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79 筆伐

第379 筆伐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在方運最後一個字落筆後,官印輕動,溝通大源府聖廟。

大源府城的聖廟噴發出無形無色的才氣,連接數百里內的天地元氣、讀書人和方運的文章。

每個讀書人都感到一種力量籠罩在自己身上。

方家院里,蔡禾最先道:「願隨方運筆伐!」

就見一支淡淡的白光毛筆從蔡禾文宮中飛出,沒入方運的文章中。

「願隨方運筆伐!」李繁銘、顏域空等等所有讀書人一起開口。

每個人說完後,文宮都會生出一支白色的毛筆飛入《傷仲永》中。

大源府轄區內,無論是熱鬧的茶樓里還是靜悄悄的小巷中,無論是威嚴有序的官府中還是生氣勃勃的書院中,一個接一個人喊出相同的話語。

「願隨方運筆伐!」

「願隨方運筆伐!」

……

數以萬計的淡白色光筆自大源府內的各地升起,然後以極快的速度飛到方家上空,落入方運身前的紙頁。

每當有一支光筆進入,《傷仲永》表面的光芒必然變亮一些,到了最後,這頁紙如白日明月。

在最後一支白光毛筆進入後,紙頁一抖,嗤啦一聲碎裂分解成一個個黑色文字。

那一個個黑色的文字在半空盤旋,環繞著方運飛舞,每個字都彷彿是有生命的小生靈,煞是惹人喜愛。

「文字起舞!」

與此同時,那每個字都向外發散出一種奇異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傳播,這一次不僅是文人能聽到,千里之內的所有人都能聽到。

所有人無論文位高低,不分貧富尊卑,不分男女老幼,凡是聽到這個聲音的人。都好像學到文中的知識,如同大學士口含天言,親自教導。

「千里傳音,教化萬民。加上文字起舞,乃是三重異象。真是羨慕方運之才啊。」顏域空忍不住輕嘆。

「要不怎麼人送外號方鎮國?只有起錯的人名,沒有叫錯的外號。我現在無比希望他在進士試上鬧出大動靜,嘿嘿,今年十二月咱們一起進士試,到時候就知道了。」

「別的異象倒不算什麼,詩詞都有。但教化萬民這個異象,等於局部、輕微的文曲星動。江州和景國人真是有福氣啊,千里內的人都得方運教化,對那些七老八十之人作用或許不大,但足以讓孩子靜下心來學習,讓青年人不再迷茫,讓中年人幡然醒悟。這就是天才的作用,只要一篇文章鎮國,也足以改變數百萬民眾!」

「關鍵是其中的道理實在是發人深省。鞭辟入裡。我年幼時若是看到此文,今日的成就恐怕會提高一成。因為我當年詩詞文章遙遙領先同窗,老師誇我聰慧,同學贊我大才。鄰居說我聰明,直到今日之前,我都深信不疑。但現在我才明白,誇我聰明毫無用處。因為那是我已經有的天賦,應該有人認可我的努力,讓我更加努力才是真正的教化之道。」賈經安道。

「文章鎮國本來就不容易。此文的故事看似淺顯,但實則一分為三。其一,是以方仲永的事迹點出後天努力的重要性。其二,則是如經安所說,教人明白聰慧和努力的區別,跟方運那句『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遙相呼應。其三,卻是振聾發聵之音,遇事是選忠義還是護孝道?此文,怕是又要引發爭議了。」

方運一聽無奈搖頭,哪怕《傷仲永》原文不包含後兩個道理,也足以鎮國,畢竟那可是王安石的名作。

王安石是全面開花的天才,就算宋朝出了個怪物般的詞聖蘇東坡,王安石仍然與蘇東坡並列唐宋八大家,在經義和策論方面猶有過之,而且王安石曾經位居百官之首,主持變法。

現在方運又加了後世的知識和聖元大陸最敏感的聖道,這篇文章絕對會挑起十國文人的論戰,規模絕對還要在性善或性惡之上。

不過方運不想參與這種論戰,一不小心就會招來某個學派的仇恨,不如在一旁看戲。

方運伸手一指方禮,《傷仲永》所化的文字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樣,瘋狂撲向方禮。

黑色的文字在方禮的體表流動,嚇得方禮又蹦又跳,撕衣打滾,可怎麼也無法讓那些黑字離開。不多時,那些黑字從他的眼睛、鼻孔、耳朵、嘴巴等處進入,最後化為無形的力量融入他的身體。

「你……」

方禮低著頭又摸又拍自己的身體,發現身體沒有任何異樣,但是,卻也聽過筆伐之名,當年眾聖抵抗兩界山入侵的妖蠻的時候,就曾發動過億萬筆伐。雖然方運的筆伐和眾聖的筆伐和不是一個層次,但以筆伐惡卻是人盡皆知的事。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方禮越發憤怒,這篇文章一出,流傳越廣他的名聲越臭,

方運冷漠地道:「也沒什麼,集大源府所有讀書人的力量,以及配合聖廟的才氣,筆伐你之惡行。自此以後,你做出任何危害方仲永的事,都會被筆伐的力量阻止。仲永,你以後寄宿在縣學之中,每旬的假日可回家度過。你不成進士,落在你父親身上的筆伐力量便不會消失。若你真有孝心,那就好好讀書,等成進士解救他。」

「堂叔大恩大德,仲永沒齒難忘。」方仲永再度給方運行大禮。

「小畜生,你……」方禮正要繼續罵方仲永,卻發現自己的嘴被無形的力量封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方禮暴跳如雷,揮拳對準方仲永的鼻子砸去,恨不得打死這個兒子。

但是,在他的拳頭距離方仲永還有兩尺遠的時候,身體就被無形的力量定住,一動也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