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53章 不是月衛

第253章 不是月衛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月神石雕散發著微光,和月相神石遙相呼應。

狼蠻聖子一愣,隨後大喜道:「我沒有調動氣血之力,是月相神石自己飛過去,這石雕一定是月神之物。」

眾人看到,月相神石飛到石雕前,貼在石雕的圓月中心,然後無聲無息地溶入石雕中。

月相神石好似被石雕吃掉了。

狼蠻聖子感到不妙,立刻道:「方運,你馬上表明你的身份,讓月神石雕檢驗。」

方運只得硬著頭皮道:「月神在上,月衛方運拜見。」

少數妖蠻一愣,用怪異的眼光看著方運。

狼蠻聖子突然放聲大笑:「你終於露出馬腳了!月衛從來不這樣稱月神,而是稱之為『宮主』,因為月神居桂宮。可惜,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根本不須月神石雕驗證,已經證明你是冒充月衛!」

牛山怒道:「只是一個稱呼而已,你怎能斷定!我不信!」

狼蠻聖子昂起狼頭,笑道:「你們看著吧,月神馬上會降下神罰,你信與不信,都不會改變這個事實!狼蠻離,計殺人族天才方運於第一星城!以後所有知曉他鎮國詩詞之人,必然會記住我的名字!」

「唉……」猿妖王輕嘆。

許多妖蠻笑起來,那熊族的熊蒼面帶微笑,但似是感到惋惜,而它身旁的白毛猿妖將緊張地盯著方運和那青石圓盤,不知道在想什麼。

孔德論無奈地搖了搖頭,他是親眼看到方運因詞成傳天下得月華天降,絕不可能是月神冊封的月衛,更何況桂宮內外有別,方運竟然連「宮主」這個稱呼都不知道,事情已經註定。

李繁銘看孔德論搖頭,急忙道:「孔兄。你可是第一世家的人,難道沒有辦法?」

孔德論無奈道:「哪怕是半聖要罰方運,我也有辦法保他,大不了……用一些手段,他值得我們孔家力保。但是,月神不一樣,除非眾聖聯手,然後去桂宮賠罪,否則天下無人能保方運!唉……」

顏域空、孫乃勇等人手握飲江貝,想要從裡面拿東西。但遲遲沒有動,因為孔德論說得沒錯,若是月神的神罰,根本無人可以解救。

「媽的!」李繁銘無力地罵了一聲,悲傷地低下頭,不敢看方運。

大兔子的眼睛更紅,它慢慢低下頭,用兩隻耳朵擋著眼睛。

荀燁看著方運的背影,臉上閃過一抹惡毒的笑容。隨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悲色。

「唉……」

三十餘人族舉人連聲嘆氣。

牛山死死地握著斧子,握得指關節發白,指骨輕輕作響。

方運靜靜地站在眾人身前。無論別人說什麼,他都面不改色,因為他從那青色石雕中感受到淡淡的暖意,沒有絲毫神罰自己的趨勢。

「咔嚓咔嚓……」

青色石雕表面突然出現無數裂縫。隨後石粉不斷掉落,露出一塊碩大的美玉,那玉顏色非常奇特。如玉如月,若是隨意掃視,會誤以為那就是一輪圓月。

月白色的玉盤緩緩升空,然後輕輕旋轉。

「轟隆隆……」

玉盤明明轉得很慢,而且沒有絲毫異象,可那聲音卻大得可怕,比雷鳴更大十倍,瞬間擴散到妖祖門庭。

那彷彿不是一塊玉盤,而是一塊天地大磨盤,只有天地相合摩擦的時候才能發出如此聲響。

奇異的是,那聲音明明很大,眾人的耳朵卻沒事,那聲音不是讓耳朵聽,而是直入靈魂的巨響。

月白色的玉盤越來越亮,最後放射出一道白色月華落在方運身上。

方運吃驚地看著玉盤,但所有人都在吃驚地看著方運。

方運身上突然爆出一股濃烈的月華氣息,隨後收斂入體內。

狼蠻聖子感到不妙,三皇子感到不妙,幾乎所有妖蠻都感到不妙。

熊蒼忍不住罵道:「這他娘的怎麼看都不像神罰,倒像是神賜!」

方運雙眼浮現彎月,但那彎月迅速向滿月變化,短短三息,彎月變成滿月。

玉盤突然消失不見,而方運的身體輕輕一震,似是受到衝撞。

驚呼聲此起彼伏。

猿妖王全身的猿毛豎起,絕望地道:「完了!我完了!我打開月神殿,竟然讓月神遺物跑了!完了,完了……」說完茫然地看著空空如也的前方,越來越沮喪。

狼蠻聖子忍不住大叫:「月相神石呢?我的月相神石呢?月神!月神陛下,您不神罰他就算了,為何還搶走我的月相神石!那可是我父親千辛萬苦從葬聖谷得到的啊!我要是丟了月相神石,他非打死我不可!那可是我們狼族的神物啊!那不是普通的彎月石或半月石,是滿月石啊!整個妖界也不到三顆!」

眾舉人齊齊看向狼蠻聖子,之前還洋洋得意的他此刻幾乎瘋了,飛快地跑上前,在月神殿里不斷尋找,連最小的縫隙也不放過,最後甚至趴在地上撅著屁股仔細尋找。

「月相神石出來啊!月神陛下,求求您把月相神石還給我吧,我錯了,您可是月神啊,別搶我的東西啊……」

幾個舉人忍不住笑起來,心想這一幕簡直太有趣了,月神竟然搶走了狼蠻聖子的東西,簡直大快人心!

牛山大笑道:「哈哈哈,我老牛就知道我的牛眼不會看錯!不管現在是不是月皇,從今以後就這麼叫了!月神已經顯靈,月皇大人沒有假冒!」

方運緩緩轉身,望向兩位妖王,道:「我身份可有疑問?」

所有妖蠻和人都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著方運的眼睛。

牛山張大嘴巴,傻傻地看著方運,已經完全停止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