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57章 感悟力量(三更)

第257章 感悟力量(三更)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下意識想要用文膽之力禦寒,但猶豫片刻,最終沒有使用,因為文膽之力和才氣用一點便少一點,恢復速度很慢,這彗星長廊不知道有多長,若是現在把文膽之力用來抵擋寒意,若是遇到真正的危機反而不妙。

方運仔細觀察四周。

這裡是一片冰原,地面有一層薄薄的雪,寒風出過,露出結冰地面。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隱約可見極遠的前方有一道光門,這第一長廊並不很長。

冰原寬不過十餘里,再之外就是無盡的星空,這裡和之前的廣場一樣漂浮在太空,如同一條太空走廊。

方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的星辰,沒有看到文曲星,他有些不習慣。

在聖元大陸,每當夜晚,文曲星始終位於天空的正中央,完全脫離了正常的星辰範圍,甚至有人推算出文曲星和其他星辰不一樣,位於一片獨立的星空。

隨後方運發現很多人掏摸東西,於是他也去拿飲江貝,卻感到飲江貝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自己根本無法使用,然後去摸衣袋裡的筆墨,發現都可以接觸並使用。

「凍死我了!真他娘的冷!」牛山一邊罵一邊跟在方運後面。

方運回頭一看,牛山的皮那麼厚,可依舊這麼冷,看來就算穿再多的衣服也是無用。

大部分舉人陸續向方運靠攏,然後一起迎著風、弓著背彎著腰向前走。

「這到底是什麼風?不是奇風,可怎麼這麼冷?好像連我的文宮都有些發冷。」

「你也有這種感覺?我感到若是不用文膽之力。文宮必然會被凍碎。」

「你們誰聽說過這種風?」

所有人搖頭。

孔德論道:「不用猜了,極可能是妖祖根據彗星的特性憑空製造的寒風。快點走。以我們的能力,基本可以過第一長廊,那些普通妖蠻就未必了。」

「我們畢竟景國聖墟路的篩選,不至於連第一長廊都過不去。」

方運聽完孔德論的話,注意力從眾人的談話中移開,甚至放慢腳步,仔細體會這寒風的力量。

這寒風有著洞破一切的力量,漸漸地。方運感到寒意不僅蔓延到自己的全身,甚至還進入文宮,影響到文宮內的一切。

可方運沒有抗拒這寒意,任由這寒意在自己的身體和文宮中肆虐,用盡全力去探索這寒風的力量。

方運心裡不斷回味孔德論的那句話:這風可能是妖祖創造的。

這些天看典籍,方運已經知道妖祖的力量在人族亞聖之上,至於是否到達孔聖的境界。妖族的典籍沒有明說,因為在孔聖成聖人前,妖祖就失蹤了。

人族和妖族的力量一為才氣,一為氣血,截然不同,但是。在兩種力量之外的其他力量,卻有著相似的地方。

感受這刺骨的寒意,方運不由得想起自己彈奏《秋風調》時候的感受,自己明明沒有去刻意外放力量,但因為體悟到樂曲中的情感和秋風的力量。自然而然就形成秋意甚至「製造」出秋風,以至於最後這種秋意可成殺意。增強戰曲,讓並不完美的《將軍令》獲得極強的力量。

這種寒意同時作用於身體和文宮,方運不由自主想到那首《風雨夢戰》中的「鐵馬冰河入夢來」,若是能利用妖祖的這種力量,那自己的戰曲或一部分的戰詩詞威力必然更強。

方運又想起李文鷹的《風雨劍詩》,他的戰詩本身只能算尚可,可之所以不斷增強,除了運用熟練,最重要的是李文鷹的殺意和殺妖之心太強了,使得文膽助威,讓《風雨劍詩》的殺傷力更強。

方運慢慢感受,可始終沒有收穫,於是觀察別的舉人。

顏域空、孔德論、墨杉、孫乃勇、宗午德等五人和他一樣,直到現在也沒有動用文膽之力。

方運收回目光,皺眉思考,落在所有人的最後面。

突然,方運再次看向眾人,發現孫乃勇最為輕鬆,顏域空和孔德論的實力明明更強,可在這第一長廊遠不如孫乃勇。

孫乃勇雖是兵家,但也是性情中人,絕不會在這種時候偽裝。

「莫非兵家的力量與這寒意有什麼聯繫?或者是孫乃勇自身的力量跟這力量有一定關係?」

不論如何,方運沒有放棄,因為星辰的力量隨時可以接觸,但接觸妖祖的力量恐怕只有這一次機會。

只要去感悟,哪怕不能把這種力量化為己有,也必然會對自己的其他力量有間接的幫助,就如同琴道一樣,乍一看和「仁」之聖道無關,但實則琴道陶冶情操,讓人更通禮樂,從而達到更知仁。

想著想著,方運突然感到胸口有東西輕輕一動,頓時無奈一笑,自從霧蝶沉睡,自己就把這小傢伙忘了,低頭去看,發現它還在睡覺,但是,霧蝶所在的地方一點都不冷。

方運愣住了,這和之前在沙塵暴中的感覺一樣。當時霧蝶吸收了那些奇風,難道霧蝶能吸收這裡的力量?

方運無奈發現自己想太多根本沒用,因為對霧蝶所知甚少,只能順其自然。既然霧蝶是堪比真龍的奇物,絕不可能那麼容易出事,帶它進彗星長廊或許是好事。

不過隨後方運冒出一個念頭,普通的霧蝶吸收弱水奇風的力量已經強得可怕,這隻霧蝶吸收了妖祖的力量會強到什麼程度?

半個時辰過後,眾人繼續向前走,但一些妖蠻卻突然拚命奔跑,他們身上的氣血之力已經變得很淡。

方運感到奇怪,這些妖蠻論力量並不下於李繁銘等人,怎麼現在就有堅持不住的跡象。很快,方運有了一個猜測,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