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29章 聖墟碎

第329章 聖墟碎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凌晨的玉海府非常寂靜,但南城門口外卻是另一番天地。

不等空行樓船停好,那些官員如潮水一樣湧來,迫不及待要見凱旋歸來的英雄。

不要說船上的舉人們,就連那些護送的翰林和大學士都十分羨慕,對景國來說,方運已經可以做到普通文人所能做到的極致,現在若是白天,玉海城內必然萬人空巷,全城人齊出迎接。

空行樓船停穩,方運走下樓梯,玉海府的文官之首董知府直奔向方運,可到了方運面前,眼眶濕潤,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身後的那些人全都眼圈發紅。

景國被慶國欺凌近百年,在近十幾年更是被文壓全國,毫無反抗之力,哪怕是有李文鷹這樣的天才也獨木難支,每一次文斗都一敗塗地。

「我……替景國子民感謝你!壓在我們上億人頭頂的污名,潑在我們上億人身上的污水,今夜,一朝散盡!請受我等一拜!」

董知府深深作揖,而他身後無論是府文院的院君還是州都督,無論是二十歲出頭的幕僚文員還是七八十歲高齡的老人,一起彎腰作揖。

「使不得。」方運急忙去托董知府,不讓他彎腰拜下去,但他哪裡托得動一位成名多年的進士,終究沒能攔住,只得作揖回禮。

大學士孔實輕嘆:「國士駕臨,不外如是。」

眾人肅然,堂堂孔家大學士說哪怕一國最優秀之人出現,所受到的待遇也不過是這樣,這可以說是比文人表率更高的評價。

方運道:「我所作的一切,無非是一個讀書人應該做的,支撐景國的。不是一個兩個天才,而是每一位讀書人。」

「但,你站在最高處支撐!此次文斗,一掃我景國百年之恥。重振我景國之文名。你功蓋一國!我必率玉海城上下官員為你聯名請功!不給你一個州侯,我撞死在金鑾殿之上!」董知府的話語擲地有聲。

「願隨董大人左右!」眾多官員齊聲附和。

王公侯伯子男共六個爵位分九級。對應九品到一品,而州侯是第三等爵位,位列三品,一州的最高的州牧、州院君和州都督三人也不過是三品。

「謝過諸位。」方運拱手致謝。他自然知道這些官員不僅僅是請功那麼簡單,他們已經在對左相亮劍,若是左相阻攔,他們必然不計一切代價展開攻勢。

一位官員道:「可惜是夜間,無法鳴鑼開道、儀仗列隊,禮數不周,還請方鎮國諒解。」

方運笑道:「沒關係。無非一次文斗而已,要是鬧得太誇張,不知道別人會如何說我們景國人。其實你們都前來已經是少有的大排場。」

李文鷹道:「夜深不便詳談,明日慶功會再議。方運剛從聖墟回來。應該返家休息。這次各國才俊出聖墟後直奔悟道河而來,你們好生接待。」

「是!」眾官員應聲。

「我們已經備好馬車,方運可乘坐回家,其他才俊可與我一起去驛站暫住。」董知府道。

方運看了看天邊,已經由黑變深藍,最多一個半時辰太陽就會升起。

隨後,方運在前,玉海城全體官員在後,眾人一起向城內備好的馬車走去,許多人邊走邊看鴻雁傳書。

宗午德抱怨道:「唉,我們宗家人都沒睡,那些叔伯兄弟不停給我發傳書詢問事情經過。在城外收不到,這一到城門口,那鴻雁傳書,要都是真的大雁,非把我壓死不可。」

「我比你還慘,家裡人,紀家那邊的,文院的老同學,還有各國的文友酒友,都在詢問。」

「還是我有先見之明,見勢不妙,不接受任何鴻雁傳書。」賈經安笑道。

「所以都跑來問我。」賈明義大學士白了侄子一眼。

眾人一笑。

李文鷹道:「方運,《文報》有人找你,你怎麼不回話。」

「你們自己看吧。」方運無奈地地解除官印隱匿鴻雁傳書的功能,眾人只看一眼就沉默了。

數以千計的鴻雁飛在方運的上空不斷盤旋,而且不斷有大量的鴻雁飛過來,實在是太多了,除非成大儒一念化百,否則誰也沒辦法在短時間看完這麼多鴻雁傳書。

聖前舉人、疑似星之王、聖墟大贏家和文壓慶國的種種頭銜榮譽加一起,讓方運成為聖元大陸的焦點,現在聯繫他的人太多了。

「算了,《文報》的約稿我幫你推掉。《文報》本想趁現在做一個有關你的專題,天亮前在各國刊發。」

「是增刊?」方運問。

「自然。」

眾人露出羨慕之色,不用想,必然是文斗一州讓《文報》編審院不得不出增刊,完全是方運引發的,一人引動《文報》增刊,一點不比在《聖道》三詩同輝差。

眾人正聊著,大地突然輕輕一震,就在所有人以為只是一次普通地震的時候,一道橫貫南北的巨大空間裂痕出現在天空,那空間裂痕漆黑如墨,彷彿把聖元大陸的天空一分為二,擋住群星的光芒,在深藍色的夜空中格外醒目。

一些雜物從裂痕中掉落,有樹木,有碎石,有河水,甚至有數百丈的高山一同跌落。

空間裂痕周圍還有一些小的空間裂縫,分布雜亂。

「怎麼回事!」眾人大驚,齊齊望著那可怕的裂痕。

方運和幾個舉人突然一愣,因為恰好一座山從巨大的空間裂痕中掉出來,那分明就是聖墟中龍崖的山,眾人都曾進入過龍崖,對那山的形狀非常熟悉。

但是,怪異的事情還在後面,那些雜物還沒等落地,半空中又出現新的空間裂痕,正好位於那些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