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268章 大禮八法

第268章 大禮八法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在看到落星橋第一眼的時候,看著那十多顆流星齊齊墜落,方運就有種想跑的衝動,因為他和這些舉人不一樣,他清楚流星墜落的威力。

這第四長廊不過二十多里長、一里寬,十數顆流星一起下落,足以把這裡變成廢墟,但這裡的流星沒能做到。

為了確定流星隕石的威力,方運進入奇書天地中翻找相關書籍,很快有了答案。

這第四長廊的流星在天空飛行的時候威力和正常流星一樣,可一旦接近橋面,力量就明顯變弱,無論是衝擊波的範圍、力度還是流星的火焰都不如半空的時候。

方運想起虎妖聖子對付流星的方法,明顯是靠冰橋的力量削弱流星,而那妖象之所以被一擊攔腰打斷,是因為當時的流星沒接近冰面,力量沒有絲毫的減弱。

於是,方運仔細觀察流星的變化,很快發現,只要流星到達離地面三尺的地方,力量就開始削弱,在碰撞到冰面的一剎那,力量削弱更多。

方運立刻走上橋,仔細感受,發現那寒意在三尺高的時候最強,超過三尺就變得很弱。

「流星和雪崩一樣,都不是自然的力量,都受彗星長廊的力量操控。而且,寒意的力量對流星有著明顯的剋制,若是能操控冰橋中的寒意,就極有可能通過落星橋。」

「除此之外,最好應該理解妖祖考驗的目的。」

方運冥思苦想。

「雪崩坡和浮冰河都考驗了力量、反應、靈活和耐力等,這落星橋的流星又強到人人都無法正面抵擋,不可能考驗實力。那虎妖聖子過橋的方式是先削弱對手,更像是人類的兵法謀略,不是妖族主流的戰鬥方式。若所料不錯,這是考驗,也是妖祖在指點妖蠻,教導妖蠻在絕對不可力敵的情況下,要知道藉助別的力量!」

方運想通這一點,豁然開朗。

「妖蠻大都是死腦筋,哪怕是天才也大都體現在力量上,而不是體現在智慧上,他們更願意只用力量去解決一切矛盾。這種考驗頭腦的方式對人族來說是小菜一碟,但對妖蠻來說就顯得特別不一樣。」

「妖祖也沒辦法教會妖蠻多用頭腦思考,所以乾脆設置這個落星橋,先讓所有妖蠻去『躲避』流星,最後再想辦法『削弱』流星,然後才能通過。就是要讓那些妖蠻知道,有時候蠻力解決不了的事情,用頭腦思考一下就可以解決。」

方運想到這裡,突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妖祖的考驗對天才妖蠻來說還好,可我們人族要參與這個考驗卻千難萬難,因為速度和反應跟不上!可以說,整座彗星長廊都這樣。舉人可以作出傲雪的詩詞,面對流星就不行了,流星的力量太強,就算能作出抵擋流星的詩詞,舉人的才氣也不夠。所以,我們也得和妖蠻一樣,躲著點流星。至於最後抵擋追蹤流星,必須要藉助冰橋的力量。」

「操控冰橋寒意是其一,而尋找流星下落的規律同等重要,而那些沒有流星隕落的安全點也必須掌握。只有三者兼顧,才可能過橋。再配合疾行詩詞,我們就有機會過。」

方運想通,扭頭一看,發現那些舉人也在議論,用之前方運的分冰法開始總結,結果發現不是特別好用。

方運抬起頭,觀察天空的流星。

高空時不時會出現一些銀白色的亮點,一息之後,亮點化為流星快速下落,這流星不是自然墜落,而是在一開始就擁有極高的速度,往往兩三息之後才會落到地面。

方運試著用記浮冰河的方式記天空中流星的位置,很快發現一點規律,面色緩和,不多時,規律更加明確,方運輕輕鬆了口氣。

但是,僅僅過了片刻,方運臉上恢復凝重之色。

「規律在變!或者說根本沒有長久的規律!流星出現的高度、大小和速度,在一定時間內有跡可循,但不久之後會立刻改變。而且那些星辰離得太遠,在空間定位太麻煩,不如觀察流星的落地點。既然那虎妖聖子曾經所站的地方沒有流星砸過去,或許冰橋有更多類似的地方。」

方運開始盯著地面,這次他不再去尋找流星的規律,而是尋找「安全點」,尋找哪裡是流星不會直接撞擊的地方。

但是,方運很快發現,沒有任何一個地方不被流星撞擊。

方運心中不甘,在腦海中把二十里長的冰橋當成一個長方形的平面,然後分成許多間隔十丈畫出縱線和橫線,把冰橋平面分成十丈見方的格子,然後記錄下流星的墜落位置。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方運的腦海里出現八張冰橋平面圖,這期間流星發生八次變化,同時方運發現一個驚人的現象,就是無論流星的規律怎麼變,但有幾處地方的非常特別。

每當流星下落規律變化後,第一批的流星落下的位置不會再有第二批流星下落,直到流星下落規律再變。

方運恍然大悟。

「這落星橋存在安全點,只是這些安全點的位置在不斷變化!」

方運沒有立刻說出自己的見解,而是開始看著橋面引證自己的方法:利用流星出現的時機來判斷規律變幻的時間點,然後確定什麼時候的流星是新規律的第一批,從而確定安全點。

經過驗證,方運確信自己得到了正確的方式,正要告訴其他人,讓大家一起出力,但突然無奈地閉上嘴。

因為在尋找流星規律的過程中,涉及到大量的數學和物理知識,沒有那些公式,得到的只是模糊的結果,誰用誰死。

方運無奈地向那些舉人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