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83章 奇葩第六山

第383章 奇葩第六山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馬蹄高高揚起,重重落下,冰屑四散,第二輪衝鋒展開。

二百餘騎兵沒有靠近,整齊劃一投擲長槍,兩百多支寒冰長槍在空中折射出七彩的光華,經過短暫的飛向,洞穿一個又一個妖兵。

不足百息,五百妖族全軍覆沒。

進士也不過如此。

在方運面前,妖將以及妖將之下妖族已經不堪一擊。

眼前景色變幻,方運發現自己出現在第五山上。

一道橙色的才氣光柱自天而降,幾乎是砸在方運身上一般,使得方運身體一震,隨後全身暖意涌動。

方運可以清晰感受其中的力量,這力量對進士來說或許只能提高一小步,但對一個舉人來說卻作用巨大,自身的才氣和文宮都在快速增強。

方運想起了在彗星長廊的經歷,這種力量和文曲星力有本質的區別,雖然都能讓自身成長,但卻更適合自己。

文曲星力像是冰冷的甘泉,好喝天然,而這書山的力量則像是溫熱的白開水,比前者更貼合自己的身體。

方運輕輕點頭,意識到這種力量是什麼,越發覺得人族偉大。

這書山遠比彗星長廊的力量更強。

才氣光柱驚動了其餘的舉人。

一些舉人拚命揉眼,哪怕明知現在是神念不是肉身,也還是要這麼做。

「那……那是方運嗎?百息過第五山?我過第一山第一閣都快不過百息!」

「你連橋都沒過,還說什麼第一山!」

周圍的舉人發出善意的鬨笑。

因為弱水河上的橋不多,現在還有數千舉人沒有通過,還沒有到達第一山。

「方運必過第六山!」

從河邊到第一山,再到第三山,九成的舉人認定方運能過第六山。

但是那些眾聖世家的弟子卻不一樣,無論是家族交好方運還是與方運為敵的,全都輕輕搖頭,沒有一人相信方運可以通過第六山。

不成進士。不過六山。

這是一位半聖之言。

在第六山和第五山之間,出現一條鐵鎖橋,只有一條鐵鎖,寬不過一尺。連通兩座山的山頂。

鐵鎖紋絲不動,但無形的奇風正在瘋狂捲動,方運沒等靠近就感受到前方的兇險。

方運走到鐵索橋的前端,低頭一看,懸崖高千丈,懸崖之下水流如白練,耳邊隱隱傳來奇風吹動的呼呼聲。

此刻身體是神念所化,遠比肉身更容易控制,但這奇風能直接攻擊神念,只有到了大儒的層次。神念進行一次蛻變,才能不懼這種層次的奇風,否則哪怕是大學士神念暴露在外,也會被這奇風生生吹散。

文膽不到一境大成,甚至走不到第六山。

方運目光一凝。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自己,然後踩著鐵鏈,一步一步向前走。

走了幾步,奇風驟然加大,落在文膽上竟然生出叮叮噹噹的聲音,猶如敲擊鐵鍋一般,但方運的身體紋絲不動。

文膽保護神念。但心中的恐懼還在慢慢滋生,走在沒有平衡桿也沒有保護措施的鎖鏈上,稍有不慎就會落下。

方運從來沒經歷過這種環境,一開始非常小心,慢慢行走,但是越走越慢。餘光下的懸崖更加可怖,彷彿隨時會吞噬掉自己。

走了一陣,方運突然高高地抬起頭,餘光再也無懸崖,眼前只有第六山。

視索橋如平地。索橋便是平地。

方運穩穩地走到第六山上。

山下爆發歡呼聲,但那些眾聖世家的弟子只是微微一笑,什麼都不說。

方運在鐵索橋上的時候步履沉穩,可踏上山峰後眼皮卻重重抖了一下。

書山老人如鬼魅般出現在一丈外。

「您老真是神出鬼沒。」方運笑道。

書山老人露出極為詭異的笑容,什麼都沒說,然後消失在原地。

方運心中浮現不詳的預感,這書山老人太古怪了,會不會變著法坑自己?那次進入草原平蠻就差點被坑。

方運看向第六山,山頂同樣有巨大的石拱門,門框之內是光幕,和第五山差不多。

方運僅僅猶豫了一瞬間,邁步進入,隨後只覺腦後有人拿重物狠狠砸了一下,眼前一黑。

「會不是那個老頭乾的……」方運帶著最後的念頭昏死過去。

不多時,方運聽到耳邊傳來輕柔的呼喚。

「郎君,郎君。」聲音輕輕柔柔,飽含深情,方運只覺芳蘭之香落在自己面龐,心跳驟快。

方運急忙深吸一口氣穩住心中慾念,睜眼一看,只見一個身穿淺綠色衣服的女子正坐在自己身邊,生得天姿國色,美若天仙,只是雙目垂淚,楚楚動人。

那女子一看方運醒了,歡喜地輕呼一聲,撲到方運懷裡。

「郎君,你終於醒了,妾身怕的要死,現在終於放心了。」

方運身體僵硬,轉動眼珠打量屋裡,這裡的房屋風格和景國的極為相似,可自己並不認識這個美人。

「難道自己又穿越了?竟然有美女送抱,難道是考驗自己定力?」方運心中疑惑不解,但轉瞬想起書山老人那詭異的笑容,又想起這裡應該是第六山,立刻明白這次恐怕是和之前的三山二閣一樣,是一個幻境。

方運一動不動。

那女子道:「鶯鶯方才……」

方運嚇了一跳,還以為這女子是奴奴所變,但隨後意識到是「鶯鶯」,不是「嚶嚶」。

方運心中暗奇,《西廂記》的全名實際就是《崔鶯鶯待月西廂記》,崔鶯鶯就是《西廂記》的主角,莫非跟這個「鶯鶯」有關係?方運隨後否定了這個想法,繼續聽這個鶯鶯接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