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48章 入妖祖門庭

第248章 入妖祖門庭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從龍頭靈骨手中買來有關霧蝶的所有詳細信息,這種事人族幾乎不kenengzhidao。

霧蝶依然趴在地上膽戰心驚,但看到聖果立刻振翅飛去,圍著聖果在方運面前翩翩起舞,不斷發出「幽幽」的聲音,好像在哀求什麼。

方運用妖語問:「你可願跟隨我?」

霧蝶輕輕發出幽幽的鳴叫,然後翅膀猛地扇動,方運立刻發覺眉心微涼,隨後神念入文宮,發現一隻由神念形成的霧蝶落在他的雕像肩頭,靜靜地沉睡。」小說「小說章節

方運離開文宮,看到霧蝶已經落在聖果之上,慢慢地啃噬。

「這是何物?」顏域空問。

李繁銘搶先道:「這是聖果!沒想到這東西竟然能吸引霧蝶。」

「原來如此,凶君為了霧蝶可謂費盡心機,不得不讓柳子智出面。不過,你殺柳子智雖有因,但就怕別人趁機興風作浪,尤其柳家。」

方運緩緩道:「我原本可不殺柳子智,但有些時候,寧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慶國文人欺我景國太甚,我發誓要文戰一州!這柳子智敢勾結凶君害我,我必殺之!」

「這寧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此刻聽來鏗鏘有力。」宗午德道。

方運道:「既然已知柳子智與凶君合謀害我,我必然要以雷霆手段殺他,然後得霧蝶,讓其餘人知曉我的手段。我若是同樣用聖果去引誘霧蝶,那便是曲中求,落了下乘!我的童生之道和秀才之道,乃是曲中求,但我的舉人之道和此後之道,若有必要,當在直中取!」

「方運這般,實乃我輩讀書人的楷模。只是……唉,我不多說了。」宗午德面有為難,閉上嘴。

眾人好奇,沒懂他說什麼,但方運和顏域空等三四人卻明白。

雜家宗聖妄圖與蠻族聯手對付妖族,就是典型的「曲中求」,而方運卻說「寧在直中取」,若是宗午德太過讚譽,等於在打擊自家的聖道。

「更何況,我怕凶君鋌而走險。」方運說出自己不用聖果吸引霧蝶的主要原因。

「你也有聖果?」李繁銘疑惑地問。

方運拿出筆老偷偷給他的聖果。

就見一直啃吃另一隻聖果的霧蝶猛地抬頭。左看看右看看,抓起第一隻聖果,擺在另一隻聖果之上,然後慢慢吃起來,明顯要全部吃掉。

眾人莞爾一笑。

孫乃勇點頭道:「以兵家來看,你此舉出其不意,是上策。若你被凶君看出破綻,或者你用聖果吸引了霧蝶,以凶君之性情。或搶奪霧蝶逃跑,或會偷襲殺你,得不償失。你若不提,我keneng要過片刻才能想透。你看事如此透徹,成就必然遠在我之上。」

眾人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方運為什麼先殺柳子智而後驅趕凶君,為的就是掃除所有的潛在因素。

「換成我。恐怕會以聖果誘霧蝶,憑藉更多的月華,穩贏柳子智。但是。卻忘記凶君在側,最後必然痛失霧蝶。凶君若得霧蝶,如虎添翼,我等無法制住。」

墨杉突然道:「等等,如虎添翼?你們說,凶君是否想以分神奪霧蝶?若有霧蝶分神,凶君何止如虎添翼,簡直是如魚化龍啊!」

方運也愣了一下,他真沒想到這個keneng,但墨杉乃是墨家嫡傳,恐怕是知曉了某種秘密才這麼猜想。

孫乃勇忍不住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道:「多虧了方運,若是方運真過於迂腐留著柳子智,被凶君分神佔據霧蝶,後果不堪設想啊!霧蝶分神一旦成長,同文位誰人能敵凶君?得了霧蝶,又能入妖祖門庭,凶君恐怕會有所收斂,重新選擇別的聖道,萬一真成了半聖,那些被他害過的家族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凶君哪怕收斂,其凶性仍在,別忘了蒙家仇家遍布。若他封聖,雖是福,可禍也巨大啊。」

「若凶君僅僅是巧取豪奪,我並不擔心他成聖后大肆殺戮,但是他毒殺方運,那若是我等對他稍有阻礙,恐怕也會被他殺害。」

「此言不假!若是方運則不然,我等哪怕與方運理念有衝突,只要不害方運,他必可容忍我等。午德與方運之恩怨,還在柳家之上,可兩人依舊以禮相待。」

宗午德白了那人一眼,道:「我是比詩詞不如方運,真要打起來似乎勝算也不大,我傻了才與方運為敵!他和老祖宗的學生之爭,我看個熱鬧就好,懶得插手。」

眾人笑起來,若人人都像宗午德這般,那天下也就太平了,但怎奈人心和性情最是複雜。

「巨門即將關閉,我等可一同入內。」

「走!」

方運向那些星妖蠻的妖王道:「謝過各位妖王。」

那虎妖王冷哼一聲,道:「若日後我等有難,幫襯一把便是。」

方運疑惑不解,以後幾乎不keneng再來聖墟,不明白這虎妖王什麼意思。

「若是相遇,必然相助。」方運道。

虎妖王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眾人陸續走入青銅門。

「不好!大家小心!是……」

方運剛進入青銅門,就聽到前面的李繁銘的聲音,隨後那聲音被狂風怒號的聲音掩蓋,而自己的身體和輪椅向下墜,身在半空。

眼前是一片昏黃,砂石亂飛,方運不得不眯起眼,碎石細沙不斷打在身上。

後面傳來牛山的大吼:「陛下,我抓緊輪椅,您別怕!」

「好!」方運大喊一聲,外放出《山嶽賦》的力量,外面形成半透明的防護力量把自己和牛山包裹起來。

絲絲縷縷的奇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