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21章 霜絕

第321章 霜絕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文斗中,有人會使用防護戰詩保護自己,然後近戰肉搏,這是戰詩詞的正常用法,並不能算違規,但聖院又不想看到這種文斗方式泛濫,於是有規定,任何用武力獲勝的文斗,會被判為平局。Www.

一旦平局,那就不能文斗下一場,意味著方運的文斗一州以平局結束。

方運懷疑這個舉人力士原本後出戰,但因為自己引發了星力,超出荀家人的估計,所以提前派他出來。

「荀罡,見過方鎮國。」荀罡客氣又和善。

「荀家果然卧虎藏龍,請選擇文斗方式和提議封止。」方運一直在暗中仔細打量荀罡,用《太公兵法》中的觀人之術獲得有利於自己的信息。

荀罡雖然高大,但皮膚比尋常人要白,必然極少接受光照。而他的口音根本不是夕州的口音,甚至也不是慶國的口音,但偏偏是荀家人。此人外露的皮膚有許多細微的傷疤,下巴處還有一道大傷疤,顯然經常參與戰鬥,正常的力士訓練絕不能有這麼多傷。

這荀罡雖然和善,但目光遠比之前的荀緒堅定,其言行舉止都有軍伍氣息,顯然是軍中老手,方運自己就在軍中住過,絕不會看錯。

方運隱約猜到荀罡的來歷,心裡有了底。

這種舉人力士的文位很難寸進,為了讓自己更有價值,遠比普通舉人更努力,實力也更強,甚至有舉人力士能在臨死前重創普通進士。

荀罡笑道:「你文膽遠超一切舉人,我不與你比。你的才氣曾在江州名噪一時,勝我慶國舉人,我甘拜下風。所以我選文斗戰詩詞,我提議封止:不得寫自己的戰詩詞。」

方運掃了一眼荀罡身後的荀家眾人,不知道誰人在出謀劃策。

這第二場直接封止原作詩詞,顯露了荀家的決心。絕不給方運任何機會展示才華。

方運原本可以提議「只能用自己的戰詩詞」,必勝無疑,可現在荀罡先封止,方運沒辦法否定,那文斗只能用別人的戰詩詞。

若像上一場一樣拉近距離,荀罡可搶先靠近,以武力逼成平局,若拉遠距離,荀罡可用舉人戰詩詞,獲勝的機會大一些。

方運卻只是微微一笑。因為早在上一場開始之前,他就推斷出荀家的提議封止方式,甚至也想到許多備用的方法。

荀家的第一場文斗提議封止,是一個誘餌,方運看似吞了誘餌,暴露了自己策略,使得荀家馬上動用可以近戰的舉人力士。

方運道:「封止舉人戰詩詞。」

場外。

「方運的封止不錯,我覺得他在第一場文斗就知道用這個封止,但卻沒有用。用在第二場更佳。正常文斗相距五丈,這舉人力士毫無用武之地。」馬雄道。

顏域空卻道:「荀家歷經多次文斗,經驗豐富。在我們到夕州之前,荀家人必然聚在一起研究策略。方運的策略在文斗中出現過。荀家必然有辦法反制。」

「反制?既不能用舉人戰詩詞,也不能用自己的戰詩詞,兩人就只能用《易水歌》或《石中箭》,《石中箭》新出現不久。舉人秀才都沒有長久練習,用出威力遠不如《易水歌》。只有那些高文位的人才能迅速掌握《石中箭》,不需要長久練習就可以發揮完全的威力。」

「看來方運也不擅長用《石中箭》。否則他一開始就應該用,畢竟《石中箭》再慢也比煙霧刺客快。」

「有道理。既然兩人都只能用《易水歌》文斗,而域空又說荀家有辦法反制,那這位荀罡自然有特別之處,我們拭目以待。」

場中。

「不改了?」荀罡面不改色,依舊滿面和善。

「不改了。」方運道。

隨後兩人請聖廟相助,透明的光罩籠罩兩人。

方運刻意與荀罡保持距離,最後兩人相距五丈,是普通文斗的正常距離。

方運提筆,紙上談兵。

荀罡張嘴,出口成章。

兩人用的都是《易水歌》。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探虎穴兮入蛟宮,仰天呼氣兮成白虹。」

方運的煙霧刺客和方才一樣,匕首上多出銀色的魚鱗紋路,這刺客的氣勢無比強大,展現出星之王的力量。

煙霧刺客向前沖,而荀罡一邊後退一邊繼續念誦《易水歌》,荀罡的身體素質極佳,後退很快。

在方運的煙霧刺客離荀罡還有一丈的時候,荀罡終於完成《易水歌》,他的煙霧刺客出現。

荀罡的煙霧刺客與眾不同!

刺客手中的匕首沒有露出鋒芒,而是被紙頁狀的黑霧卷著,而且,他的刺客外形比方運的清晰數倍,更酷似真人。

方運的刺客有一股殺盡天下王侯的大氣概,這荀罡的煙霧刺客的氣勢卻更勝一籌,殺的是一代皇帝!

宗午德輕呼道:「詩魂!荊軻刺秦,以地圖包裹匕首,最後圖窮匕首見!這匕首藏鋒,一旦出現,必然有屠殺天子之威,還要勝過方運的魚腸劍!一個刺諸侯,一個刺萬世第一始皇帝,荀罡的詩魂更強!」

「荀家不愧是千年世家!出口成章不是紙上談兵,本來不能加入詩魂寶光,但若一個人對一首戰詩的理解極深,十年如一日練習,詩詞已經不再是普通的二境詩魂,而是接近三境喚聖,即使是出口成章的詩詞也有詩魂。」

方運的煙霧刺客停下來,而荀罡的煙霧刺客牢牢擋住荀罡,稍稍低著頭,緊握匕首,絲毫不把對手放在眼裡。

方運道:「看來荀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