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63章 一息詩成

第263章 一息詩成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極有keneng!」孔德論道。

「德論兄!還有十二息。」方運的聲音突然響起,孔德論立刻閉嘴,準備寫詩詞。

在方運的指揮下,眾人上山的過程非常順利,登山sudu遠比那些妖蠻更快。

這是以消耗才氣為代價,還因為每一首詩初鳴都有首本寶光,讓詩詞的力量翻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小說「小說章節

厚厚的積雪瘋狂從山坡衝擊而下,但種種詩詞力量不斷出現,開闢道路,分開雪浪,讓人族可以不斷向上爬。

在到達半山腰後,隊伍的氣氛出現明顯的變化,所有人不再像之前那樣說說笑笑。

馬雄在陸續作出六首詩後,終於難以為繼,再一次被方運叫到名字後,他道:「我要重複第一首詩。」說著,書寫那首《詠松》,但這一次沒了首本寶光,威力只有原來的一半。

大量的松樹出現,圍成「介」字型,排開雪浪,但是,這些光影松樹剛一出現,就發出輕微的碎裂聲,彷彿難以承受雪崩的力量。

絲絲縷縷的寒氣透過光影松樹落在眾人身上。

幾乎所有人的臉色為之一變。

沒人能保證接連不斷作出新詩。

馬雄第一次重複使用詩詞如同警鐘長鳴,驚醒了每個人。

方運道:「經安兄,七息後輪到你。現在我們遇到三個困難,一是詩詞重複的wenti,詩詞非初鳴,威力減半,但雪崩威力不變,所以接下來諸位要更頻繁地書寫詩詞。繁銘,八息後輪到你。」

「至於第二個困難,是才氣的wenti,現在諸位才氣不斷消耗。我接下來必須要更精確地計算每兩首詩詞間的銜接,保證不讓詩詞的力量重疊浪費。師棠兄,六息後。」

「至於第三個困難,這雪中的寒意已經能透過詩詞的力量,雖然被削弱,但也會影響到我等。顏兄,一波最強雪浪要在十二息後來臨,你有把握憑藉一首詩詞抵抗嗎?」

「有。」顏域空道。

「那就好。」方運點點頭。

聽完方運的話,眾人才意識到現在和之前比最明顯的差別:之前眾人說笑好一陣才需要換人寫詩詞,但現在方運不過說了幾句話。就被迫分成三段,可見形勢嚴峻到何等程度。

「張兄,十息後詩成。」方運看向另一人,然後繼續道,「從現在開始,大家不得用文膽之力抵抗寒意,萬一出現意外,勉強能抵擋幾息,留出作詩的時間……」

接下來。方運一邊指揮眾人繼續寫詩詞,一邊說出種種應對之法。

哪怕現在形勢危急,隊伍依舊有條不紊地前進著,因為每兩首詩詞之間銜接的極好。上山的sudu沒有減慢。

只是除了方運,每個人的臉色都被凍得發青,寒入骨髓,身體明顯不夠靈便。但咬著牙前進。

不多時,眾人便發現方運的異常。

「方運,你怎麼面色如常?我們被凍得身體僵硬。你好像一點都沒變!」李繁銘突然問。

「磨刀不誤砍柴工。」方運道。

在場的都是十國頂尖的舉人,立刻想起方運在第一長廊的表現。

「唉……我不如也。」顏域空輕嘆一聲,這才明白方運接管指揮權的另一個原因,他已經在第一長廊參悟了這寒意的力量,這樣在雪崩坡可以不受寒意的干擾,可以更好指揮眾人。

一個舉人慚愧地低聲道:「方才一首詩詞能頂住許久,還覺得方運的指揮無大用,現在頻繁輪換抵擋雪崩,才發現方運的厲害,若是沒有他,我等不僅會有詩詞重疊造成浪費,而且稍有不慎就keneng全軍覆沒。」

「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孔聖之語用來稱讚此刻的方運最恰當不過。」韓守律輕嘆。

眾人都知這是《論語》中的孔子原話,只有到了最寒冷的時候,萬木凋零,才能發現唯有松樹和柏樹能堅持到最後。

每個人都後悔起來,這雪崩坡不keneng有機會參悟寒意的力量,後面長廊的力量層次更強,參悟的keneng性更小。

眾人又走了一刻鐘,輪換作詩詞的頻率又加快了一些。

方運之前板衣的托板沒有放下,但現在卻放下托板,毛筆插在墨水裡,右手握著毛筆。

墨汁已經結冰,到時候需要消耗一些才氣才能碎冰取墨汁。

方運的舉動成為第二個代表形勢緊急的信號,隊伍里的氣氛更加壓抑。

方運之前是一個一個地點名字,但這一次點完一個人的名字後,立刻道:「玉青兄馬上準備,七息後詩成。午德兄做好準備,十二息左右將迎來一波最強雪浪。」

眾人默默地準備著,輪換的頻率越來越快了,眾人幾乎寫不出新的詩詞,只能不斷重複自己的某一首詩,方運已經記住了他們詩詞所能堅持的時間。

新一波的最強巨浪出現,抬頭看去,可見前面有一線雪浪明顯稍稍高出,攜帶震耳欲聾的聲音飛快壓過來。

宗午德深吸一口氣,重複自己之前所作的一首詩,他身為宗聖的嫡系子孫,在舉人的時候過了三山三閣,獲得下品奮筆疾書,一息一句。

宗午德對自己很有zixin,按照計劃四息成詩,半息發揮作用,再過半息就會迎來最強雪浪。

但是,就在寫最後一句的時候,一股寒意侵入宗午德的身體,他的手一抖,筆鋒滑動,一筆錯,一字錯。

一詩毀。

所有的舉人都愣了,因為一息之後那一波最強雪浪就要衝過來,沒有人能在一息之間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