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19章 提議封止

第319章 提議封止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先聲奪人,之後應該張弛有度,引而不發,在關鍵時刻出手,若是還沒文斗就步步緊逼,反而失禮,落人口實,但李文鷹就沒有這個顧忌。

「文鷹啊,多日不見,你的脾氣還是如此火爆。我們是讀書人,不是妖蠻,文斗之前,何不以文會友,共飲暢談一番?」盛州牧微笑道。

「我們景國人很忙,北有草蠻,東有海族,南有蛟龍宮,西有荒妖山,不似你們慶國這般悠閑。此次文斗,就定在今夜,若今夜不文斗,我們馬上返回景國,並宣稱我國方運文壓夕州,堂堂夕州竟無一個好男兒!」李文鷹的話蘊含舌綻春雷,全城的人都能聽清。

整座長寧府沸騰了,數不清的人以更快的速度湧向州文院。

路障兩側的人紛紛喊叫,還有舉人大聲求戰。

盛州牧依舊面帶微笑,道:「劍眉公此言差矣。方運有備而來,自然可馬上文斗,但夕州方圓千里,其他城鎮的舉人趕到這裡需要很久。既然要文斗一州,就要等各地的舉人前來,否則就算方運勝了,也只是文斗一府。」

李文鷹看向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道:「盛大人,你的意思是,與我文斗的舉人來自夕州各地?到時候,若與我文斗之人此刻都在長寧府,我是不是可以懷疑你們慶國人在文斗中欺瞞?」

「各地舉人到達夕州後,還要經過一番篩選,至於最後誰能參與文斗,誰也說不準。」盛州牧道。

「如劍眉公所言,我景國人很忙!子夜一過,我等馬上啟程回景國,我是來文斗的,不是來與你們廢話的!我回船上等!」

方運說完轉身就上船,留下一干發獃的慶國文人。

李繁銘跟在後面低聲笑道:「你果然沒中計,他們明顯在玩緩兵之計,慢慢拖著你,直到亂你心,便可果斷出手。現在你如此果斷,他們反而亂了陣腳,必須要在子夜前找到人與你文斗。」

方運不答話,繼續上船。

盛州牧大聲道:「方運你做什麼?怕了嗎?我們現在就出人與你文斗,你回來。」

方運卻恍若未聞,一直向前走,許多人感到奇怪,跟在後面。

盛州牧給身邊的一個年輕舉人使了一個眼色,那年輕舉人立刻喊道:「方運,我要與你文斗,你為何不敢回來!你怕了,文斗可以結束了!」

方運立刻轉身,道:「好,馬上開始文斗,若百息內這個舉人不與我文斗,就當是我勝了一場。以後每過百息不來人,我便等於勝一場!」

盛州牧面色一沉,道:「你當文斗是什麼?此舉關係著……」

方運不客氣地打斷道:「我只問現在比還是不比?」

「你容我把話說完!文斗乃是……」

方運二話不說,再次轉身就走,無論盛州牧說什麼,都不再回頭。

等上了船,隔絕內外,師棠問:「莫非你認定他們必然會拖延?」

方運邊走邊道:「我現在若是轉身返回,盛州牧當然會繼續拖延,那個年輕舉人甚至會放棄文斗。剛見面之時,我就猜到他們的用意,耗我神,亂我心。子夜的時候他們就算派人文斗,也會一直拖時間。但我回船上睡覺養精蓄銳,無論他們說什麼,都不下船,徹底廢了他們的拖延之策。在空行樓船出現的時候,文斗就已經開始了!」

「有道理,你在孔城的時候,慶國人恐怕就已經準備如何對付你。你在船上想必也沒閑著。」

「不過他們若是學你,子夜不出現,你說勝過他們,難以服眾啊。」

「他們必然會出現,因為若不出現,那他們就失去洗刷被文斗一州恥辱的機會。我方才說過,文斗早就已經開始。」

眾人深表贊同,孔家人贈空行樓船,明顯標榜方運此行「正統」,若慶國人和荀家人不文斗,依舊等於方運勝利,所以荀家人只有在文斗中擊敗方運,才能避免名聲受損。

「你安心睡覺,子夜時分我們再叫你。」李文鷹道。

「如此麻煩諸位了。」方運說著進入船艙,立刻卧床睡覺,沒有絲毫的負擔。

空行樓船外,夕州的文人終於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各個面帶笑容,而是紛紛以舌綻春雷譏諷嘲笑,但都保證不上升到辱罵的程度,可惜方運根本聽不到。

過了片刻,慶國人發現緩兵之計失敗,不得不商議別的對策。

無論慶國人說什麼,方運始終不下船,直到午夜時分,方運才清醒,然後活動了一下身體,向船艙外走去。

所有人都已經等在甲板上,無需多言,再次隨方運下船。

這一次,等待方運的不再是一張張笑臉,而是一張張或輕蔑、或譏笑、或憤怒的的面龐。

方運依舊不為所動,因為之前的笑容也好,現在的輕蔑也好,都是慶國人亂他之心的策略。方運看得無比透徹,慶國人若是真喜歡堂堂正正,就不會發生文壓景國數十年的事情。

方運看了一眼天色,又看了看四周,發現附近的人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多。

州文院門前是廣場,廣場兩側是文院街,而廣場前面就是房屋的後牆,可那些房屋的屋頂竟然站著許多人,路障後的人更是水泄不通,路障已經難以阻礙他們,數以百計的差役正在那裡維護秩序。

方運一出現,慶國人的罵聲此起彼伏,經常會出現整齊劃一的罵聲,顯然是有人在操縱。方運不由得想起體育賽事的觀眾,通過起鬨或喊叫幫助己方而壓制對手參賽者,對參賽者的心理有不小的影響。

文斗一州太重要,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