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造化之王 >第2748章 危險的服軟

第2748章 危險的服軟

小說:造化之王| 作者:豬三不| 類別:玄幻奇幻

十餘天的時間轉眼即過,無論是長樂還是葉真,都接到了大司宗府左宗令的文書。

按禮制,大周公主出嫁前,需要祭告姬氏祖先,拜祭姬氏祖廟。

大周的姬氏祖先,只有一個,但是讓皇族鄭而生之的祭拜之地,卻有兩處。

其中一處,自然是洛邑的祖廟和大財祖神殿了。

不過,洛邑的祖廟與大周的祖神殿,乃是公器,通常與國相關,才會去這時祭拜。

而長樂公主出嫁,算是大周皇族內部事務,去的地方,乃是大周姬氏一族的祖地。

大周的龍興之地是源縣,乃是大周皇族姫氏的祖地,在大周立國之後,源縣一個下縣,屢次擴大升格,再加上大周皇族的刻意關照,非常的繁榮。

如今已經是源城郡。

姫氏一族的祖廟,就供奉在源城郡。

皇帝每三年,都會親自跑一趟源城郡祭拜祖先。

按大司宗府送來的文書,兩日後,就會有大司宗府的小宗令帶著長樂公主和葉真,前往源城郡祭告姬氏祖先,拜祭祖廟。

按禮制,葉真與長樂公主的車駕須分成兩部車架進行,行程一個月左右。

源城郡雖然說是大周姬氏的龍興之地,大周建建國之後,經過許多次擴建,但依舊沒有上古挪移陣。

所以,前往源城郡只能先通過上古挪移陣前往就近的萬州州城,然後再轉道前往源城郡。

按禮制,長樂公主隨扈不得超過三千人,而葉真這個州公的隨扈不得超過一千人。

其中,無論是葉真還是長樂公主的隨扈當中,衛士均不是超過一千人。

按大周軍制,穿州過縣,衛士超過千人之,均須持軍部通關公文。

這份來自大司宗府的文書,並沒有任何問題,一切的安排均是按照禮制來的,倒也沒什麼異常之處。

接到文書,葉真就開始準備。

雖然說隨著仁尊皇姬隆取走了長樂的四十滴本源精血之後,已經解除了部分危險,但葉真還是要小心點。

再者,如今正值戰時,說不定就有流竄敗兵,還是需要小心一二。

葉真在洛邑這邊,也沒有多少可用之士,所以兩千衛士的名額,葉真就全部用蠻靈殿的祭司填滿。

也算是給蠻靈殿的祭司們一個試煉的機會。

長樂身為大周的議政公主,儀駕也不能弱了,所以基本上人員全部都帶滿。

四千餘人出行,吃喝拉撒也不是一個小問題,需要安排妥當。

連軸轉的忙了兩天,算是安排的差不多了,明天一早就會出發。

不過就在晚上,葉真的北海州公府來了一個意外來客。

塗長安。

大皇子桓王姬驁的府上的長史。

接待塗長安的人,是柏品豐。

柏品豐被葉真撈出來之後,職事是沒有了,柏家每況欲下的同時,葉真乾脆就召到了府上,充任參事。

也算給那些落井下石的傢伙一個警告,柏家現在由他葉真罩著,誰想動柏家,都得掂量一下。

柏品豐差點被桓王府給坑死,自然是沒什麼好態度,不過,還算忠於任事。

桓王府的長史來北海州公府,雖然他這個參事在接待上是對等的。

但是,塗長安此時應該是代表大皇子桓王姬驁來的,可是柏品豐卻沒有代表葉真的權力。

立時就稟告了葉真。

桓王府長史塗長安的到來,在葉真的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

之前桓王府以太川侯柳冶與柏家柏品豐等人威脅葉真,這是在跟葉真硬懟。

但最後的結果,卻是懟輸了。

商路無從恢復。

葉真本以來,大皇子桓王姬驁會硬氣一點,沒想到商路對大皇子桓王姬驁的重要性,比葉真想像中還要厲害。

既然桓王府長史塗長安登門,就代表著桓王姬驁暫時性服軟了。

葉真覺的,塗長安應該是談判的。

可是對於葉真而言,早已經和大皇子桓王姬驁撕破了臉,硬怒了好幾次了,還有什麼好談判的?

趁你病要你命。

葉真別說是不想讓桓王姬驁做儲君最後登基為帝,就是退一步,日後讓桓王姬驁成為大周的議政親王這件事,葉真都要執著的破壞。

讓這樣一個敵人,成為議政親王,不亞於在葉真頭頂懸了一把刀。

這樣的敵人,死掉才是最好的。

不過暫時,葉真還沒幹掉桓王姬驁的把握,所以只能隱忍。

這種情況下,葉真就很是乾脆的拒見。

不見塗長安!

哪怕你塗長安手執桓王的名貼,葉真也是照樣不見。

不過,在花廳的塗長安,聽到柏品豐說的葉真沒空見他的消息之後,倒也不惱,似乎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

「煩請再次通報一下,就說塗某有要事要告訴葉公爺。」

柏品豐橫了一眼塗長安,「抱歉,大人說了,不見,請回吧!」

塗長安卻很執著,「煩請通報!就說事關『長樂公主殿下』。」

柏品豐剛剛要攆人的話,在聽到『長樂公主』四個字的時候,立時就咽了回去。

能在洛邑廝混這麼久,柏品豐並不傻。

葉真為了娶長樂公主不惜怒懟仁尊皇姫隆,長樂公主對葉真的重要性有多大?

所以,柏品豐很明智的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個消息稟告了葉真。

正如柏品豐所預料,葉真在聽到『事關長樂公主』這句話的時候,果然改變決定了。

「看來,世人都知道長樂是我的軟肋了嗎?」

葉真冷笑著,在正廳中,靜靜等候塗長安的到來。

「桓王府長史,參見葉公爺。」塗長安的禮數很周到,不過卻沒有換到葉真的好臉色。

「怎麼個事關長樂公主法,你最好說清楚!要不然,我保證你今天無法活著踏出此門!」葉真的聲音中,滿是殺氣。

這令塗長安眉頭一跳,滿洛邑當中,敢這樣跟他這個手持桓王府名貼的長史說話的人,也就是葉真獨一個了。

不過沒辦法,葉真有這個本錢。

坑的桓王姫驁上竄下跳不說,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軟的硬的,都鬥不過葉真,如今,就派他過來了。

「葉公爺言重了,借我九個膽,也不敢糊弄葉公爺!」說完,塗長安就看了看左右,「葉公爺,還請......」

柏品豐雖然成了葉真的麾下的參事,論到心腹,還談不上,很是主動的就離開了。

隨後,葉真發動了正廳的靜音結界,警戒結界,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講吧!」

寧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

事關長樂,如今的形勢下,葉真很小心。

「葉公爺,這是我家王爺拼了命來傳消息,我家王爺希望通過這件事,能與葉公爺化干戈為玉帛,也請葉公爺高抬貴手,放王爺麾下的商路一馬。」塗長安說道。

此言一出,葉真眉毛挑了挑。

意外!

真的是非常意外!

葉真本以為這塗長安是代表桓王姫驁來談判的。

沒想到,一上來,就服軟了!

桓王姫驁向著葉真這個北海州公服軟了。

這很解氣。

不過,在葉真看來,這樣的能屈能伸的桓王姫驁,卻更加的危險!

「放你們麾下的商路一馬?這就得看你們給的情報值不值了?」葉真冷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