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40章 城宴節

第340章 城宴節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臨近傍晚,來烏林街的人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有增多的趨勢。『小說族Xiaoshuozu』

許多人白天還要務工學習,臨近傍晚空閑了,聽說了方運的事迹,哪怕沒有禮物,也想過來看看這個文壓一州的少年英雄。

不多時,數百輛馬車出現在道路上,浩浩蕩蕩前行。有心人發現,那些馬車上裝得大都是炊具,而馬車上坐的人也都是酒樓的廚師、夥計或掌柜,城裡最出名的那些酒樓店家幾乎都派了人。

一些衙役和官員走到車隊的最前面,他們的身後跟著一尊足足有兩層樓那麼高的巨漢,這大漢除了個子高,和人類毫無區別。

「鯨王!鯨王!鯨王……」許多孩子跟在後面叫著,又好奇又小心,無比羨慕地看著這個大個子。

鯨王始終面帶微笑,眾人看久了,越發覺得他很和善,一路上衙役偶爾跟他開兩句玩笑,他都不以為意。

這鯨王實在太惹眼,而玉海城人大都只聽過引龍閣鯨王的傳說從沒見過真人,全都向他看去。

孩子對鯨王非常感興趣,那些大人看久了很快厭倦。

不多時,鯨王走到烏林街與第十七街的交叉口,一個舉人官員手持官印,給董知府發送鴻雁傳書。

片刻之後,董知府的舌綻春雷傳遍全城。

「諸位玉海城子民,因方運文斗慶國、文壓一州,本府應舉辦慶功宴。但我玉海城萬民一心、同賀大喜,以致方家瓜果滿街、賀禮盈門。萬民之禮不可棄,方運有言:文壓慶國非他之功,乃萬民之功,萬民相賀,應當以禮謝萬民。家有家宴,國有國宴,今日。便在玉海城首創『城宴』,宴請民眾。凡是玉海城之人,皆可直接赴宴。方運謙虛,本府不能妄言,文斗一州、文壓慶國,就是方運之功!今日,有龍族之天地貝相助,半個時辰後在烏林街舉辦城宴,望諸位前來,共賀我景國大喜!」

歡聲雷動。整座玉海城都被歡呼聲淹沒。

鯨王附近的人也明白鯨王的來意,緩緩後退。

最終,十字路口空出來,只剩鯨王。

就見鯨王攤平右手,強光爆射而出,所有人都下意識眯起眼,隨後鯨王消失,一片水光出現,籠罩十字路口。

一座看似很普通的木樓拔地而起。堵住十字路口,木樓有四道大門,每一道大門都正對著一個街口。

玉海城幾乎人人都進過引龍閣的天地貝,看到這一幕後紛紛進入那些水幕大門。

飲江貝上空突然出現一隻半透明的大手。對準方家門前一抓,地上的那些瓜果蔬菜等可以吃的賀禮都被吸入手中,進入天地貝里,而那些文房四寶之類的賀禮還留在原地。

「送禮之人。把你們的賀禮放入天地貝中,自然會有人處理。」鯨王的聲音傳遍附近。

隨後,那數百輛馬車陸續進入。從外面看。這天地貝形成的木樓佔地不過數丈方圓,但進入之後別有洞天。

最先進入的人看到,裡面竟然憑空出現一座座酒樓的招牌,那些車隊的人分別進入掛著自己酒樓名字的地方。

天地貝如同無底洞,無論進去多少人,都填不滿,甚至隨著人數的增多而變大。

在董知府的舌綻春雷之後,玉海城各處的人開始向烏林街湧來,無論是文人墨客還是販夫走卒,無論是大家閨秀還是小家碧玉,無論是遲暮之年還是黃口孺子,都想見一見城宴盛況。

夜幕降臨,沒有任何人組織,凡是沒有參加城宴的人,都把大紅燈籠掛在家門口,張燈結綵。

每個人都知道,慶國人壓著景國人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返,史書必然掀開新的篇章。

自從董知府離開,方運就一直在寫策論。

董知府把十九年前舉人試的十道題都寫出來,有一些是方運並不擅長的,但方運曾生活在一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成為童生後又每天閱讀大量聖元大陸和奇書天地的書籍,知識的積累已經到了恐怖的程度。

經義太過艱難,詩詞太考驗天賦,方運有時候還要藉助奇書天地,但策論乃是展現自我理念、展示自我治國方針的文章,方運什麼都不藉助,完全是按照自己的理念來寫。

每寫完一篇策論,方運都會重新讀一遍,查缺補漏,更加了解自己寫策論的水平。

方運在午間開始寫,一直寫到夜幕降臨,終於感到才思枯竭,不得不停下筆,走進院子。

一身毛絨絨的奴奴正趴在花壇邊,似乎在發獃,而它旁邊懸浮著一顆小流星,這一狐一星在夜色下一動也不動,看著它們兩個,方運感覺整個世界都安寧。

突然,奴奴睜開眼,轉頭看向方運,白色的大尾巴輕輕掃動,然後一路小跑來到方運面前。

小狐狸兩腿直立,兩條前腿則高舉分開並輕輕搖晃,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方運,彷彿在說:抱抱。

方運笑著抱起它,放在懷中,輕輕撫摸它的後背,問:「怎麼,不追小流星了?」

「嚶嚶……」小狐狸有氣無力叫了聲。

「原來是累了,嗯,好好休息。」方運話話音剛落,小流星突然在急速飛來,在小狐狸面前左右來回疾飛,開始耍賤。

「嚶嚶!」奴奴大怒,立刻撲上去,小流星馬上躲開。

狐狸追流星的一幕又開始在方家院子中上演。

方運笑了笑,進入正堂,看到楊玉環正坐在裡面望著自己。

「怎麼,你不參加城宴?」

「你呢?」楊玉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