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33章 門口

第333章 門口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陽光照著玉海城,也照在方家門前越來越多的禮物上。Www.

那些禮物最貴重的也不過是好一些的文房四寶,絕大多數都是很常見的東西,甚至有孩子把自己喜歡的小玩具拿了出來,鄭重地放在一些禮物上。

「替我謝謝方叔叔!」五六歲的孩子說完,高高興興拉著母親的手離去。

張老漢把裝著蘋果的紙袋放在方家門口,又站在方家門口欣慰地看了許久,才推著小推車離去。

走回十字路口,張老漢發現其他三個方向有許多人正向這裡走來,這些人來的目的不言自明。

張老漢回頭,看到那些禮物已經堆成兩座小山,每一座都有一人多高,欣慰一笑,推著車離開。

越來越多的人前來,大多數人都把東西往這裡一放,然後拱手作揖離開,不貪圖什麼,不攀附什麼,只是用簡簡單單的方式表達自己對方運和景國的支持。

半個時辰後,二十多個舉人遠遠走來。

在尋常時刻,二十多身穿黑色舉人服的人必然會引起所有人的關注,但現在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們,而是方家門口的人群和那些禮物。

方家門前的烏林街原本非常寬,足以供十幾匹馬並行,但現在,從方運家門口開始,往東西兩側的街道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東西。

新來的人發現,方運家所在的那段烏林街只剩一側可供人通行,而靠方運家那半邊的街道堆著、鋪著大量的東西。尤其是門口附近,堆著的東西已經和院牆齊平,鎮門石獅子的頭上都掛著一些海帶、魚乾。

周圍的鄰居正在幫忙整理,各種東西被分門別類擺好堆疊好,有些東西不能壓著,只能並排放在地上,已經綿延到了街口。

「好傢夥。來之前聽驛站的差役說起,我還不太相信,一路上聽聞,再親眼所見,才知什麼叫真英豪。今日的瓜果滿街、厚禮盈門,必口口相傳,流傳後世。」

「有此民心,江州之內方運無敵矣。」顏域空道。

「前面的人太多了,有些人遲遲不走,堵得厲害。我們等等再進去。先在這裡感受一下什麼叫萬民愛戴,什麼叫門庭若市。我若能得一城之民如此相待,死了也值。」

「嗯,再等等。」

方家的卧室中,方運緩緩睜開眼,因為到了家不需要防備,完全是睡到自然醒。

方運的睡姿是面朝右側,一睜眼看到的不是窗戶,而是小狐狸。小狐狸正直立在枕邊,一隻小爪子搭在他的耳朵上,幫他捂著耳朵,避免被喧鬧聲吵到。

方運忍不住微笑起來。小狐狸也咧著嘴笑起來,然後輕輕用另一隻爪子摸了摸方運的頭,溫柔地嚶嚶叫了兩聲,像是在說:好好睡。我幫你捂著耳朵,等睡夠了再敘舊。

方運被小狐狸賢惠的模樣逗笑,起身抱起它。放在懷裡輕輕撓著它的下巴,道:「我睡夠了。這些天怎麼樣,在家裡乖嗎?」

奴奴抱著方運的手,用頭輕輕蹭著方運的手指,笑眯眯地點頭,同時嚶嚶叫著,好像在說:多抱我一會兒。

這時候小流星飛出來,飛向奴奴,奴奴反應極快,本能地用小爪子一拍,把小流星拍飛出去。

咚地一聲,小流星撞在牆上,它在牆邊轉了幾圈,回到方運身後飛來飛去,再也不敢靠近奴奴。

奴奴好奇地看著小流星,然後伸出小爪子招了招手。小流星晃了晃,似乎在猶豫,但最終還是飛向奴奴。哪知奴奴再一次突然伸出爪子,又把小流星拍走,小流星再一次委屈地飛回來。

「嚶嚶嚶……」小狐狸大笑起來,覺得太好玩了,然後猛地一跳,穩穩地跳在小流星上,四肢小爪子牢牢抓住小流星。

小流星稍稍一下沉,然後一動不動懸浮半空,好像變傻變呆了,又像是在無聲的反抗。

方運笑著道:「奴奴,這是別人送我的小東西,你喜歡就拿去玩。」

「嚶嚶!嚶嚶!」小狐狸興奮地歡呼,好像在說就知道你對我最好!

接著,奴奴用爪子輕輕拍了拍小流星,輕嚶一聲,好像再問:飛呀,怎麼不飛了!

小流星倔強地一動不動。

奴奴惱了,露出一副不信治不了你的模樣,四隻小腳在小流星上亂踩。

「嗖……」小流星突然加速,奴奴身子一歪,從半空掉下去,方運眼疾手快,伸手接住奴奴。

「嚶嚶!」奴奴謝完方運,立刻撲向小流星,然後這一隻狐狸和一顆石頭就在卧室里追逃起來,雞飛狗跳。

方運搖搖頭,站起來,就見房門打開,楊玉環端著臉盆走了進來。

「你醒了。」楊玉環輕聲問候,眼中柔情淡淡,綿綿不絕。

「嗯。家裡沒事吧?」方運道。

「都挺好的。走了不到十天,比你去當兵磨礪的時候還短,沒什麼。」楊玉環輕輕右手理了一下耳邊的秀髮,明亮的雙眼盯著方運的面龐,充滿欣喜,還有那麼一點點羞澀。

方運知道她不想讓自己擔心,當兵十年也不如這聖墟的幾天兇險,楊玉環這些天必然一直擔驚受怕,直到自己回來才放心。

方運接過臉盆和毛巾,一邊擦臉,一邊問:「臨走前我記得你在綉仙鶴飛雲圖,綉完了嗎?」

「這些天在練琴瑟,還沒綉完,不過快了。」楊玉環說著臉一紅,她以前刺繡飛快,前些天綉一會兒就分神,心裡想的都是方運。

「哦,賴偏將家已經搬走了,我給你請個女琴師來教你學瑟。」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