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67章 九月初四

第367章 九月初四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水調歌頭》形成的月光消散,方運依舊留在書房中。

方運一伸手,手中出現一本只有他自己才看得到的書籍,正是《三十六計》。

三十六計在完成瞞天過海和圍魏救趙後,因為吸收了《韓信三篇》的第一篇,衍生出了「暗渡陳倉」。

而現在《三十六計》中,竟然出現了苦肉計,只不過文字非常暗淡。

苦肉計原本就是三十六計之一。

方運收起《三十六計》,大概猜到《苦肉計》出現的原因。

這個世界重視學以致用,自己這次使用了兵法「苦肉計」,哪怕沒有像以前那樣刻苦研究,一旦計成,必然可直接成書。歷代許多兵家人經義平平,但因為兵法頗有建樹,歷經實戰考驗,文位慢慢進步,最終成就大儒。

方運坐在床上,如同研究經義策論一樣思索這次苦肉計的細節和影響,要讓《三十六計》更加完善。

方運意識到,等初五放榜後,必然有腐儒指責自己,但自己本就主修儒道輔修兵法,有這麼大好的機會不用兵法懲戒宵小之輩,那自己真是連腐儒都不如。

不多時,方運聽到外面傳來凌亂的腳步聲,接著就是砰砰的砸門聲。

方運對著銅鏡整了整衣領,穩步走到門口,正要打開門,就聽外面一人呵斥道:「放肆,連敲門都不會?把這兩人拖到街口,堵上嘴,抽一百鞭子。」

「大人饒命!小的還以為……啊……」

方運聽聲音很熟悉,下令之人正是大源府的府將軍陳溪筆,微微一笑,心道這些兵家人也不全是莽漢,無論是刻意安排還是自然發生,這份心意自己都領了。

方運打開門。就見外面火把林立,發出嗶嗶剝剝的聲音,刀槍閃閃,一道道寒光刺的人眼生疼。

街口處不斷傳來鞭子抽在皮肉上的聲音。

陳溪筆翻身下馬,面無表情,手裡舉起一張軍令,道:「方運蒙受國恩聖恩卻褻瀆聖道聖人,實乃罪大惡極!太后下令,禁止方運出行,直到文相前來!把方家圍起來!若走漏一人。提著人頭見我!」

「是!」就見兩隊人馬匆匆跑開,繞向方家後面。

陳溪筆說完,環視所有兵馬,然後拍了拍自己剛長出沒幾天的左臂,道:「方運罪大惡極,你們都知道,但老子這條手臂是吃了方文侯給的生身果長出來的!只要奪爵的聖旨一天未到,他就是我景國文侯!該怎麼做,你們心裡清楚!」

「是!」眾兵將齊聲道。

街口的鞭子聲更加響亮。

陳溪筆看向方運。臉上的冷意消散,微微一笑,道:「皇命在身,身不由己。既然公事辦完。那一起聊聊私事。」

「陳大人請。」方運做出請的姿勢,轉身往院子里走。

陳溪筆進了院子先關好門,然後走到方運身邊,以文膽之力隔絕外界。

「此事。真如傳書所說?」陳溪筆盯著方運,雙目明亮。

方運面不改色,道:「不談此事。」

「也罷。你不要灰心。我們都不當回事。當年我剛從軍的時候比你慘得多,等有空喝酒,我講給你聽。太后圈禁你,未嘗不是為了保護你。說是三年,估計一兩年就可以放你出來。不要想太多,你是方鎮國,景國的未來終究還要靠你!」

「謝陳大人。」方運道。

「我的手下就在外面,想讓他們做什麼都行,誰要是敢有半點不敬,回頭告訴我!」陳溪筆道。

「嗯。」

「你既然不願多說,那我走了,明年九月初一再戰科舉!告辭!」陳溪筆終究是軍人作風,異常乾脆。

「告辭。」

送走陳溪筆,方運沖門外的士兵一拱手,道:「有勞各位了。」

那些士兵紛紛回禮。

關好門,方運回到卧室睡覺,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方運走出院子,發現院子里多了幾個人,其中一人正是伯父方守業家裡的老管家。

「小少爺您醒了?少爺說您這裡缺人,就把我們派來負責您的起居和三餐。您想吃什麼儘管說,我讓人給您備著。」

方運點點頭,道:「照常就好,我不忌口。你們可以來去自如?」

「能進,不能出。買菜的人可以進出,不過照規矩有兩個士兵跟隨。」

方運道:「最多初五事情就會結束,麻煩您了。」

「不麻煩。人這輩子,沒有過不去的檻,摔倒了,爬起來繼續走,人總得往前看。咱大源人都支持你!」

「謝謝。」方運笑著致謝。

吃過早飯,方運開始看傳書,今日的傳書不如往日多,許多人都來勸解安慰自己,還有一些人根本不說棄考的事,只是說一些很普通的事,如同正常通信一樣。

只有少數人發傳書斥責甚至抨擊。

不一會兒,便有許多人來信,紛紛指責蔡禾無恥,稱自己絕不會做那種事。

而蔡禾很快發來傳書。

「我已經宣布與你割袍斷義,罵我之聲如潮啊,現在江州的許多士子和官員竟然反與我割袍斷義,好,我景國人有骨氣,沒有因為你陷入低谷而落井下石。慶國和武國那邊果然出手了,已經有許多士子聯合在一起炮製了一份萬民書,馬上就要送交聖院,要求聖院重懲你。鬧吧,他們鬧得越大,悔得越深!」

除了蔡禾,曾原、宗午德等人陸續發來外界的消息,讓方運更加了解現在的情況。

景國人得知此事後,除了一開始罵幾句,隨後幾乎所有人支持方運,連一開始罵方運的都說不過是區區小錯,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