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84章 雨中鏖戰

第384章 雨中鏖戰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方運拿好薑湯,心中越發無奈,自己一出來就碰到逆種的柳子錚率領妖蠻大軍圍堵,這可以不好的信號,完全不給自己準備的時間,後面恐怕更加困難。

方運慢慢喝著薑湯,一旁的崔鶯鶯輕聲道:「我私下聽素貞姐姐說,你堂堂舉人落水本不應該昏死,理應是中了什麼特別的毒,所以你才莫名其妙暈了過去。有了妖界的靈芝,你的餘毒才完全解除。素貞姐姐臨走前,說你千萬不要離開明禮書院。」

方運心中一凜,意識到這第六山和他的新編故事差別太大,原著里許仙只是童生,所以會生病,但自己是舉人,不可能因落水生病。聽崔鶯鶯話里的意思,有莫大的危險在等待自己。

「我知道,你回屋裡躲著,這件事我來解決。」方運道。

「你的身體撐得住嗎?」崔鶯鶯問。

「我是舉人,這點傷病不算什麼。」方運說著挺胸抬頭。

「嗯,那就好。」崔鶯鶯道。

就在此時,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書院:「所有讀書人前往正門迎敵!」

「我先走了。」方運立刻走出屋檐,正要伸手遮擋,卻發現雨水竟然不能近身,看來自己吃過的龍珠在第六山也能發揮力量,心中越發覺得這第六山不同尋常。

方運走出小院,看到左側有一座大院子,於是快步走過去,就見許多秀才和童生手持弓箭或佩劍,踩著泥漿大步奔跑。

一些人看到方運,只見所有的雨水都在他衣服一寸之外,不能近身,彷彿有無形的力量在籠罩著他。

別人一腳下去必然踩得泥水四濺,可方運踩在水面上如踩在堅硬的地面上一樣。

眾人僅僅是稍稍驚訝,什麼都沒說,繼續向外奔跑。

方運走出側門,看到完整的院子,院子方圓十餘丈,是一處典型的書院操場,就見許多人從各個大門中跑出來,甚至還有童生拿著刀盾。

方運一看心中瞭然,這和他的《西廂記》新編內容相似,這座書院離邊關很近,經常遇到小股蠻族騷擾,所以全民皆兵。

這裡不能傳書,在原著中,張生用計讓一位舉人帶著書信逃走,然後請來援兵,解救眾人,可現在什麼都做不了,而且現在和書中的情況大為不同,用原來的計策極可能失敗。

就在此時,一位五十許的舉人快步前來,他手裡同樣手持弓箭,看到方運後停下腳步,道:「方舉人,你身體如何了?」

方運一聽稱呼就知道自己在聖元大陸的所有功勞在這裡都不復存在,仔細看了一下這人相貌和打扮,猜出這位就是明禮書院的院長閻洋,於是拱手道:「一切都好,逆種進犯,我與閻院長一同抗敵!」

「好!隨我一起來。書院中加上你只有三個舉人,只要拖住那柳子錚,外面的人看到此地的情況必然會報信。用軍中時間算,此時是上午九時,最多下午三時,邊關的兵將就會趕到。」

方運一邊走一邊道:「這柳子錚一共帶了多少妖蠻來?」

「三千。本來不足為懼,但妖將足足三十,妖兵過千,其餘總是妖民,若沒有進士,至少要四千兵馬才能穩勝。若是沒有柳子錚,這隻妖蠻隊伍也不難辦,咱們的書院在山上,只有一條道路上山,妖蠻若是胡亂攻山,必死無疑,可若是有了柳子錚,那我們危險更增十倍!」閻洋道。

方運眉頭緊鎖,原書中圍困書院的妖蠻沒有妖將蠻將,只有逆種舉人帶著上千妖兵攻打,以書院的力量完全可以抵擋一陣,可現在竟然增強了這麼多,十分不妙。

方運點頭道:「您說的是,妖蠻的力量加人族的智慧若是能合二為一,太過可怕。據我所知,妖將等同舉人,讓一個逆種舉人帶領一兩個妖將不會出事,可一個逆種舉人怎可能指揮得動五十多妖將?」

閻洋道:「這柳子錚可不是普通人,他認千年樹妖為母,那千年樹妖可是一頭妖帥,這些妖將哪裡敢不聽柳子錚的命令。」

方運一愣,心中更覺荒謬,自己太清楚千年樹妖這個妖族,試探著問:「那樹妖帥是不是叫『姥姥』?」

「方舉人見多識廣,對,那千年樹妖是叫姥姥。」

方運緊握拳頭,真是越怕什麼來什麼,只能道:「那我們就先防守住書院再說。」

方運說著四處打量這裡的地形,和他寫的《西廂記》中的一樣,書院位於一處山谷中,而山谷位於離地面百丈高的地方。

走出書院正門,方運看到前方的山口有一座寬大的山門,山門上屋檐遮擋住雨水,許多讀書人正站在屋檐之下攻擊。

不能紙上談兵的童生都手持弓箭射擊,而能紙上談兵的秀才陸續使用《易水歌》召喚出黑霧刺客迎戰。在這些人的前方,是用沙袋和碎石搭建的臨時矮牆,避免妖族的投矛或豪豬的尖刺。

有一位黑袍舉人在壓陣。

那裡不僅有書院的讀書人,還有一些前來護送崔鶯鶯之父靈柩的五十官兵,他們經驗豐富,其中有十個也是童生,牢牢防守山門。

在狂風暴雨聲中,方運隱隱聽到妖蠻的喊叫聲和慘叫聲。

方運不用看就知道,這山口和山門雖然很寬,足有五六丈。但下面的山路只有一丈寬,兩側極為陡峭,哪怕妖族也不可能在眾人的攻勢下迅速上前。

看到這裡比較安全,方運稍稍放下心,與閻院長一同快步走到山口的山門。

眾人正在奮戰,那些秀才小心翼翼護住自己的紙張,防止被零星的雨水打濕。

方運站在一些秀才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