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49章 免徵令

第349章 免徵令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秋高氣爽,金桂飄香,是讀書的好天氣。本文來自WwW.

方運以文膽之力遮蔽門外的喧嘩,一個人安心地在書房中作策論,運筆如飛。

院子里,奴奴收斂笑意,慢慢巡邏,一旦有人腳步聲音稍微大一點,它就會馬上竄到那人前,按住那人的鞋,然後指向方運的書房。家裡的僕人要是發出什麼聲響,奴奴會第一時間出現警告。

小流星像個跟屁蟲似的一直跟在奴奴後面。

寫完一篇策論,方運快速翻看沒看完的鴻雁傳書,回復了眾人後,開始做在聖墟中也沒停的事,從十三經中選了一部眾聖經典背誦一遍。

之後,在奇書天地中選了《天工開物》的五金卷,開始速讀,讀完又從《武經總要》的開頭開始讀,讀完一卷後便休息片刻,繼續寫策論。

普通人若是這麼讀書作策論不出三日就會瘋掉,但方運有文膽二境和才氣的支撐,毫不費力,學習效率高得可怕。有上品文心奮筆疾書在,他寫策論的速度也遠超他人。

等到傍晚,董知府如約而來,然後拿出方運昨日寫的那篇《穩農定軍策》,在方運面前進行點評,用了不少李文鷹的評語和意見。

方運聽後更加虛心,沒想到董知府對農事和軍略都如此有見地,怪不得能成為景國第二大府的知府。

董知府很滿意,然後又通讀了一遍方運今日所作的九篇策論,先是加大褒獎了其中的一些優點,又說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然後說為了更好地幫助方運,他今日回去認真修改,明日再拿出完備的指導。

臨走前,董知府又留了十道策論題目,方運無奈。只好繼續題海戰術。

有關兩界山的消息不斷從曾原那裡傳來。

今日上午,兩界山的人族派出百名進士站在城牆上以舌綻春雷叫陣激將,說出方運的賭局,並嘲笑妖蠻膽小。

到了午後,妖蠻終於忍不住了,開始對罵,一直罵到晚上,指揮妖蠻大軍的妖皇也沒出現。

妖蠻的士氣跌落,而人族士氣大漲。

曾原在書信中說李文鷹想得周到,現在兩界山所有人族都在稱讚方運。不僅能文壓一州,還把億萬妖蠻壓了一天。

不過,最後曾原還說,很多人想向方運轉達擔憂之情,三年寫十六首戰詩詞都不容易,寫十六首傳世戰詩詞更是前所未有,希望方運退出這個賭局。

方運看完曾原的傳書後表示感謝,然後繼續學習。

又過了一日,一大早。府衙派了一個老吏和一個老婦以及一隊衙役前來,還帶著十幾件禮服,因為禮部的右侍郎率領的車隊馬上就要到達玉海城,方運和楊玉環要一起去迎接。

吏部的左侍郎和右侍郎都是正三品的官員。地位僅在禮部尚書之下,但是奉旨出京,見官高半級,而這次賞賜又是玉海城近年最大的事情。玉海城的大部分官員都要出去迎接。

方運是讀書人,直接穿一身秀才袍就可以迎接,但楊玉環選衣服就麻煩了許多。從選衣服到最後出門,足足花了一個時辰。

楊玉環身穿一身喜氣的大紅袍走了出來,淡妝輕抹,和平日里比多了幾分艷麗,多了幾分貴氣,已經頗有方家大少奶奶的氣質。

奴奴瞪大了眼睛,然後歡快地在楊玉環面前跳來跳去,嚶嚶叫個不停。

方運仔細打量了楊玉環兩眼,道:「看看,連奴奴都被你迷住了。」

方運說著伸出手去拉楊玉環的手。

楊玉環終究是在封建禮教下長大的人,哪怕方運經常拉著她的手,她還是會臉紅。

府衙派來的老吏臉一黑,輕咳一聲,道:「請侯爺和夫人注意儀態。」

方運卻笑道:「這是夫唱婦隨,太后都賜給我們文寶琴瑟,我們若是不親密一些,怎麼能讓太后高興?你放心,接旨的時候我絕不會失禮。」

「但願如此。」老吏不再說什麼。

方運和楊玉環牽著手走上馬車,奴奴和小流星也跟著上去,一起前往東副城。

若是他人得朝廷封賞,至少要出城迎接三十里,但方運身份獨特,為了避免意外,太后特許方運和玉海城百官在東副城中迎接。

不多時,馬車停在東副城門口,方運走下車,就見一大批玉海城的官員就在前方。

「祝賀方侯爺!」

「見過方侯爺!」

除了州軍的統領蘆都督和州院君李文鷹,所有的官員都彎腰行禮。

文侯和內閣行走的加銜已經讓方運躋身景國高官的行列,江州官員數千,見到他能平等相對的只有三人而已。

方運挺直身體,輕輕一拱手,算是見禮。

楊玉環欠身屈膝,行了一個萬福禮。

小狐狸學方運一本正經直立起來,兩條前爪做出拱手的姿勢,動作無比標準。

隨後眾官員迎上來,紛紛賀喜,沒等說幾句,就有人通報:「賽侍郎來了。」

方運一聽是賽侍郎,便知事情會很順利,因為賽侍郎不僅是江州人,當年不僅是寒門學子,而且是州文院勵山社的領袖,方運就是勵山社的一員。太后特意派賽侍郎來,可以說考慮得面面俱到。

不多時,三十多輛披著紅綢帶的蛟馬車緩緩從城門口進來,其中六輛蛟馬車是貨車,其餘蛟馬車上載著士兵。

最前面的一輛蛟馬車停下,一位身穿三品官服的中年人走下馬車。

方運仔細一看,此人保養的極好,看面相不過三十歲出頭,實則是一位成名已久的翰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