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18章 獨留病床

第218章 獨留病床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月亮被山遮擋,山峰的影子壓住每個人,讓山腳下更加陰暗。

蠻人牛山呼哧呼哧小跑回來,牛眼通紅,兇狠地掃了所有人一眼,然後氣勢一散,沮喪地道:「追不上,月皇陛下在哪裡?」

「在你帳篷里。」李繁銘道。

看著牛山進入帳篷,荀燁走到李繁銘等人身邊,臉上閃過一抹得意的微笑。

李繁銘等九人低聲議論。

「玉青,還有別的辦法嗎?我這裡還有一些醫家的藥物,甚至有一顆續斷果,你看給方運服下能不能解毒?」李繁銘問。

「藥物再好,好不過醫書,連《祛毒篇》都做不到,你們的藥物更不用說。妖界能驅除這種毒的神物,你們不可能有,比如妖月里生長的月蓮、葬聖谷的紉果等等,你們誰有?」

「這……一株月蓮延壽一百年,眾聖可以為之拚命的東西,有也不可能給方運祛毒啊。」一人差點翻白眼。

「或者我們能遇到張聖世家的那位,他的醫術和醫書還在我之上,足可以幫方運續命到聖墟結束。不過聖墟這麼大,我等相遇已經不易,遇到他的機會太小了。」華玉青道。

「若是有延壽果之類的神物,有沒有辦法幫方運續命?」

「按藥理來說,延壽果裡面蘊含龐大的元氣,雖然無法祛毒,但可以讓他多活幾日。」華玉青道。

「那我們就去尋找延壽果!我不會讓你們吃虧,等離開聖墟,我會付給你們足夠的酬勞,一顆延壽果的代價,我們紀聖世家還是可以拿出來的。」李繁銘道。

「說到付酬勞,是我帶靈豹而來,算我的吧。」韓守律道。

「韓兄方才說的話有道理,聖墟無序。但我心中有禮,一顆延壽果而已,我們賈家還不至於如此不堪。」

「我也不要什麼酬勞,我一向喜歡方運的詩文,找延壽果就是順路而已,這聖墟又不是只有延壽果,報酬就免了。」

其餘幾人點頭,紛紛表示不會要報酬。

「既然事情定下,那我們明日就出發去死湖周邊看看,十八年前的聖墟就有人在附近找到過三顆延壽果。」韓守律道。

「好!」眾人齊聲答應。

荀燁走到近處。微笑道:「方運雖然和我荀家有仇,但若是找到延壽果等能救治方運的東西,我不插手,也不要報酬。多一份人多一份力量,你們不會拒絕我吧?」

李繁銘冷哼一聲,兔子輕哼一聲,韓守律道:「希望荀燁兄說到做到,不會再為難方運。」

荀燁輕笑道:「守律兄你也太看輕我了,我可能跟一張廢紙斤斤計較嗎?照他這個樣子。就算命保住了,在回聖墟前,文宮也會被妖界奇毒腐蝕,才氣斷根。成為一張徹徹底底的廢紙。」

眾人憤怒地看著荀燁,他們之前盡量在方運面前不提文宮,就是不想讓方運想到這一層,起碼在文宮被毀前不讓方運絕望。可荀燁的聲音這麼大,極可能被方運聽到。

「荀燁,請慎獨!」李繁銘眼裡冒著火。

「哈哈。我只是實話實話而已,他文宮將毀,我還不能說了?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怎麼,阿諛奉承未來的方運方半聖能讓你們封聖?」

李繁銘咬著牙,憤怒地道:「荀燁!大家都是十國人族,都在聖墟,要一起面對妖蠻,哪怕你仇視他,此刻他受如此大災,也理當積點口德!更何況,他若不是中毒,你還不如他!」

荀燁收斂笑容,輕蔑地道:「積點口德?我用得著你教我怎麼做人!你算什麼東西!一個沒落的半聖世家子弟,不,連子弟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女婿。方運中毒前,你拍他馬屁情有可原,說明你雖然蠢,但至少會利用人。但現在方運如一張廢紙你還如此,我說你是蠢呢還是蠢呢?」

李繁銘就要衝出去打荀燁,但被身邊的人抱住,李繁銘掙扎不得,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死死盯著荀燁,沉聲道:「我與方運之間雖然相識不久,算不得摯友,但卻有一份情誼在!這份情誼,足以讓我為他尋一顆延壽果!我也學你說一句實話,你這個畜生一定會遭報應!」

荀燁卻陰狠地一笑,道:「罵吧,繼續罵,你能救得了方運嗎?不出七天,他就是一個文宮被毀的廢物!跟我荀家為敵?就是這個下場!」說完大笑著離開。

賈經安突然朝荀燁吐了一口吐沫,罵道:「你三叔荀穹何等豪氣,荀天凌又是何等忠義,不曾想到了你這輩,竟然出了這等貨色!出聖墟之後,我必割袍斷義!你們亞聖世家,我賈經安高攀不起!混賬東西!」

牛山的帳篷內,一聲輕嘆。

月亮落山,太陽升起。

眾人陸續醒來,抬頭望著太陽,全都眯著眼,哪怕他們是舉人也不能瞪大眼睛直視聖墟的太陽。

這裡的太陽看起來是聖元大陸的百倍,簡直就像是掛在頭上,無比炙熱,讓這裡遠比沙漠更加炎熱。

但是,那怪異的霧氣依然存在,僅僅是變淡。

清晨,李繁銘等人辭別方運,向死湖湖底的方向進發,荀燁也跟著前去,但大多數人都不理他,他也不在乎。

帳篷外,牛山道:「月皇陛下,他們走了。」

帳篷里,大兔子直立著身子,用兩隻爪子把一碗水捧到方運身邊,水裡有一根草管。

兔子突然焦急起來,因為它的兩隻前爪捧著碗,沒辦法把草管放到方運嘴邊,而方運又不能動,它急得直晃耳朵,突然,它瞪大眼睛,低頭用長耳朵把草管慢慢推到方運的嘴邊。

等方運喝了一點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