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60章 雪崩坡(三更)

第260章 雪崩坡(三更)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眾人完全忘記自己要渡過危險的浮冰河,全都被方運表演似的渡河方法驚住了。

那些妖蠻聖子過這片浮冰河的時候,也沒有方運這樣舉重若輕,他們都親眼看到幾個聖子在最後的水域前想了許久才繼續跳躍。

「我想死!」李繁銘捂著臉道。

大兔子也用耳朵擋著臉。

在十幾里外的第二長廊入口的岸邊,星妖蠻歡呼起來,連他們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要為方運歡呼。」小說「小說章節

「方運,你說實話,你是不是有控冰之能?」

「是啊,你是在戲耍我們吧?哪怕進士來到這裡,也不keneng如你這般輕鬆過浮冰河!我們根本不keneng反應過來,哪怕是狼蠻聖子重走你的路線也keneng栽進河水裡。」

方運正要分說,突然以舌綻春雷對顏域空道:「顏兄,你左前方那塊六角形的冰塊有wenti,千萬不要踏上去。」

顏域空一驚,看向那冰塊。

孔德論一指那浮冰,他肩上的靈獸金鷹飛到冰上,爪子用力一踏,冰面立刻形成裂痕,那金鷹嚇得大叫兩聲急忙升空,冰塊緩緩裂開,落入水中。

「謝方兄救援之恩,不過你如何得知?」顏域空十分感激,以他文膽一境大成的實力,就算掉進水裡也有辦法游到附近的浮冰上,但也有很小的keneng出意外。

方運之前沒有告訴他們過浮冰河之法,是怕他們不相信,但現在自己安然度過,便不用擔心。

於是方運道:「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此乃孔聖觀人之法,觀察一個人的動機、目的、言行以及心態。那這個人怎能隱藏?子曰:學而不思則罔。學孔聖觀人之法,可否思及觀天地萬物之法?這浮冰河之形、之色、之靜、之動等等,是否和觀人一樣有規律?我思索良久,終於發現這浮冰河確有規律。」

方運作多了經義,已經很擅長引用眾聖經典的內容掩飾自己另一世所學,最主要的原因是天下許多道理是相通的,前人都已經說盡。

隨後,方運就把自己的分類之法細說一番。

等方運說完,那些聽懂人語的妖蠻只是覺得方運厲害,可那些舉人則呆傻許久。

「你這『分冰法』我懂。乃是一門非常haode手段,可是真讓我完全掌握這浮冰河,我根本做不到!你這麼一說,我更想死了!」李繁銘道。

「同死,同死。」賈經安無奈笑道。

顏域空道:「方運,你這『分冰法』雖然簡單,但卻清晰有效,雖不如聖道,但似是可衍生一些『小術』。可惜此時不宜詳談,等離開彗星長廊,我等再細談。」

「唉,此法我等都隱約知曉。可卻做不到這般細緻、這般有理、這般有效,差一步,則天地之別。方運果然『風光不與四時同』,你在人中。頗有『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之雄姿。你可為我等之師。」孔德論道。

「我等或許『知』,但卻不深、不精、不廣。更不能將其訴之以言語文字,教會他人。方運你卻能『授人以漁』,讓我們學到過浮冰河的方法,實乃古之先賢風範!」

師棠想起鳴雷石漆製成後的異象,再思索眾人的話語,越發覺得方運的血必然是「大賢之血」。

許多舉人眉開眼笑,因為聽取了方運的總結,對這浮冰河有了重新的認識。

「那冰看著大,但卻是最淺之色,不可踏足!」

「這浮冰邊緣有大量新的缺口,經常被撞擊,原本不能乘坐,但這冰格外堅硬,只要位於中心並不怕其他浮冰撞擊。」

有了方運的指教,知曉了浮冰河的規律,舉renmen只覺蒙在浮冰河上的面紗被揭開。

方運看著這些舉人幾乎立刻學會運用,輕輕點頭,他們只是缺乏不一樣的思維,一旦有人教,必然能很快理解,加以運用。

過了兩刻鐘,所有的舉人全都上岸,他們雖然成功過了浮冰河,卻遠不如方運瀟洒自如。

那些能聽懂人語的妖蠻卻難以像舉人那樣很快學會並運用,更不用說聽不懂人語的牛山和犬妖將犬析。

方運一看沒辦法,於是以舌綻春雷之法指點他們兩個過河,他們兩個反應迅速,跳躍能力極強,方運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很快跳到岸邊。

部分聰明的妖蠻仿照牛山和犬析的路線也上了岸,但大多數妖蠻將還是靠本能在浮冰河上跳來跳去。

眾人進入光門,來到第二長廊之後的廣場。

那兩頭石獅子也在這第三座廣場內,裡面沒有一個妖蠻,看來都已經去了第三長廊。

一進廣場,方運等所有舉人再次得到文曲星力的洗禮,文宮、文膽和才氣等各方面都得到質的提高。

方運卻突然閉上眼,神入文宮。

方運沒有看剛剛增強的文膽和才氣,而是看向兩盞文心燈火。

那「才高八斗」文心沒有變化,但方運感到「奮筆疾書」文心似乎有異動,仔細一看,和以前比除了稍稍明亮意外,沒有任何的差別。

相同的文心分為下品、中品和上品三個層次,方運zhidao上品文心已經是極限,雖然有雜書說上品文心再往上或許另有神異,但和詩詞五境一樣,從未在聖元大陸出現過,只能算是猜測。

「可惜,或許只是錯覺吧。」

方運又仔細看看了看奮筆疾書文心,什麼也沒有發現,離開文宮。

方運張開眼,發現許多人都坐在廣場上休息,而所有文人都在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