文會的任何一人。

詞君立刻站起,以舌戰春雷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每個人聽到詞君的話,腦海中立刻清晰地浮現這兩句詩的文字,詞君的聲音彷彿筆墨把這兩句詩寫在人的腦海里。

那位孔大學士道:「此句可傳千古。」

「這個『生』而不是『升』,有孕育、誕生之意境,妙!」

「一句『天涯共此時』,道盡中秋夜眾人期盼團圓之象。」

許多舉人進士目光黯然,他們這個中秋大都無法和親人團圓。

隨後,方運寫完唐朝宰相張九齡的名篇其餘六句。

"qingren"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最後,方運在最上面寫上「望月遠懷」。

才氣三尺半。

「詩出鳴州,流傳久後,有鎮國的可能啊!」一人小聲道。

李繁銘贊道:「好詩!前兩句半景半情,情景合一。後面幾句如同故事一般,把思親之舉動娓娓道來,猶如就在眼前。」

一些人還沉浸在這首詩中,此詩以月出之景為引,轉寫"qingren"煩惱夜晚太久,心中相思。明明想滅掉蠟燭睡覺,可看到月光明亮,不由自主披著衣服出門賞月,最後卻因太久而被露水打濕,想要把月光贈給遠方的人但又做不到,最後只能睡覺,把相見的希望寄托在夢中。

「方運定然是昨日思念他的"qingren"才想寫此詩,若沒有真實經歷,絕無可能寫出這般細緻又回味無窮的詩篇。」

一個大學士笑道:「不愧是方運,哪怕臨時起意也能詩成鳴州,堪比詩君。」

詞君卻笑道:「『海上生明月』氣勢渾厚,偏偏又意境優美。『天涯共此時』更是一句寫盡天下人,他遠不如。」

很多人沒在意詞君的話,但少數人卻記在心裡,這詞君和詩君本來交好,可現在明顯對詩君非常不滿,只說「他」,連名字都不提了,人人都知詩君與方運因弟子之死結仇,看來詞君站在方運一邊。

突然有人喊道:「樹先生動了!樹葉落了!」

眾人抬頭四顧,就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