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65章 宗午德的彩頭

第265章 宗午德的彩頭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潔白的雪崩坡上,兩排蒼翠的松樹開闢出一條道路,綿延六十餘丈,舉renmen快速向上跑。

「一人之詩,喚七人之樹,我們有機會登頂!」

「詩詞初鳴能達六十丈,以後再寫,可達三十餘丈,最後登頂的keneng性極大!」

「那些妖蠻真是慘啊。」

幾個人一邊跑一邊張望。」小說「小說章節

前方十二個妖族最為倒霉,在「青松挺且直」形成的時候,地面冒出的松樹將這六個妖蠻頂離地面,讓他們沒辦法抓牢地面,隨後的「待到雪化時」的力量形成,比雪崩更洶湧的雪水衝下,立刻沖得他們全身是傷並極速而下。

而那些跟在人族舉人後面伺機而動的妖蠻同樣慘遭滅頂之災。

聖族妖蠻還好一些,哪怕被衝擊也有強大的氣血力量護身,但普通妖蠻則慘了。

方運親眼看到幾個跟在虎蠻聖子後的妖族瞬間被雪水衝破氣血防護,身體粉碎。

這雪崩的力量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在彗星長廊的作用下形成,無論山頂還是山下都能保持高速,雪水的密度至少是普通雪的五倍,破壞力提升更多。

雪水很快又凝結成碎冰,碎冰在那種sudu下和石塊毫無區別,導致在人族路線後的妖蠻盡數遭到重創。

「不是戰詩勝似戰詩!」韓守律贊道。

眾人快步跑到新的道路盡頭,方運繼續下令,眾人用所剩不多的才氣重複之前的詩詞,化虛為實繼續前進。

不多時,眾人看向方運,這下輪到他了。

「還是這首大雪壓青松吧,不能浪費才氣。」

方運點了一下頭,重複《青松》。因為不是初鳴,威力減少一半,但依舊綿延三十餘丈,詩出仍然讓眾人有驚艷之感,那鬱郁蒼蒼的松樹簡直頂天立地,掃除眾人所有的悲觀。

眾人繼續攀登,每次輪到方運重新書寫《青松》,眾人的希望就多一分。

繼妖族的三大聖子之後,陸續有幾個聖子和少數聖族妖蠻登頂,那狼蠻聖子狼離登頂後。對身邊的一個聖族牛蠻說了一句,然後沖方運陰陰一笑,快步離去,消失在第三長廊。

方運等人快步趕路,沒有關注那些妖蠻。

不多時,所有舉人抬頭向坡上看,就見那些聖族妖蠻突然陸續吼起來,乾脆用誰都能聽懂的妖語交談,眾人聽了個明明白白。無不為之變色。

「不好!太多妖蠻因我們而死傷,他們竟然要學我們!方運快想辦法!」李繁銘輕呼。

眾人抬頭望去,就見上方最後的三十多個聖族妖蠻開始快速集中,前往人族上方。來的都是妖界的血妖蠻,而那些聖族星妖蠻則躲得遠遠的。

那些血妖蠻突然開始大量外放氣血之力,形成熾熱的力量融化周圍的雪水。

方運神色不變,但目光卻隱隱閃過一絲急色。因為那三十多聖族妖蠻全力外放氣血的力量,把大量的雪化為水,然後又凝結成冰塊。

妖蠻竟然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滾落的雪變成砸下來的碎冰。現在只有極少數的雪變成碎冰,若是不阻止,最多百息之後,前方過半的雪都會化為碎冰,到時候哪怕有大雪壓青松的力量在,也會瞬間被大量的碎冰衝垮。

數個舉人驚駭欲絕,如此多的聖族妖蠻聯手,若鎮守彗星長廊的石獅子不阻止,眾人必死無疑。

「果然不能小看聖族妖蠻!」

方運深吸一口氣,提筆書寫。

「天寒瓊花利如刀,一株蒼翠沖雲霄。不知冰雪是冬色,但見一春柳絮飄。」

就見前方似乎出現了短暫的平靜,隨後所有冰雪被無形的力量吹起,變得輕飄飄的,如同柳絮似的向兩邊飛去。

前方的聖族妖蠻和冰雪一樣輕如柳絮,向兩側飄揚,無法再威脅方運等人。

眾舉人大喜。

「好詩!尤其那句『不知冰雪是冬色』,松柏對寒冬輕蔑之意躍然眼前。」

「先把雪花比作瓊花,看似美麗在冬天卻如刀鋒,後面筆鋒一轉,寫松柏之態,全然不把如刀冰雪放在眼中,只當是柳絮,這逆轉季節之豪邁,堪稱真傲雪!」

「第三長廊過矣!」顏域空笑道。

沒了聖族妖族的阻撓,後面的路無比順利,雖然才氣越來越少,但大家都信心十足,因為有方運在。

最後,眾人終於攀上雪崩坡。

在踏足山頂的一剎那,所有人長長出了一口氣。

師棠很乾脆地往地上一坐,道:「太累了我先休息片刻。」

「唉,我的才氣用盡了。」李繁銘說著,隨之坐在山頂。

「我的才氣也不多了,最多還只能再寫一首詩。」韓守律笑道。

眾人紛紛坐下,直到這種時候,許多人才發現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坐下去就不想再站起來。這些人隱隱後怕,攀登二十里的長坡本來就耗盡體力,還要不斷承受雪中寒意侵襲,現在才氣更是馬上枯竭,若是稍微出一點意外,眾人都keneng死在雪崩之中。

連少數聖族妖蠻將都無法承受雪崩的衝擊,人族在沒有文寶的情況下更不用說,毫無生存的機會。

而賈經安坐下的時候口中不斷抽氣,他的身體已經被雪中的奇異寒意所傷,能上來完全是拼著一口氣,現在這口氣泄了,疼得連路都走不動。

過半的舉人和賈經安一樣,身體受到極大損傷,輕輕捶打自己的腿。

眾人向下面看去,凡是妄圖阻礙他們的妖蠻都被詩詞的力量卷落,正在山腳下或山腰處慢慢向上爬,而在山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