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儒道至聖 >第389章 音同聲合

第389章 音同聲合

小說:儒道至聖| 作者:永恆之火| 類別:玄幻奇幻

《詩經》乃是孔聖親編的經書之一,是詩詞之源,孔子稱其為「思無邪」,整部書無錯無暇,在這陰森森的地方朗誦既不會太過於剛正,也不會太過於無力,恰到好處。

燕赤霞彷彿沒有看到來人,雙手背在身後,仰望天空繼續誦讀《碩鼠》。

燕赤霞站在一處較為平整的小廣場處,廣場兩側堆滿亂石枯樹,北面則是一扇大門,大門上歪斜掛著牌匾,上面依稀可見「南若書院」四字。

此處樹木稀少,傍晚的天光落在其中,少了幾分詭異,多了幾分幽靜。

走到近處,方運伸出手臂使用行軍暗號,靜靜立在小廣場之外,並沒有打擾燕赤霞。

誦讀完整首《碩鼠》,燕赤霞才轉身看來。

燕赤霞有一張國字臉,鼻直口闊,目光威嚴,見到眾人後微微點頭,道:「諸位文友可要過南若林?」

方運拱手道:「舉人方運,見過燕進士。我們的確有要事前往航州城。」

「哦?你知我名號?」燕赤霞的語氣緩和許多,目光中的威嚴消散,變得和藹。

方運微笑道:「燕兄仗義疏財,不喜當今左相弄權,又知樹妖姥姥禍亂南若林,便立誓掃清南若林中所有妖物。此地又近邊關,若是邊關有險情,更可快速援救。」

燕赤霞目光浮現一絲暖意,點頭道:「既然同是讀書人,那就來此地留宿。那樹妖姥姥白日實力平平,一旦到了夜間實力大增,它又有控鬼之能,繼續前行必死無疑。」

方運道:「小生也是知道此事,所以想帶領其他人借宿這南若書院。」

「你們進去便是,只要有我在,妖鬼不能近。」燕赤霞的話語中帶著淡淡的傲氣。

一位明禮書院的秀才低聲道:「燕進士,聽說此地真有鬼魅,是否屬實?」

「自然,我不知殺了多少鬼魅妖族。只是此地妖族鬼魅太多,沒有三五年殺之不盡。你們勞累了一天,快快休息,明日我送你們出南若林。」燕赤霞道。

眾人大喜,一起致謝。

方運道:「燕兄高義。」

燕赤霞卻微笑道:「我看你們之中有學子又有軍士,必然有要事,同為人族,自然要伸以援手。」

「謝燕兄。」眾人再度謝過,便一起進入南若書院。

南若書院的正堂有燕赤霞的衣物和床鋪,眾人便尋其它房屋居住。

此地年久失修,無人清掃,自應髒亂,但書院中幾乎沒有灰塵,門窗異常乾淨,只是門窗上有許多洞口。

「怪了,此處還有人專門清掃院子?燕進士哪可能有閑工夫。」

「的確怪,這裡像是兩三天前有人打掃過。」

方運一邊向第一間屋子走,一邊道:「燕進士的唇槍舌劍已達裂空之境,他常在此地練唇槍舌劍,所過之處灰塵四散,此地自然乾淨,你們進屋內便知依然不凈。」

方運說完,推了一下房門,就見門楣上立刻有塵土簌簌落下,屋內到處是塵埃。

「果然。」

眾人見方運選了第一間房屋,其他人自覺離開去其他房屋。

方運一伸手,憑藉龍珠的力量凝聚出一團拳頭大的水,往前一拋,那水球鋪開,如同一塊透明的布掠過屋內有塵埃的地方,捲起大量的塵土,不斷向前不,不多時便吸收足塵土,重新聚成球狀,只是變得黑乎乎的。

方運一揮手,臟球攜帶灰塵飛出院外。

方運不斷喚出水球,不到半刻鐘就把房屋各處的塵埃吸走,然後從飲江貝中拿出木床架好,鋪上被褥,最後走出門,把眾人的行囊放好。

遠處的森林傳來此起彼伏的叫聲,森林的寂靜被徹底打破。

眾人慌慌張張做好戰鬥準備,方運道:「不用慌張,有燕兄在,那些妖族殺不進來。除非樹妖姥姥親到。」

「這位燕進士到底是何等人物?」

方運自然了解,於是道:「這位燕進士名為燕赤霞,乃是……」

方運就把書中燕赤霞的身份說了一遍,眾人肅然起敬。

「原來燕進士乃是高潔之士,又擅長滅妖,我們自然會放心。」

「那我們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

「快收拾一下屋子,然後吃飯,吃完飯請方舉人安排值夜之人。」秀才兵尉道。

眾人再度散開。

方運走出書院正門,走向燕赤霞,燕赤霞早已停下背誦《詩經》,望著遠方。

「燕兄,那些妖族因我而來,欲殺我而後快,若是有危險,燕兄大可先逃走。」方運道。

燕赤霞淡然一笑,道:「我非迂腐之人,若是你面臨妖王追殺,我無能為力,自然要明哲保身。但區區南若林的妖族無一能讓我丟下人族友人逃跑!哪怕是那老妖婆親來,我也能護送你們安然退出南若林。」

「謝燕兄。」方運道。

「我並非多嘴之人,今日整座南若林都有些不同,難道都是因你而起?」

方運輕聲一嘆,道:「恐怕是的。我意外昏死過去,一位……與我相識的星妖族的蛇妖為了救我,冒著生命危險前去妖界盜走月樹上的靈芝,救活了我。」

燕赤霞為之動容,道:「雖說人族與妖族不兩立,但星妖蠻不在其列。此蛇妖如此有情有義,與我人族並無不同,若有機會,幫我引薦一二。聽你說起靈芝,我便明白了,是樹妖姥姥想吃你?」

「是的。」方運心想自己在妖族眼裡簡直就是唐僧肉,突然,方運心中一動,以後有機會可以把《西遊記》改頭換面寫出來。

「那此事比我想像得更嚴重,你有急事去航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