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20章 聖前舉人

第220章 聖前舉人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四聲巨響在眾聖耳畔回蕩。

自東海開始,到北海、西海再到南海,四聲巨響依次響起。

妖界。

「哈哈哈……」

一聲暴虐的狂笑傳遍妖界,凶焰滔天,隨後,囂張的笑聲四起。

兩界山的戰爭停止。

鎮獄海的海底輕震。

……

聖墟內一切如常,方運依舊昏迷。

不知道過了多久,方運感到周身無比舒爽,尤其是原本欲裂的頭部,此刻已經沒有絲毫的疼痛感。

方運心中一動,出現在文宮中。

「文宮的毒解了?」方運心中大喜,然後四處張望。

文宮赫然比之前大了數倍,甚至顯得有些空曠,而自我雕像、文心、文宮星辰、文宮壁畫等看似和以前一樣,可又多出了一些無法說清的東西。

變化最大的是才氣。

得才高八鬥文心後,方運額外多得一道才氣,而現在,文宮裡有整整三道橙色的才氣!

之前的秀才才氣如針,非常纖細,但此刻的氣粗如拇指,這是舉人才氣!

三道一寸長的才氣懸浮在文宮中。

「有了三道才氣,那以後的才氣堪稱源源不絕。一尺有十寸,一寸有十分。成為舉人後才氣的總量是秀才的數十倍,所以才氣的使用以分來計算。在秀才的時候,我哪怕有兩倍才氣,一旦使用十多次戰詩詞也會耗盡才氣,但成為舉人後則完全不一樣。堪稱天差地別,是讀書人強於妖蠻的起始點!」

方運欣喜地看了看才氣。又抬頭看向天空的文膽。

這顆晶瑩剔透如水晶的文膽表面散發著一層薄薄的純白光芒。

文膽一境大成!

再上一步,就是文膽二境。

「文膽一境大成,普通妖將的許多妖術就無法傷我,只要小心聖族妖將的妖術即可。」

方運只覺撥雲見日,壓在自己心頭的大山終於被推開。

「不過,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文宮爆炸然後又恢復,這不是文曲五動錘鍊文宮,而是重塑文宮才可能出現的事情。看來在我昏迷的時候,不僅獲得才氣灌注晉陞聖前舉人,也奇蹟般地得到文曲星照。若是聖前童生、聖前秀才算是『天之門生』,那被文曲星重塑文宮後,就是『天之親傳』,意義更加非凡。」

方運感到不可思議,看向自我雕像手中的那本變幻莫測的奇書天地。靜靜看了片刻,神念離開。

「呃……」

方運本以為文宮的毒消失了,自己身上的毒也自然解了,但發現身體無比麻癢,好像正在長肉一樣,依然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方運略一思考。讀過的那些醫書讓他明白原因。

「毒可解,傷難消。哪怕文曲星光排解一切的毒,哪怕我得五次才氣灌注,哪怕文曲星的餘力還在,也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之前的身體被毒破壞得太厲害了。要不是被偽龍珠和醫書等力量壓著,全身恐怕已經會被劇毒腐蝕成膿水。」

方運不再擔心。卻聽到外面突然有妖族大喊:「快進山。要下雨了!」

山下的眾人立刻行動起來,而牛山帶著兩個蠻人衝進來,兩個蠻人力量極大,抬方運就像是拿筷子碗一樣輕鬆。

方運想說話,可還是說不出話來,眨了眨眼表示感謝,然後看了一眼天色,應該是太陽剛落山。

方運心中奇怪,按理說,這時候李繁銘他們應該會回來,但這裡到處都是妖語聲,沒有人族語的聲音。兔子也不在,昨天李繁銘受了傷,兔子不放心,今天也跟了過去。

方運看向牛山。

牛山身為牛蠻將,雖然小事糊塗但大事不傻,看方運眼色有異,想了一會兒,道:「月皇陛下,他們還沒回來,只有那個想害你的人還在。」

方運眨了眨眼,表示明白。

牛山冷哼一聲,道:「我們村落可是有寶貝的。只要進了山洞,普通的奇風和弱水都不能靠近,什麼異木怪草凶物也不敢靠近。我真希望那個人傻一次,去搶我們村裡的寶物,然後惹惱幾位妖帥大人。」

方運這才想起躲雨的事,弱水很特別,普通的東西根本擋不住,人族靠文膽文宮、妖蠻靠氣血才行,而且能擋住弱水奇風的文寶極少,入聖墟的一百人,恐怕只有十幾人有這種文寶。

普通的水進不了山,但那些弱水能輕易穿透山體,這個村落既然有能抵擋弱水奇風的寶物,那這些山洞十分安全。

方運沒有多想這裡的寶物,這個村落的妖蠻既然幫了自己,哪怕是再好的寶物都不應該貪圖,至於荀燁,再貪心也不敢在妖帥蠻帥眼皮底下奪寶物。

方運嘆息一聲,心中想著李繁銘等人,希望他們平安回來,那兩個傷到腿腳的人雖然被懂機關術的舉人裝上假肢,還有有疾行戰詩詞,但依舊影響實力發揮。

妖蠻的喊聲此起彼伏,不多時,所有蠻人都撤離。

方運和七八個蠻人一起被安排在一個山洞裡。

方運看著外面夜空,越來越暗,很快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看上去和玉海的雨沒有區別,但卻暗藏危機。

下雨的聖墟,等於是一條無邊無際的弱水河!

方運心中越發擔憂,那些人既然沒有回來,極可能是遇到問題。

又過了兩刻鐘,突然有妖蠻吼叫:「有人來了,來的人更多!好像是被追殺!」

方運眉頭緊皺。

牛山立刻跑到洞口向外看,不一會兒匆匆走回來,道:「月皇陛下,事情不妙!這次有近二十人,你的朋友都在,但傷的比昨日更重,他們現在又在弱水裡,有的人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