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15章 失書

第215章 失書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荀燁高聲喊道:守律!

方運和賈經安也望過去.

一個身穿黑色舉人服的青年快步趕來,身形穩重,皮膚略黑,方正的國字臉,臉上浮現極淺的笑容,然後向三人拱手,用略顯恭謹的語氣道:荀燁兄,經安兄,方兄.

方運也拱手還禮,心中覺得有趣,因為這人是韓守律,法家半聖韓非子的後人,而韓非子的老師恰恰是荀燁的祖先,六位亞聖之一的荀子.

至於那賈經安的祖先賈誼,是荀子的再傳弟子,四個人有三個荀子一系的.

不過方運並不擔心,因為韓守律的名氣很大,精研法家經典,最是知禮守法,哪怕聖墟毫無秩序,這種人也不可能亂來.

韓守律的左側跟著一條大黃狗,一臉的憨厚,吐著舌頭呼哧呼哧輕喘,搖著尾巴,傻笑著看向眾人.

他的右側跟著一頭豹子,這豹子身上有多處傷口,尤其是脖子所在,血淋淋的.

賈經安疑惑地問:這豹子我見過,不是豪門姜家那位舉人的么,怎麼……

韓守律神色一暗,道:我見到這頭豹子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姜兄,我問了這豹子,姜兄已經故去.

可惜.荀燁輕嘆道.

方運看了看這花斑豹,心道聖墟果然危險,進入聖墟還不足三個小時,就有兩人死亡,而且都是人族中的天才,實在太兇險.

那豹子走了過來,掃了一眼眾人,便趴在地上休息,偶爾輕輕呻yín一聲.

賈經安道:這就是聖墟,我等既然進來.就要做好赴死的準備.我們一起聊聊,分享一下周邊的情況可好?我先說.

於是四人就把一路的情況說了一遍,再根據那牛蠻人的描述,眾人很快明確這裡的位置.

原來八年前這裡竟然是小森林.現在卻多出一座千丈高山.用一百年前的說法,這裡應該叫死湖北岸.短短百年就先後成為平地,沼澤,森林和現在的高山.

四人都有地圖,確定了位置便稍稍放鬆.

韓守律道:方兄,你月華最多,有何打算?

方運謙遜地道:我非眾聖世家子弟.對聖墟所知不多,正在考慮.

哦?韓守律從袖袋裡拿出一個貝殼,和方運的潔白的含湖貝不同,這貝殼的邊緣有一層淡紫色的花邊.

方運不得不暗嘆韓非世家財大氣粗,竟然捨得讓一個舉人帶著飲江貝進來.含湖貝內有一丈見方的空間,而飲江貝中有十丈見方的空間,總體積是含湖貝的一千倍.大的嚇人,足以裝下一座大宅院.

韓守律伸手一抹,拿出一本厚厚的書,遞給方運.道:這是我家歷代記錄有關聖墟的……

荀燁突然把書搶過去,然後嚴肅地道:守律,這書並非是你一人之物,而是你們韓非世家的歷代先輩用血汗換來的東西,怎能輕易送與他人?四十八年前的那位韓盡忠腿腳皆斷,口述聖墟所遭遇的一切,他的犧牲,就是為了讓你隨意送與外人閱讀?說著,把書還給韓守律.

方運的面色一沉,雙拳緊握,眼中閃過一抹怒意.

賈經安難以置信地看著荀燁,實在太過分了,而且字字句句扣韓家先輩,甚至還提及那位眾人景仰的韓盡忠,使得別人不能說什麼.

韓守律微微皺起眉頭,似是發覺什麼,眼中閃過一抹無奈,接過那書,放入飲江貝,道:多謝荀燁兄提醒,守律考慮不周.方兄,抱歉,在下唐突了.

方運不得不微笑道:既然這書事關重大,我又是外人,如此借我的確不妥.

韓守律卻道:直接借你不妥,若我等一起出行,我會把附近的所有情形和記載的事情說與你聽,與看這書毫無區別.

荀燁微微一笑,道:守律兄果然乃君子,從諫如流.在進入聖墟前,我等長輩已經溝通過,若是我等相遇,以我為首共同探尋聖墟,事後可均分.你我三人都是世家子弟,哪怕遇到聖血聖玉也不會翻臉不認人,若是別人就說不好了,想必兩位不會違抗長輩的命令吧?

賈經安和韓守律相視一眼,無言以對,幾家的長輩的確談過這事.

沉默片刻,賈經安道:方運文名沖霄,也從無劣跡,明明身家平平,連名門都不是,卻捨得把《白蛇傳》所賺白銀全部捐給被妖族禍害的鎮子用以重建,此乃大義.在凶君面前不卑躬屈膝,此乃守節,如此之人,我賈經安信得過.希望荀燁兄退讓一步,讓方運一同探尋.

韓守律點了點頭.

荀燁看向賈經安,看他態度堅定,立刻笑道:經安兄誤會我了.我雖不喜方運,但並沒有把他徹底排除在外的意思,但他只是秀才,若與我們一同探尋聖墟,那到手的東西不應與我等平分.方兄,你說是吧?

方運微笑道:多謝經安兄和守律兄,其實荀燁兄多慮了,放心,我不會加入你們,我區區一個秀才,還是不連累你們為好.

賈經安卻道:你這一身月華,在聖墟里若是遇到星妖或奇物,比得上.,!一個進士啊!聖墟出現上千年,無一人月華可與你相比!怎能是拖累我們?

荀燁道:的確,無一人月華可與他相比,但還是有許多人出了聖墟,少他一個不少,多他一個不多.我們不能強求.

荀燁兄說的是,我無足輕重,沒辦法幫到你們,只會拖累你們,便不與你們同行了.方運心中做出決定,既然荀燁這種態度,與這種人同行變數太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害死.

唉……賈經安一聲長嘆,不再言語.

韓守律沉默不語.

方運知三家人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