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仙路至尊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續)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續)

小說:仙路至尊| 作者:睡秋| 類別:其他

在修為臻至五氣大成之後,再輔以包魚兒、鍾九兩位修為同樣達到金身仙境的倀鬼相助,憑藉著白虎一族素來強橫的神通威力,楊君秀這一擊施展出來的威力直追大羅境修士。

天帝對於楊君秀的出現並不意外,楊君山既然能夠神鬼不知的將楊立釗等人從石童仙尊的掌控當中帶出來,又怎麼可能沒有其他接應之人。

但真正令天帝感到心驚的,是楊君秀此時所施展出來的神通當真能夠威脅到他!

「這該死的九天星界,天地意志居然還沒有完全沉睡!」

天帝暗罵一聲,身形一變,一隻白虎法相出現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隨後便被劈成了兩段,然而天帝的身形卻在數十丈外的虛空當中毫髮無損的出現。

「楊君秀,另外一道鴻蒙紫氣果然在你身上,呂圭也是被你殺的吧?留在混沌之地十五年,不曾想你的修為實力居然已經臻至如此境地!」

天帝言語之間,身周便有元氣自行匯聚,隱隱有四靈法相忽生忽滅。

楊君秀的身形在虛空當中出現,她徑直來到了楊立釗等人身前,面對數百丈之外的天帝,冷笑道:「閣下既然已經棄了九天界主之位,緣何還要再回來?九天星界的天地意志雖然即將陷入沉寂,可終歸還是對閣下太過厭惡,以閣下『三花聚頂』的修為,如今在天地意志的壓制之下,還能保持著幾成實力?」

天帝聞言臉色微變,可隨即便寒聲道:「楊君秀,你太天真了!你雖具秘術使得你的神通威力能夠威脅到大羅仙尊,可你終歸還只是一個金仙;朕的實力雖然受到了壓制,卻仍舊是地地道道的大羅修士,真當這兩者之間的差距是能夠輕易抹平的嗎?」

楊君秀聞言神色間的戰意幾乎都要溢出,虎魄斬遙指天帝,滿臉振奮道:「那你還在等什麼,只管做過一場便是!」

「白虎一族果然一個個都是瘋子!」

天帝大罵一聲,沉聲道:「既然你想死,那麼真成全你便是!」

話音剛落,環繞在天帝四周的四靈法相突然由虛凝實,一瞬間龍吟、虎嘯、雀鳴、龜嘶,四**相齊齊向著楊君秀衝來。

楊君秀大吼一聲,身後有五行本源蒸騰,隱隱間在頭頂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白虎法相,只是這法相看上去有形而無神,這是五行本源尚未融合達到「五氣朝元」的緣故。

虎魄斬脫手飛出,在虛空之中化作一抹寒芒,居然能夠將虛空切開一條空間縫隙,並在這條縫隙當中直接越過撲來的四靈法相的包圍,向著法相身後的天帝頭頂之上斬去。

這便是楊君秀在煉化鴻蒙紫氣並進階「五氣大成」後,對於自身神通的最新領悟以及運用。

寒芒瞬間從空間縫隙之中飛出並向著天帝頭頂之上劈落,卻忽然聽得「當」的一聲金鐵交鳴一般的巨響,寒芒重新化作虎魄斬倒飛而回。

天帝在虛空之中負手而立,而在他的頭頂之上,一座四面雕刻著四靈法相的青銅巨鼎正懸浮在他的頭頂上空。

「朕早就說過,金仙就是金仙,大羅就是大羅!」

天帝好整以暇的看著整陷入四靈法相圍攻當中的楊君秀,臉上閃過一絲嘲諷之色,隨即便將目光重新看向了不遠處的楊立釗等人。

不過當天帝看過去的時候,眉頭卻是微微一皺,因為他發現這裡的人似乎突然多了一個。

剛剛他發現楊立釗等人的時候分明只有三人,而現在他們當中居然多出了一個面部線條生硬,看上去就像是雕像一般的高大修士,居然還有三分眼熟,而且還是一個金仙!

此人的出現居然毫無徵兆,以至於天帝事先根本沒有任何察覺。

「閣下是何人?」

天帝雖不認為對方一個金仙能夠對他造成威脅,但出於謹慎還是問了一句。

楊鐧的臉上僵硬的浮現出了一絲微笑,不過不等他開口,遠處便已經傳來了楊君秀的叫聲:「楊鐧,你要再不出手,我要栽了,看你如何跟我哥交代!」

天帝臉色一變,哪裡還不曉得這怕又是楊君山的詭計,當即將頭頂青銅巨鼎祭出,巨鼎鼎口一翻,便要向著楊鐧等人罩去。

「嘿嘿!」

楊鐧仙尊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略顯憨厚的笑容,突然間縱身而起,居然以身軀向著青銅巨鼎上撞去。

天帝頓時面露驚愕之色,他的青銅巨鼎好歹也是一件下品仙器,以身撞鼎,什麼人的肉身有如此強橫,就算是以天地奇石成妖的石童仙尊恐怕也不敢這麼干!

便在這一愣神的功夫,楊鐧仙尊在與青銅巨鼎相撞的剎那,居然整個人化作一根石質巨鐧,狠狠的砸在了青銅巨鼎之上。

「當——」

又是一聲金鐵巨鳴,這一次掀起的聲浪更為宏大,連同兩者交擊之處的虛空都掀起了一陣陣的空間波紋並向外擴散。

「仙器,居然是身外化身?」

天帝大感詫異,連忙召回青銅巨鼎護身,原本不經意的神態也變得鄭重了許多。

而在另外一邊,破天鐧重新化形成為楊鐧仙尊,在虛空之中搖搖晃晃,看上去就像是喝醉酒了一般,不停的搖晃著自己的腦袋。

不過楊鐧仙尊的暴起發難,卻是給了楊君秀從四靈法相的圍攻當中突圍的機會。

楊君秀在衝出來的剎那,又是一刀橫斬,破開的虛空沿著刀面上下兩層錯位,足以將人突兀的斬做兩段。

不過天帝顯然並不是輕易就能夠對付的人,他在穩住頭頂的本命法寶的剎那,隨著青銅巨鼎的旋轉,一層